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美事故核反应堆的呼声日渐高涨 - 中外对话
污染

关闭美事故核反应堆的呼声日渐高涨

随着群众呼声的日益高涨,圣奥诺弗雷核电站的放射物外泄事故或许意味着该电站已经走上末路。简•麦克贾克加州报道。
  • en
  • 中文

作为加利福尼亚州众多日渐老化的核电站中的一座,圣奥诺弗雷核电站发生的放射物泄露事故或许预示着它离寿终正寝不远了。这座位于圣地亚哥北部的核电站有着一个相当无害的简称——SONGS。通常情况下,该电站能够为210万户家庭提供电力。然而,自从1月31日该电厂的一台发电机发生放射性蒸汽外泄事故之后,其压水式反应堆便被关闭。而该电厂运营方、南加州爱迪生公司却称,此次事故不过是“一场微不足道、非常小剂量的泄漏事件。” 本周,该电厂还宣布了其裁削1/3雇员的消息。

由于出现设备故障,所以,便有人提出要关闭这座核电站,而这一观点也得到了人们的支持。八月初,美国核管理委员会(NRC)作出裁定,在没有解决放射性核废料存储过程中对环境造成的影响之前,将不再签发新的核电站建设许可,并且对现有许可也不再进行更新。此裁定一出,关闭这座核电站的观点更是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响应。

目前,核废料的存储问题还没有找到长期的解决办法。美国现有的104座核电站对于核废料主要采用就地存储法,要么是采取乾式储存桶三重堆叠法,要么就是储存在废料池中。同时,为了防止核泄漏,废料池还需要用循环水来不间断地进行冷却。NRC现任主席、地质学家艾利森•麦克法兰博士也希望委员会在签发新的建设许可之前能够重新评估这些核设施的抗巨震能力 。     

美国核管理委员会认为该核电站的新装大型发电机组在计算机建模过程中出现错误,导致液体流动速度快了三倍,因此,存在“严重的设计缺陷”。鉴于此,圣奥诺弗雷核电站周围50英里范围内的800万加州居民感到提心吊胆也就不足为奇了。

与福岛的联系

尽管三菱重工已经斥资6.71亿美元(43亿元人民币)对圣奥诺弗雷核电站的蒸汽发生器进行改进,并于去年由美国柏克德工程集团负责安装完成,但是,三菱提供的区区1.37亿美元(8.72亿元人民币)担保金根本无法弥补更换设备所需的全部成本。三菱重工在去年海啸发生后一直参与福岛核反应堆的修复工作,但却以失败告终。

虽然保险金可以帮助爱迪生公司弥补一些损失。然而,修复或更换两套设备的预计费用非常之高,这令财力上捉襟见肘且地震频发的加州非常为难,而电力用户也不断要求停止增加他们的负担。近期,爱迪生国际公司首席执行官泰德·克雷佛向投资者表示,除非更换发生故障的蒸汽发生器,否则无法确定圣奥诺弗雷核电站将来是否还能继续满负荷运转,而其运营许可期限还有十年。与此同时,为了弥补电厂的供电缺口,厂方还紧急启用海边的一座已经废弃的燃气发电厂。

尽管改进后的蒸汽发生器更换了所使用的合金材料,但是,作为更换部件,却可以不用像全新设备那样接受更加严格的检测。这些翻新设备存在震动过大的现象,导致一些管道的使用寿命大大缩减。目前为止,39000条管道中,大约有1317条已经堵塞。据NRC发言人维克多·德里克表示,这些狭窄的管道一旦发生破裂,含有放射性物质的冷却剂便会混杂着蒸汽从安全穹顶中泻出,使周围的建筑物受到污染。尽管缺乏足够的证据,但是,设备从产地日本运往圣奥诺弗雷的跨太平洋之旅或许是导致故障的原因。

三菱已经在日本建了24座压水堆核电厂,科学家认为近期的蝴蝶变异等一系列事件与之前海啸引起的核泄露事故不无关系。一项研究显示,附近的3,281位居民体内检测出铯元素。三菱还为包括中国在内的30个其他国家提供核反应堆的基本部件。

“三菱的首要任务是保证我们设计、制造、供给和支持建造的核电厂及部件安全有效地运行。”三菱原子能燃料公司发言人帕特里克•博伊尔表示,“在蒸汽发生器的设计阶段,管道的损耗和互绕并未在其他压水堆出现。在过去四十年中,我们一直采用最先进的技术和设计,不断提升日本、美国及其他国家的核能设备。蒸汽发生器在核能设备的安全和高效发电过程中起着重要作用。我们会继续和我们的客户南加州爱迪生公司密切合作,深入调查这起事故。我们相信,这个教训会帮助整个核工业保持并提高安全系数。”

尽管海啸已经过去,但整个核工业的声望还有待恢复;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对于三菱来说,找到圣奥诺弗雷核电站故障的解决方法是一项艰巨的任务。美国将于明年初颁布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碳排放和交易法》,规定截至2020年加州1/3的电量要从替代能源中获得。除了为“绿色核电”提供部件之外,三菱目前也制造风力涡轮机以及控制排放设备,这些对于加州在风能、太阳能、潮汐能以及生物燃料等能源的开发和供电至关重要。

关闭核反应堆?

与此同时,尔湾、圣克莱门特、索拉纳比奇、拉古纳比奇四个南加州毗邻城市也对这座颇富争议的核电站所带来的公共安全隐患和高昂的成本向当局提出异议。尔湾市希望能够永久关闭这座电站。然而, 人们为何会在其运营了这么多年后才产生如此大的反应呢?

圣奥诺弗雷核电站兴建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在这片以裸体浴场、国家公园、冲浪胜地而闻名的太平洋海岸线上,核电站的两座灰白色的球形安全穹顶就好像是一对沐浴在阳光中的乳房一样。电厂旁边就是潘德尔顿海军基地,而在路的尽头就是已故前总统理查德·尼克松曾经居住过的“西部白宫”。 对于烟雾弥漫的加州而言,原子能发电一直都被标榜为一种绿色、可靠、相对零排放的发电模式。

电力供应公司太平洋电气公司曾乐观地提出,不仅要沿着加州海岸线每隔25英里修建一座核电站,还要在海上修建一座核电站,而建好的核电站群将会像一串精美的项链一样。然而, 随着人们对于技术的信心日渐低迷,环保主义者反对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1977年,柏克德工程公司在圣奥诺弗雷安装了第一座420吨的核设施。自此以后,这座电站就时不时地发生各种问题。实际上,美国所有核电站中,圣奥诺弗雷的安全记录是最糟糕的一家。2008年以来,经联邦监督机构NRC落实的投诉已经有62

而反核组织则认为,美国核管理委员会成员所扮演的角色与其说是监管人员还不如说是摆设,并且还经常埋怨NRC为了让旧电厂继续运营而不断降低安全标准。加州参议员芭芭拉·柏克瑟就曾警告管委会委员说:“如果NRC不能恪尽其责,那么,美国人民将会要求采取终极保护措施,那就是关闭老旧核电厂。”

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核能政策讲师丹尼尔·赫希的观点则更加尖锐。他对中外对话表示,“反应堆蒸汽发生器的寿命应该为40年,可是,才25年就失灵了。爱迪生公司很有可能会在几周内提出重启圣奥诺弗雷核电站2号机组。而NRC出于经济和政治方面的考虑会默许这一提议。 ”

“核能技术的发展从一开始就遮遮掩掩,缺乏透明度是这一行业的固有特点,”
赫希指出,“目前,NRC成员均由总统指派,并由参议员进行审查。其结果就是,管委会成员实际上都听命于政客。”

为了规避金融灾难而做出的决策很有可能会适得其反,给环境带来严重的后果。爱迪生公司建议,在低于其产能的条件下,启动圣奥诺弗雷的核发电机组,以此来检验是否存在外泄的可能。对于这一提议,赫希表示不屑:“这就相当于为了检查刹车是否失灵,而决定以每小时40公里的速度驾驶汽车,然后一切听天由命一样。”

简•麦克贾克,曾任《独立报》(伦敦)记者,从事亚洲、拉丁美洲、及中东地区环境问题和生态灾难的报道。

本文由伯尔基金会核能与发展项目支持。

译员:东峻

图片来源:NRCgo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