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行汞公约,中国将交出怎样的答卷? - 中外对话
污染

履行汞公约,中国将交出怎样的答卷?

2020年是《关于汞的水俣公约》的关键时间节点,中国仍需在诸多方面加快履约行动,王晨撰文分析。
  • en
  • 中文
江苏的一家水银温度计工厂。图片来源:Alamy
江苏的一家水银温度计工厂。图片来源:Alamy

88岁的老工人陈德亮17岁起就在贵州铜仁万山汞矿生活工作,先后做过冶炼工和井下电气工。20多年的冶炼工生涯使他罹患汞中毒,三四十岁的时候牙齿就开始脱落。他还因常年处在井下扬尘环境中患上了矽肺病。至于哪年转岗井下,他记不清了,“记性差,冶炼工记性都差。”为他生活提供少许保障的,则是两本工伤证。

万山汞矿在2001年就已经因资源枯竭而破产,此后也常年处于被治理状态。在现今当地为产业转型打造的旅游景区“朱砂古镇”,原料为硫化汞矿石的朱砂工艺品至今仍是“明星产品”。

具有高生物毒性的汞被广泛用于重要的工业领域。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汞生产、消费以及排放国,汞消费量约占世界总消费量的一半。汞及其化合物涉及中国一些重大民生行业,但目前汞在中国化学品管控序列中并不靠前。生态环境部联合各部门在2017年发布的《〈关于汞的水俣公约〉生效公告》对各涉汞行业制定了履约计划,2020年是其中重要的时间节点。在此之前,中国还加入了涉及汞的《巴塞尔公约》和《鹿特丹公约》。然而要如期达到履约目标,中国依旧需要在诸多方面加快行动,紧张面对。

土壤汞污染沉疴难除

中国早在2013年就已作为首批签约国,在日本熊本签署了《关于汞的水俣公约》(简称《水俣公约》)。

拥有3000余年采矿史的万山汞矿,在破产前曾是中国最大的汞工业生产基地,储量及产量一度达到亚洲之冠、世界第三,在新中国成立后近60年间为国贡献汞资源约2万吨。

去年九月,由中国多个民间环保组织组成的汞污染防治调研组(以下简称“汞小组”)实地调研万山汞矿。“原来生产力最先进的厂房,进去感觉空气非常差,有一股刺鼻的气味。因为其成分特别复杂,取样后还没有确定如何检测。”谈及调研过程,环保团队自然田发起人田静说,她也是汞小组一员,对当时的嗅觉刺激记忆犹新。

让汞小组担忧的是,该汞矿的尾矿库区内依旧存在碱性渗漏水被用于生活、冶炼废渣裸露道旁、厂房堆放不明固废等现象。万山污染场地治理进度缓慢,然而经年历久的汞污染问题对于当地民众,似乎已成令人麻木的旧闻。田静告诉中外对话,汞矿区域有放牧与粮食种植现象,处于开放状态的一库区内甚至有家长带着孩子采摘食用野生刺梨。

汞小组在2019年底发布的《中国汞污染防治民间观察报告》认为,因资源枯竭而关闭18年的万山汞矿,依旧存在“环境欠账”,污染治理有待完善。此类汞污染场地治理问题在2019年末《水俣公约》第三次缔约方大会上被列为重点议题。

2032年…

中国要关停所有原生汞矿的开采。

根据生态环境部此前发布的履约计划,中国要在2020 年建立持续更新的含汞污染场地动态清单,制定促进汞污染场地修复治理的经济政策。2032年,要关停所有原生汞矿的开采。 在之后的十几年内,中国会有越来越多被关闭的汞矿需要系统治理。

一位汞污染防治专家告诉中外对话,目前针对此类汞矿库区,对废渣等遗留问题采取的是封存、隔断和绿化等措施,防止污染物迁移造成对河流下游的进一步污染。据田静从汞矿所在的铜仁市万山区了解到的情况,资金紧张依旧是汞矿治理进度缓慢的主要原因,对农田的治理思路仍是调整种植方式,由水田改为旱田,对超标农田与河流的治理目前还仅限于一些试点。

淘汰添汞产品

相较于污染场地治理,中国在公约要求不晚于2020年禁止生产和进出口的7大添汞产品方面取得了更快进展。目前,含汞开关和继电器、含汞农药、生物杀虫剂和局部抗菌剂已被淘汰。在中国享有5年豁免期的美白化妆品的情况似乎也比较符合公约要求。无毒先锋曾在去年9月、10月先后两次在京东、淘宝和拼多多三大电商平台抽样采购美白化妆品,经检测其汞含量均未超标。

电池、荧光灯、体温计、血压计和牙科汞合金仍在生产和使用。但上述汞污染防治专家也表示,这几类产品的用汞量已经逐年降低,“像一些荧光灯管现在已经不含汞了。”

无毒先锋学术主任毛达告诉中外对话,目前淘汰添汞产品的主要履约障碍在于含汞的医疗器械方面。但实际上,2006年后,中国当时的国家环保总局联手美国环境保护局(EPA)就曾先后在北京天坛医院和积水潭医院联合开展“无汞医疗”试点项目。该项目主要为了完成含汞医疗器械替换,这其中积水潭医院几乎完全替换了所有含汞温度计与血压计。秦皇岛妇幼保健院在2011年也参与了民间环保机构发起的“清汞行动”,进行含汞医疗器械替换和相关医护人员培训。

无汞医疗是一项系统工程,成本颇高。

但毛达也透露,目前中国的医疗机构在减汞方面“进展不明显”。“无汞医疗是一项系统工程,成本颇高。除器械替换、保存、处理外,替代品的精确度提升、新器械的操作流程培训也影响着医疗机构的减汞进程。”他说。中国已经以替代昂贵、替代品准确度不足等为由对含汞体温计、血压计生产申请了5年的豁免,其淘汰时限将延长至2025年。

目前唯一尚未明确淘汰期限的是耐用的牙科汞合金。《中国汞污染防治民间观察报告》对牙科汞合金材料使用情况的调研结果显示,来自7省市的18家医院口腔科或口腔诊所中,仅有5家使用汞合金材料。汞小组调研的访谈内容显示,因为牙科汞合金本身已经没有价格优势,医护人员操作过程有吸入风险,并且树脂等新材料更加美观,多数口腔医生会选择使用新材料。但仍旧有少数患者会因为不够了解材料之间差异或为了省去材料脱落反复补牙的风险选择牙科汞合金。

北京大学口腔医院郑树国教授曾在去年无毒先锋等机构举办的 “牙科银汞合金材料在我国的使用情况研讨会”上表示,随着大众及口腔专业人员意识的提高、口腔临床材料的发展,淘汰这一材料应该没有问题。《中国汞污染防治民间观察报告》则建议将这一淘汰时间设定在2025年。

棘手的PVC

聊到添汞产品时,上述汞污染防治专家提到中国现在超低汞触媒研究方面已有不错的进展。

汞触媒的应用与电石法聚氯乙烯(PVC)生产有关,这是中国耗汞量最大的产业,占中国汞消耗量的50%。据统计,截至2018年末,全国聚氯乙烯的总产能达2404万吨。PVC作为一种塑料,广泛应用于软管、绝缘体和充气产品中。

通过电石法聚氯乙烯合成反应生产PVC时,氯化汞触媒是必不可少的催化剂。虽不参与化学反应,但因易升华易失活,汞触媒回收治理难。从氯化汞生产,到电石法生产PVC,再到废汞触媒的回收,都涉及一定的汞污染问题。尽管中国的低汞触媒研发不少,但如何在降低含汞量的同时保持良好的催化性能仍是行业难题。毛达告诉中外对话,目前行业对于汞触媒的依赖度依旧较高。

根据生态环境部给出的履约时间表,2020年聚氯乙烯单体单位产品汞使用量要比2010年减少50%,到2025 年,全面淘汰使用汞或汞化合物的氯碱生产。这使得PVC行业的压力日渐趋紧。有行业分析认为,占PVC产能主要份额的电石法装置将会面临政府环保行动带来的退出压力,2019年末PVC的价格上涨就与之有关。

相关部门也开始针对推广含汞量更低的触媒提出了新计划。生态环境部对外合作与交流中心(MEE-FECO)于1月20日就电石法聚氯乙烯低汞触媒应用与无汞技术万吨级示范技术支持项目发布了招标公告。该项目被要求于2022年底前完成。

另外,最近电石价格的上涨遭遇乙烯价格下跌。乙烯法PVC生产是一种无需消耗汞的PVC生产方式,但此前囿于原料和能耗成本,一直无法获得更高的市场占比。有行业分析认为未来更环保的乙烯法PVC将获得更大份额,改变电石法PVC占领八成市场的局面。

汞排放的监控难题

《水俣公约》涉及的10大行业中,半数都与汞排放或释放相关。这其中,有色金属冶炼、燃煤电厂、水泥生产、废物焚烧等都是中国非常重要的人为汞排放源。据上述专家介绍,这些行业都有相应的汞排放标准。

环保政策收紧引发的行业改革,对包括汞在内的重金属排放所产生的积极作用正在逐步显现。以汞大气排放量最大的燃煤电厂为例,中国从2014年开始对燃煤电厂进行超低排放改造,并实行“史上最严”的污染物超低排放标准,促进了汞的减排。有研究认为,这些举措成效可观。

汞及其化合物挥发性很强,因此排放数据监测相对其他污染物更难。

而由于垃圾量的不断增加,垃圾焚烧的汞排放量正呈增长态势。2019年4月中科院发表的一项研究《我国生活垃圾焚烧过程的汞排放特征》显示,中国垃圾焚烧厂排放的烟气汞分布比例普遍高于联合国环境署给出的参考值。上述汞污染防治专家告诉中外对话,垃圾焚烧导致的汞排放主要是因为含汞产品混入其他垃圾被焚烧而导致的。

但推行垃圾分类并不能成为这一问题的答案。毛达认为,目前垃圾分类工作中,有害垃圾的回收和处置被边缘化的情况会导致含汞产品进入焚烧厂,即便这个问题会得到改善,“源头无汞化”才是更根本的解决方式。

他还提到,数据代表性不足也是汞排放控制工作进展缓慢的一个原因。“汞及其化合物挥发性很强,因此排放数据监测相对其他污染物更难。”上述汞污染防治专家也表示,汞污染监测、源头减汞以及废水、废气和固体废物处理的相关技术还仍处于发展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