Uncategorized

美国环境周述

  • en
  • 中文

 

美国杂记(American notes)是关于美国环境新闻、评论和趣闻的一周综述。
旱情:美国正在经历56年来最严重的干旱,其本土一半以上的内陆州受到影响,全国一半的郡被正式宣布为灾区。今年的玉米和大豆产量将受到严重损害。这些作物在美国的深加工饮食结构和动物饲料中无处不在,所以预计与之相关的食品价格上涨将影响美国的出口和内销。与此同时,美国农业部长汤姆•维尔萨克已下令开放15,000多平方公里的保护区作为备用(紧急应急)牧区。
预期食品价格的猛涨对低收入人群影响较为严重。因为低收入家庭通常消费更高比例的低成本加工食品,而且其家庭支出的像大一部分用于食物。美国的例子揭示了全球范围内, 气候变化将最先且最严重影响贫困人口。
然而,气候变化所带来的危机不足以改变国会议事日程的优先顺序。在本月夏休前众议院就该话题安排了一个仓促的听证会。(而参议院却花了相当的长时间去通过一项法案阻止美国航空公司参与欧盟航空碳排放控制计划。)
臭氧层:如果高温天气还不够震撼,那么今夏的高强度雷暴将迫使水分进入大气层,这可能引发连锁效应,进一步破坏美国人口密集地区上空的臭氧层。这是首次将气候变化与臭氧层空洞联系起来的科研成果之一。
煤矿业:尽管需求已经下降,美国的煤产量却一直保持稳定恒定,这要归功于海外出口,尤其是对华出口。根据民主党众议院自然资源委员会的一份报告,从2009年至今,美国煤炭出口已经翻番,其中四分之三来自于美国东南部即将被耗尽的阿巴拉契亚山脉地区(Grist杂志的记者菲利普•巴普提醒了我们)。大量的煤是通过山顶移除法获得的,但这种开采方法破坏土地且污染饮用水。与传统模式相反,为了满足海外的廉价资源需求,美国开始接受会引发本土环境退化的项目。除了对本国环境造成破坏之外,这种做法也引发了一个问题:如果气候变化是一个全球问题,为什么美国还到处出口会产生碳排放物的产品呢?
美国大选:在花哨的竞选宣言中,气候变化勉强只能算是一个小小的脚注,即便是对美国人——尤其是农业区那些——正在遭受干旱的折磨的人来说。Grist杂志的大卫•罗伯茨极为出色的分析,解释了为何出于政治原因竞选双方都不便谈及美国减排二氧化碳的进程。民主党这边,只要谈及减排,都会引发对经济衰退和帮助减排的额外法规的不必要关注。而共和党一开始就借口碳减排会损害经济发展而对减排反对态度,所以当然不愿面对这个难以忽视的真相,即,降低碳排放美国经济依然能够增长。
其他……
美国疯了吗?我们倾向于说没有,我们真的非常乐意这样说,但约翰•卡西迪在《纽约客》上列出的十项从政治言论中获取的依据,至少这些依据结合在一起有时会给留给人们美国疯了的印象。
《电子杂志》的乔什•麦克丹尼尔对罗姆尼或者奥巴马连任期的潜在环境政策进行了可靠的分析。这些关于世界剩余可用水资源的交互式地图(由早前可口可乐公司的专有信息资料汇编而成),真的很棒。
灰熊已经在和北极熊交配了,朋友。你知道这事吗?我们不知道。我们老板说这事没那么震撼,因为两个临近物种的基因不兼容。我们表示怀疑。欢迎北极灰熊
图片来源:美国国家气候数据中心,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局(通过MongaBay.com网站获取)
翻译:Molly Chen  校对:张迎迎  彭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