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电影人的环保梦 (第一部分) - 中外对话
气候

一位电影人的环保梦 (第一部分)

电影制作人刘登立目前在拍摄有关黄土高原水土保持项目的纪录片。在接受《中外对话》总编伊莎贝尔•希尔顿专访的第一部分里,刘登立详细介绍了黄土高原遭到破坏的生态系统是如何重现生机的。
  • en
  • 中文

伊莎贝尔·希尔顿(以下简称希):是什么吸引你投入到黄土高原项目中去的?

刘登立(以下简称刘):我们十年前就开始对这个项目进行拍摄了,最开始时和世界银行一 起工作。后来,每年我们都回来继续拍摄,每一次回来,都能够看到令人目瞪口呆的变化。渐渐地,我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这向我们传达了一个根本性的信息,正 是这个信息决定着生态系统的生存和崩溃。人类历史上的各种文明不断发展,在发展的同时却导致环境退化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以至于这些文明最终崩溃消亡。换 句话说,一旦生态系统崩溃,势必也会拉着文明本身为它陪葬。黄土高原就是最好的例子。

中华民族是地球上最大的族群,而黄土高原正是中华文明的摇篮,它的生态环境已经遭到了根本性的破坏。破坏得太严重了,以致于如果谁打算恢复这里的生态,都会 让人愕然。当你站在一座山顶上,放眼四望,周围却是光秃秃的一片,看不到一点儿绿色,但是对此你却想不出任何办法来加以改变,这种感觉实在难受。面对黄土 高原这样的情况,我们的正常反应肯定就是:情况太糟了,那个文明自己毁了自己。一切都完了,我们根本无能为力。

我们最初开始对黄土高原的生态恢复工作进行拍摄的时候,心里的想法的确就是刚才所说的那样:我们觉得这个工作绝对是难以完成的。从环境的角度理解,这种进行 恢复的愿望无比良好,但这儿被破坏得实在太严重了,你又能做些什么呢?当时有一种极为强烈的感觉,就是认为这里的生态环境是绝对无法恢复的。好在这些并没 有干扰项目的组织者们,所以今天黄土高原才能够成为类似的生态环境恢复工作的样板。

希:今后最大的障碍是什么?

刘:就是气候变化,我们不能不面对它。英国的首席科学顾问大卫•金曾经说过,气候变化是人类有史以来所面临的最大问题。这个世界在不断堕落,环境在不断退化,富人和穷人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在这种时候,我们必须怀有一些崇高的信念,必须抱着一些希望。

现在,如果我们坐视环境退化这一趋势发展下去,后果将是不堪设想的。全世界有数以十亿计的人口生活在赤贫之中,这些人可能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他们可能正采 用着不可持续的耕种方式,他们可能正试图移民,因为那里已经不再适宜耕种了。而随着生态系统的进一步退化,而我们又无能为力的话,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打算移 民。

但是,黄土高原这个成效卓著的例子证明,这些遭到破坏的生态系统并不是不可救药的,还有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恢复生态性的功能,尽管可能并不是全部。如果我们能 够真正理解现在正在发生的情况,也许就能够恢复生态系统的许多功能。现在如果我们看一看这个世界,想象一下有成百上千万的人正蹲在一条肮脏的街道两边,他 们在干什么呢?他们绝不是在进行生态系统的恢复工作,而是在等着领联合国发放的食物,如果没有这些食物的话,他们就会去砍伐树木或者猎杀野生动物来充饥。 换句话说,他们在毁灭环境。

希:黄土高原的恢复项目给我们提供了哪些经验?

刘: 从黄土高原的工作中,我们可以总结出某些明确的原则:首先,必须杜绝不可持续性的农业活动。这样的农业活动有百害而无一利,无法使任何人摆脱贫困,只会毁 灭生态系统。生态系统是十分脆弱的,即使一个小小的变化,也会给它造成巨大的影响。这也是为什么黄土高原上所发生的一切如此有趣的原因。中国人认为他们在 建设者世界上最强盛的文明,认为中国是超级大国。这些话是不是听着很耳熟?因为这就是眼前正在发生的情况啊!如果你能够理解这个信息的含义,那你就知道怎 么做了;但是如果你不能理解,结果就和刚才我们谈到的一样:缺乏生态意识的人类活动将导致生态系统的崩溃。

希:那怎样才能避免生态系统的崩溃呢?

刘: 在这里要进行一个抉择,特别是对穷人来说。这是一个超越国家主义和传统区划来看问题的良机。在我们谈到物种生存的问题时,只有人类这一个概念才有意义。我 们每个人都被包含在里面,如果发生了生态系统的退化,无论你多有钱,最后都难逃其害。生态系统的恢复工作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和成百上千万的劳动力,你会发 现只有这样才会奏效。通过复原生态功能、埋存碳技术——这一技术能解决我们最严重的二氧化碳排放问题,大规模的生态系统是能够得到恢复的。

希:黄土高原的生态系统恢复经验能够被用在其他地方吗?

刘: 我们现在正准备到非洲的卢旺达、坦桑尼亚和埃塞俄比亚等国进行推广工作。对于非洲那些需要并且希望进行生态环境恢复工作的人们,我们希望能够将他们和中国 人民联系在一起,当然还有全球的财政共同体和发展共同体。最初我以为我只是在拍一部纪录片,但是现在我觉得帮助我们人类生存下去的关键就是一个对环境问题 的基本理解。如果我们不能理解它,结果就是刚才说的那个:崩溃。

第二部分:刘登立将谈到他在美国的背景以及他是如何投入到中国的发展和环境事务中来的。

刘登立简介: 美籍华人,电影制作人刘登立目前正在拍摄《中国的悲哀,地球的希望》,记录黄土高原水土保持项目的工作。

伊莎贝尔•希尔顿简介: 英国人伊莎贝尔· 希尔顿是“中外对话”的总编, 她是一名国际新闻工作者。

该图片取自刘登立的纪录片《中国的悲哀,地球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