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造成了冰川退缩? - 中外对话
气候

什么造成了冰川退缩?

专家认为气候变化是造成中国西南地区明永冰川消融的原因,但当地的藏民却有不同的看法。郭净对此从云南发来报道。
  • en
  • 中文

在云南省德钦县的卡瓦格博雪山,有中国冰舌前端海拔最低的明永冰川。最近几年,明永冰川持续消融和退缩,原因被专家归结为“全球气候变暖”。

2007年5月3日,明永冰川附近的雨崩村发生雪瀑,两位游客遇难,美国女孩简告诉我,那天下午他们看到悬崖上倾泻而下的雪瀑,具有专业登山救援经验的简意识到有灾难发生,从雪堆里刨出几个游客,其中一个女孩脊椎折断,大家做了个简易担架把她抬到村里,后来她得救了。

这次事件引起报刊和网上热烈讨论,最后不了了之,因为一谈到地质规律和全球气候变暖两个原因,话好像就说不下去了。然而,气候变暖不仅同天象和地理有关,更与人的行为有关,用古人的话讲,天人之间有种互动的关系;用佛教的话来说,是人的“共业”即共同行为造成了这样的后果。

所以,当地信仰佛教的藏族村民虽然也知道气候变暖的说法,但他们并没有把责任往全球变暖一推了事,而是把2007年雨崩的雪崩事件,同登山、旅游等一系列外来冲击联系起来,讲述了他们自己的认识。

不断出现的登山者遗体

1991年1月3日,中国和日本联合登山队在攀登卡瓦格博雪山(大众媒体称为梅里雪山)时遭遇雪崩,17名队员不幸遇难。后来中日双方搜寻遇难者的遗体和遗物,但因气候恶劣,无功而返。

7年过去。1998年7月18日,村民在明永冰川发现了梅里山难的遗骸和遗物。明永村村长大扎西在讲述的时候,反复强调把遗体遗物“干干净净地捡走”,不能留在冰川附近。大扎西说,“这些东西会污染神山,不能放那里。”

明永村民强烈反对持续多年的登山活动,当地藏族人认为,中日联合登山队多次攀登神山卡瓦格博,给当地带来了灾难。原荣中村的小队长却登说:“你们登了一次,考察一次,我们生态就受影响——下雨啊,发洪水啊,暴风啊,我从小到大,这个地方没有见过狼,现在驴、羊、牛放在那里,一小会儿就咬死吃光掉了。”

原西当村的书记阿古嘎忧虑地说:“特别是斯农和我们两个村,灾情相当严重。水灾,洪灾,各种灾情都发生。老百姓讲,太子雪山是全部藏族的神山之一,旅游我们欢迎,老百姓也欢迎,登山我们反对。”

村民并不认为冰川融化是一个孤立的事件,它和水灾、旱灾、狼祸、泥石流等灾害被看作一连串的警示,表明自然环境恶化和神山震怒的严重程度。

冰川旅游的后果

“梅里山难”和遗体遗物的发现,吸引了大批游客到明永冰川旅游,明永人靠给游人牵马一下成了德钦最富裕的村民。然而,我每次去明永,都感觉他们比以前更加担忧,因为他们看到冰川在迅速退缩。在旅游局工作的明永人扎西尼玛对我说:“藏语里面我们说‘查堵’,就是你触怒了神山,神山要发怒,‘查堵’就是给你一种灾难,要惩罚你。冰川在藏传佛教里是‘圣宫殿’的意思,是圣域,圣域是不能破坏的。”所以他认为冰川退缩,“那是因为大量游客进去后,我们不能保持其洁净,于是触怒了神山。”

从2003年开始,位于卡瓦格博最深处的雨崩村变成另一个火爆的旅游目的地,但才热闹了3年半,2007年5月3日便发生了神瀑大雪崩,埋葬了两名游客。和美国女孩简同在现场的一位朋友告诉我,他们到神瀑的时候,看见有的游客脱光上衣,挥舞手臂大声叫喊。藏族人都知道,神瀑是朝圣地,不能有任何不敬的举动。

云南省国土资源厅地质环境处处长、高级工程师耿弘10年来多次前往明永冰川进行勘察研究。他发现,由于为方便游客而修建的栈道位置紧临冰川,“在修建过程中,有很多石块跌落到冰面上,而石块本身是很强的热源,容易引起冰雪融化。同时,来往游人形成了巨大的热辐射,在这样的情况下冰川无法不消融。”

村民的分析

在村民看来,登山者和在雪山上喊叫吵闹的游客,以及其他种种不好的行为和带来污染的东西,例如留在冰川上的死难者遗物,村子旁边垃圾处理站焚烧垃圾的烟尘,都可能是带来“查堵”的根源。

扎西尼玛拍摄的影片《冰川》,记录了明永村民关于冰川融化的一场讨论,村民认为,将近100年以前,外国人来这里收集植物种子,他们做起妖法对付神山,此后冰川就明显消融了。一个村民说:“那么现在消融的原因呢?第一是用电,人随便上去,不爱护森林,污染冰川……现在冰川像得了大病,一天天消瘦。”

还有些其它的讨论:“以前冰川消融,只是冰舌收缩,冰下面不会融化,现在既收缩又变薄。2000年以后,来的人多,污染严重,又通了电,三件事碰在一起,特别糟糕。”

如果人不上去,不丢垃圾不用电,冰川就能自然恢复。现在的情况再继续,冰川还会收缩。

村民把冰川的退缩归结为几个原因:一是洋人造成的破坏;二是登山污染了冰川;三是游客的践踏;四是通电;五是垃圾污染。它们可以归纳为一个原因,就是近百年间外人的探险和开发活动对冰川造成了影响。这与专家们的看法形成很大的反差,专家看到的是自然因素,村民们看到的是人为因素。

人们在谈论“全球气候变暖”的时候,很容易推卸自己(一个地区,一个村庄,一个人群)的责任,将具体的人类行为的后果,变成一个纠缠在国际政治中的大题目;把一个有复杂文化背景的问题,简化成一个单纯的“科学问题”。于是,人们认为只要政治家去谈判、科学家去研究便可以了,大家该登山的继续登山,该旅游的继续旅游,该扔垃圾的继续扔垃圾。但自然的报应随之而来,任何一个人,一个地区,一个国家对生态环境的破坏,必然带来对整个人群的报应,享受着现代化之种种便利的政治家、科学家和发财致富的人们,也难逃此劫。“共业”由各人的行为一点点积累,其恶果也由大家共担。

明永冰川仍在快速融化,当地人的讨论还在继续。他们被卷入冰川旅游当中,可赚着钱心里却不安生。卡瓦格博的“查堵”就像悬在头上的利剑,令他们寝食不安。村民们很明白,没有什么专家或先进技术能阻止灾难的逼近,除了人们自己的觉悟和行动。













  







 作者简介:郭净为云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首页图片由Richard.A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