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

猛犸象牙贸易:已灭绝的物种如何影响现存的大象?

在严格的出口限制和中国象牙禁令影响之下,开采俄罗斯猛犸象牙的盈利空间大幅下滑。
  • en
  • 中文
雅库茨克的一位手工艺者正在用猛犸象牙进行雕刻创作。数十年来,西伯利亚象牙行业一直很赚钱,但如今却开始走下坡路,主要是因为中国在2018年颁布了象牙贸易禁令。图片来源:Sergei Karpukhin / Alamy
雅库茨克的一位手工艺者正在用猛犸象牙进行雕刻创作。数十年来,西伯利亚象牙行业一直很赚钱,但如今却开始走下坡路,主要是因为中国在2018年颁布了象牙贸易禁令。图片来源:Sergei Karpukhin / Alamy

雅库特(萨哈)共和国(Yakutia)位于西伯利亚东部,隶属于俄罗斯联邦,石油、天然气和钻石资源储量丰富。但是,雅库特族居民德米特里(Dmitry)却表示,城市以外地区以及原住民聚居区的经济状况其实非常糟糕。“打猎和捕鱼是当地仅有的谋生方式。现在,甚至连捕鱼都必须获得许可。不过,还好我们还有kost’!”。

Kost’在俄语里是“骨头”的意思,而德米特里(化名)指的其实是猛犸象牙。收集和出口猛犸象牙让当地人获得了最需要的现金收益。不久前,德米特里还曾开过一家贸易公司,专门向中国大陆和中国香港出口猛犸象牙。

全球反象牙贸易行动给德米特里这样的猛犸象牙商人带来了不小的影响。由于订单骤减,猛犸象牙的价格也随之崩盘。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香港办事处负责生态保护的戴维·奥尔森(David Olson)向我们解释了两种象牙的差异:“完整的猛犸象牙与现代大象象牙的形状有明显区别。而且,猛犸象牙的横截面有快速生长形成的图案。有时,猛犸象牙中某些特定矿物质还会在紫外线灯照射下有荧光反应。但是,如果将其切割成小块或做成小饰品时,可能就不那么容易分辨了。”

亚历山大(Alexander)是一位来自雅库特的专业象牙雕刻师,主要制作纪念品和礼物,比如U盘或微缩风暴骑兵头盔样式的袖扣。他说,尽管猛犸象牙和现代象牙差别很大。但是,取自核心部位的高质量猛犸象牙也能用来冒充普通象牙,除了专家一般人看不出来。

尽管如此,环保工作者仍然担心,灭绝许久的猛犸象可能还是会让它们的现代表亲走向灭亡。

“开采”猛犸象牙

距今不到5000年前,如今的俄罗斯联邦境内的最后一批猛犸象彻底灭绝。当时猛犸象的主要栖息地——广阔的北方草原受气候变化影响而消失。猛犸象也随之消亡。猛犸象的体型与非洲象类似,但是它们的獠牙更长且下端呈螺旋状,有些像开瓶器——这种特殊形状被认为是猛犸象在冰河时代冬季进食时最好的除雪装置。

数十万年来,随着西伯利亚猛犸象的灭绝,大量的象牙被封存在了永久冻土层中。

Woolly Mammoth
1915年的一副长毛猛犸象插图。气候变化导致猛犸象在西伯利亚的主要栖息地消失,象牙也被封存在了永冻层中。图片来源:Alamy

如今,全球变暖使得永冻层解冻,不少猛犸象牙也“浮出表面”。此外,人们也开始发掘开采永冻层中的猛犸象牙。

世界上绝大多数的猛犸象牙都来自雅库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2018年之前,猛犸象牙每年出口超过100吨,其中90%运往中国。这是因为中国市场规模巨大,而且象牙和骨雕历史悠久。尽管俄罗斯对猛犸象牙的开采和出口进行了监管,但是仍然有三分之一的交易存在某种形式的违规。

多年来,在中国市场需求的刺激下,俄罗斯的猛犸象牙出口热情日渐高涨。2012年,甚至有官方提议将猛犸象牙与石油、天然气一道并列为俄罗斯的储备资源。

为了牢牢把握蒸蒸日上的对华贸易,将其统筹到同一个官方销售渠道内,雅库特政府在2018年宣布计划对中俄之间的猛犸象牙开采出口进行垄断。但是到目前为止,这些计划还未取得任何实质进展。

俄罗斯法律允许直接收集已经暴露在地面上的象牙。但是,在西伯利亚寻找猛犸象牙的人们却没有把这项规定当回事。他们用大型水泵冲击永久冻土层,使其融化,然后挖掘藏在其中的象牙。

德米特里说:“环保人士很不满,说这样会污染河流。但是与天然气和石油生产商在这里的所作所为相比,这样的环境损害简直不值一提。”雅库特是全球主要的化石燃料出口地之一。德米特里补充道,不少象牙开采商背负重债购买了一个开采季所需的燃料和设备,但是“产量”却很有限,最终赔得精光。

开采方会将象牙出售给象牙商人。在俄文互联网上,很容易就能找到一家将猛犸象牙从俄罗斯合法出口到世界上任何地方的贸易公司。

德米特里说,夏天结束的时候,中国商人会深入西伯利亚会见“专业”的象牙开采队(brigadas),而那时后者已经在野外发掘了好几个月。

“开采队会告诉中国商人,比如品质最好的象牙(kost’)会开出一公斤40000卢布(540美元)的价格。而中国商人则会还价说,‘15000卢布一公斤,我全要了’。开采队常常急需资金来支付前期成本,所以会当场廉价批量出售猛犸象牙。”

接下来最大的障碍就是将象牙带出俄罗斯。

德米特里笑着说:“俄罗斯没有大象。但是要想出口象牙,你还是得拿到一份证书,证明要出口的象牙是猛犸象牙,而不是普通象牙。”

“象牙出口之前还必须接受专家检查,确定其不是文化遗产或具有科学价值。出口方还必须说明象牙的具体采集地点、在森林中使用的运输工具以及后续出口的具体航班等信息……一次装运的全部流程大约需要两个月。”

他补充说,现在管控越来越严了。2020年11月,俄罗斯海关因为申报材料有误没收了四吨猛犸象牙。被没收的那批出口象牙质量很高且具有文化价值,但是出口商并未如实填报信息。

猛犸象牙的质量可能会有很大差异,因为每个猛犸象牙在地下都有几千年的独特历史。

德米特里解释说:“猛犸象牙会被分为A、B、C、D四个等级。D级代表象牙已腐烂。在俄罗斯,A级象牙产品的价格为每公斤20000至25000卢布(约合260至330美元),B级为每公斤10000至15000卢布。完好无损的象牙可以卖到很高的价钱。但是,来自同一只猛犸象的成对象牙才是最值钱的,一般都会拍卖出售。”

注定消失的产业

2018年中国颁布象牙贸易禁令后,猛犸象牙需求骤减,德米特里不得不关闭了自己在香港的猛犸象牙生意。这项禁令得到了严格执行。全国也开展了严厉的打击活动。象牙商店和雕刻作坊大量关闭。象牙价格随之下跌,中国买家的热情逐渐冷却。

德米特里解释说,这项禁令也影响了猛犸象牙贸易。“在中国,这类交易现在受到严密监控,人们购买猛犸象牙时也会非常小心。比如我们在淘宝卖货时顾客会问,‘确定不是普通象牙吗?买这个会犯法吗?’”

A worker at a carving and jewellery factory poses with an elephant tusk in Hong Kong
2015年,香港一家雕刻和珠宝工厂的工人举着一个普通象牙,站在一堆猛犸象牙中间。过去,香港的象牙生意利润丰厚,但是2018年中国禁止象牙贸易之后,许多商店和作坊都倒闭了。图片来源:Bobby Yip / Alamy

根据《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的数据,2014年,顶级猛犸象牙在中国市场的价格曾经达到每公斤1900美元的高点。德米特里说,现在一公斤的价格已经降到300至460美元。

根据德米特里的说法,价格达到顶点之后的首次回落主要是因为中国商人大量前往雅库特采购象牙,导致市场供过于求。

一些人曾预计,随着象牙禁令的实施,合法猛犸象牙贸易会取代非法象牙贸易,从而消纳被压抑的需求并推动价格回升。德米特里并不认同这个看法。他表示,猛犸象牙并不像象牙那样具有吸引力:

“这其实跟风水有关,猛犸象已经灭绝了,所以寓意不好。普通象牙是雪白的,而猛犸象牙总会有点发黄。猛犸象牙加工的时候,闻起来甚至会有一点龋齿的味道!只要还有普通象牙,人们就肯定会买普通象牙。猛犸象牙只是给狂热爱好者准备的。”

Elephant ivory products displayed at an antique store in Guangzhou, China
2009年,中国广州一家古董店展出的象牙制品。普通象牙比猛犸猛象牙更受中国消费者的青睐。图片来源:ames Pomfret / Alamy

对猛犸象牙商人来说,还有更糟糕的消息,因为西伯利亚猛犸象牙供应即将停止。去年10月,雅库特政府宣布了一项全新的法律:从2021年起,猛犸象牙,包括那些从体重超过100公斤的动物身上取下的牙齿,以及所有完整或总长超过3米的长牙都将被视为具有文化价值和科学价值,并严禁出口。这令象牙开采商痛苦不堪,因为这项法律几乎囊括了所有具有出口价值的猛犸象牙。

保护和复活

控制猛犸象牙供应对大象种群保护来说可能是个好消息。

奥尔森说:“我们知道,之前曾经有人篡改信息,利用合法猛犸象牙贸易的货运单证来运输刚被杀害的非洲象的象牙。随着象牙禁令的实施,我们正在尝试评估这类非法行为可能增加的幅度。”

永冻层中发掘出来的不仅有象牙和骨头,有时也会有完整的长毛猛犸象残骸。有些甚至保存得非常好,以至于通过DNA复活原始物种的做法似乎也不再是科幻小说中的场景。目前,一些科学家正在努力通过克隆技术复活这个古老物种。

去年,长毛猛犸象(Mammuthus primigenius)又差一点与现存物种一道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附件二中。由于越来越多的人担心会有不法分子将象牙制品伪装成猛犸象牙制品进行交易,以色列正式提议将长毛猛犸象列入CITES严格控制贸易物种清单。

不过,这个提案并未获得通过。CITES委员会认为,没有充足证据证明存在象牙被伪装成猛犸象牙的情况,并补充说将猛犸象列入清单可能还会导致猛犸象牙走私,引发“此前没有的执法问题”,“分流”现有大象种群的保护资源。

如果这项提议获得通过,那么长毛猛犸象将成为史上首个受《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保护的已灭绝物种。当今自然界面临的无奈状况可见一斑。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