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

COP26气候谈判在生物多样性议题上取得进展

人们对自然在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中发挥的作用的认识显著提高,但在多大程度上能付诸行动?
  • en
  • 中文
生活在乌干达马班巴(Mabamba)沼泽地里的鲸头鹳。 (图片来源:Eric Baccega / Alamy)
生活在乌干达马班巴(Mabamba)沼泽地里的鲸头鹳。 (图片来源:Eric Baccega / Alamy)

在格拉斯哥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缔约方大会(COP26)上,有关自然保护和生物多样性的议题备受关注。同时自然议题也成为开启此次大会的全球领导人峰会首个重要宣言的重点内容。此次大会上,130多个国家承诺在2030年前“停止和扭转”毁林。如果这个承诺得到兑现,将同时实现削减碳排放、增加碳吸收、协助降低气温和保护野生生物等多个目标。

此外,主席国英国还安排了一整天的时间围绕自然这一主题进行讨论,试图提升大众对“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nature-based solutions ,简称NbS)的认知度。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简称IUCN)将NbS定义为“保护、可持续管理和恢复自然的或被改变的生态系统的行动,能有效和适应性地应对社会挑战,同时提供人类福祉和生物多样性效益”。

根据一个国际科学家小组的研究,NbS有可能以具有成本效益的方式减少高达37%的二氧化碳,从而使我们有66%的机会将全球升温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这些行动也有助于保护生物多样性,符合《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设定的2020年后框架目标,该目标将在2022年昆明举行的第15次缔约方大会(COP15)第二阶段会议上最终确定。

COP26气候谈判最终达成的《格拉斯哥气候协议》(Glasgow Climate Pact)承认“保护、维护和恢复自然和生态系统……包括通过保护具有温室气体汇和库功能的森林和其他陆地和海洋生态系统”的重要性。

国际环境与发展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Environment and Development,简称IIED)生物多样性和自然资源高级研究员侯晓婷表示,参与联合国气候谈判进程的代表们现在对森林以外的自然在应对碳排放和气候影响方面的作用有了更广泛的理解。

她说:“《格拉斯哥气候协议》的重点在于认识到了不同生态系统发挥的作用,而不只是森林,这确实令人鼓舞。这也为在下一届缔约方大会上更多地探讨‘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提供了一块基石。这很好,因为我认为这弥补了以往的不足。”

《协议》最终文本删除了早期版本中有关“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的内容。世界自然基金会英国负责人威尔·鲍德温-坎特洛(Will Baldwin-Cantello)表示,这表明这个问题尚未获得一致的政治支持,因为一些低质的所谓的“NbS”项目引起了人们的担忧。

他补充说,除非充分强调当地社区和土著居民的参与和支持,并能获取不仅限于碳市场的广泛的融资选择,否则同样的担忧可能也会影响NbS在COP15上获得明确支持。

NbS项目涵盖在各国的减排计划,也就是“国家自主贡献”目标(NDCs)之中。世界自然基金会的一项分析显示,2021年10月12日之前提交减排计划的114个国家中,有105个国家的计划中包括了NbS。

上述国家自主贡献目标中的大部分NbS政策(96项)与减排和提高生态系统从大气中吸收碳的能力有关,有91项包含利用自然提高气候韧性的计划。

与先前版本相比,约85个国家在气候减排计划中增加了NbS政策,但有19个国家却削减了这一政策。与各国之前的国家自主贡献目标相比,有更多的新版计划提到了湿地、红树林和海洋生态系统。

然而,大自然保护协会(The Nature Conservancy)全球政策、机制和生态金融主管安德鲁·道依茨(Andrew Deutz)说,就项目的实际落地情况而言,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说:“我们看到的大多都是为了说明什么是NbS或基于生态系统的气候适应措施而开展的试点项目,而各国切实制定了系统战略和计划的例子则没有多少。”

他认为,这种情况正在开始改变。例如,全球最大的水利基础设施开发商之一——美国陆军工程兵团(US Army Corps of Engineers)已经开始在使用传统硬工程技术的同时采用了NbS,并在2020年制定了以NbS为基础的洪水风险管理指导方针

他说:“情况正在发生转变。大型基础设施开发商摸索出了如何将自然基础设施和混合型基础设施解决方案作为主流商业模式,而不是像非政府组织那样做的都是规模不大的项目。”

绿色气候基金(Green Climate Fund)是《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设立的旨在调动和分配气候资金的机构。在该组织提供的2400万美元支持下,乌干达政府正在努力恢复湿地。湿地能够调节洪水,清除地表径流污染物,并补充地下水。

过去15年,由于退化和侵蚀,乌干达已经失去了大约30%的湿地生态系统。如今,乌干达正在帮助生活在湿地地区的人们寻找其他就业机会,这样他们就可以离开湿地,让湿地可以休养生息。

另一个获得绿色气候基金资金支持的项目是通过恢复老挝的城市湿地和河流生态系统,来调节水流和降低洪水风险。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介绍,该项目能够降低洪水风险、优化绿地环境、遏制气温上升以及发展旅游资源,预计将惠及10%的老挝人口。

尽管有了这样一些积极的例子,但NbS的成功实施依然面临不少挑战,其中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资金。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一份报告显示,目前每年投入自然环境的资金约为1330亿美元,年资金缺口为5000亿至9700亿美元

COP26上,谈判代表们在资金问题上取得了一些进展。包括英国、美国和日本在内的12个国家提出在五年内拿出120亿美元资助发展中国家解决毁林问题,包括支持小农恢复退化土地、加强土地所有制和动员私营部门投资等行动。

与此同时,贝索斯地球基金会(Bezos Earth Fund)承诺提供20亿美元,用于恢复非洲和美国的森林景观。加拿大宣布为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提供10亿加元的国际支持,占其气候融资额的五分之一。

加速森林融资减排联盟(Lowering Emissions by Accelerating Forest Finance,简称LEAFF)是一个由政府和私营部门自愿组成的为森林保护提供资金的全球联盟。目前,该联盟已经筹集资金10亿美元。哥斯达黎加、厄瓜多尔、加纳、尼泊尔和越南等国政府均表示有兴趣通过减少毁林来换取该联盟的资金。

Mangrove in Costa Rica
哥斯达黎加西尔佩(Sierpe)河畔的森林。 图片来源:Christoph Lischetzki / Alamy

包括世界银行、欧洲投资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在内的10家多边开发银行承诺进行“自然向好”投资。尽管尚未对这一术语进行明确定义,但各家开发银行承诺将开发相关机制、商业模式和融资工具,为保护或恢复自然或促进其可持续利用的项目提供资金。

此外,上述机构还承诺支持各国政府制定政策和投资,包括通过气候适应和减缓计划以及国家生物多样性战略,改善自然的开发利用模式,使之造福人类、气候和野生生物。

鲍德温-坎特洛说:“全球企业和政府似乎正在意识到,自然资本才是万本之源。”

诸多承诺令鲍德温-坎特洛感到振奋。他说:“流向NbS的气候资金占比越来越大,这反映出加大NbS对气候变化减缓潜力的贡献是众望所归,也表明私人捐款所扮演的角色更加重要,以及有望开展更为协调的一揽子举措。”

道依茨指出,在去年9月召开的联合国大会、10月的COP15大会第一阶段会议和11月的COP26大会期间,生物多样性和NbS获得了70至80亿美元左右的新增国际援助承诺。“这几乎是生物多样性领域获得的外资援助的两倍,可谓意义重大。”

然而,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报告指出,NbS获得资金规模远小于气候融资,而且更多地依赖公共资金。2020年,私营部门融资占气候融资的56%,但仅占NbS融资的14%。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表示,总体而言,要实现全球减缓气候变化、防止生物多样性丧失和土地退化的目标,实际投入NbS的资金至少需要增加两倍,到2050年增加四倍。报告总结称,扩大NbS的私人融资规模将是“未来几年面临的主要挑战之一”。

COP26大会为同时解决自然损失和气候变化问题定下了雄心勃勃的新基调。我们必须确保在昆明举行的生物多样性大会上至少要保持这一基调。
威尔·鲍德温-坎特洛,世界自然基金会英国负责人

在2022年中国举行的COP15第二阶段会议上,自然议题将再次成为焦点。尽管新冠肺炎奥密克戎变异毒株的出现让会议召开的时间面临诸多不确定性,原定1月举行的技术性会谈也已延期,但是这场会议仍将为加大以自然为基础的行动力度提供一次难得机会。

目前,气候和自然两个领域的谈判由不同的政府团队负责,在联合国层面上二者仍然有些各自为营。然而观察人士认为,私下里,有关方面正在开展工作将两个议程联系起来。

据侯晓婷介绍,相关的讨论不一定需要通过COP26和COP15的主席国来协调,而是可以通过诸如10月COP15第一阶段会议期间的场外会议这样的非正式会谈。

中国政府还主持召开了探讨气候变化与保护自然之间联系的平行活动,与会的有来自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学术界和智库的代表。

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在其中一场活动上表示:“当前,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和应对气候变化,呈现加强协同、相互促进的趋势。”

侯晓婷认为,这表明中国政府内部气候和生物多样性这两个议题之间通常存在的壁垒已经开始被打破。

鲍德温-坎特洛说:“COP26大会为同时解决自然损失和气候变化问题定下了雄心勃勃的新基调。我们必须确保在昆明举行的生物多样性大会上至少要保持这一基调。”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