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

专家称全球性大流行病靠防不靠治

来自不同科学领域的专家得出结论称,治理人畜共患病,事先预防比事后治疗更便宜、更有效。
  • en
  • 中文
开凿机在印尼西加里曼丹省挖掘富含泥炭的湿地。图片来源: © Ulet Ifansasti / Greenpeace
开凿机在印尼西加里曼丹省挖掘富含泥炭的湿地。图片来源: © Ulet Ifansasti / Greenpeace

生物多样性和流行病问题国际专家表示,全球需“彻底改变”应对大流行病的方法,将预防放在首位。专家警告称,未来全球性大流行病会更加频繁地出现,传播速度会更快,对全球经济的破坏更大,死亡人数也将超过新冠肺炎。

报告称,此次新冠疫情至少是1918年流感爆发以来的第六次全球性大流行病,且所有六次大流行病都源于人类活动。科学家估计,哺乳动物约携带170万种“未发现”的病毒,其中约85万能够感染人类。

对于应对大流行病来说,依靠公共卫生措施和技术解决方法来快速研发并推广新型疫苗和治疗方式是 一条“缓慢而不确定的道路”,科学家称。

他们强调,预防全球性大流行病的成本还不到爆发后治疗成本的百分之一左右。根据目前的估算,到2020年7月新冠疫情已经给全球带来8至16万亿美元的经济损失,说明有充分的经济理由来改变对待大流行病的方式。

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以下简称IPBES)于今年7月举办研讨会,审议自然退化与日益严重的大流行病危机之间的联系。该报告正是此次研讨会的成果。

参与此次研讨会的包括流行病学、动物学、公共卫生、疾病生态学、比较病理学、兽医学、药理学、野生动物健康、数学建模、经济学、法律和公共政策领域的领军人物,并引用了700多个研究成果和信息来源。

不只是投入大量资金来研发疫苗这么简单。这是全球经济不可持续增长的产物,归根结底是系统问题
彼得·达什亚克博士(Dr Peter Daszak),生态健康联盟主席

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主席、IPBES研讨会主席彼得·达什亚克博士(Dr Peter Daszak)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们了解大流行病出现的过程,但要减少未来的风险并非易事,不只是投入大量资金来研发疫苗这么简单。这是全球经济不可持续增长的产物,归根结底是系统问题。”

他说,目前这种等待疾病出现,并在广泛传播之前的早期阶段对其进行识别的策略并不好。“尽管中国行动迅速并努力将这种新型疾病控制住,但疫情已经在全球范围内爆发。我们正在等待疫苗和药物,”他说。

报告给出了若干旨在降低大流行病爆发风险的建议,包括设立一个预防全球性大流行病的政府间委员会负责向决策者提供最佳科学建议;评估重大开发和土地使用项目出现新型疾病的风险;以生物多样性和健康问题为明确宗旨,改革土地使用的财政支持;通过对肉类征税等措施,减少导致全球性流行病的消费、农业扩张和贸易类型。

930亿美元

对后新冠疫情经济刺激方案的分析表明,全球在改善生物多样性和保护生态系统的措施方面已经花费了约930亿美元。

报告建议应禁止高风险野生动物物种的国际贸易,同时加大对非法贸易的执法力度,并在疾病热点地区开展社区教育,帮助其了解相关风险。

新西兰梅西大学( Massey University)传染病生态学教授大卫·海曼(David Hayman)也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全球性大流行病出现的热点区域往往是生物多样性高、人口增长率高、有时候牲畜数量也很多的地方。

他表示已经开发了用于识别目前热点、并预测未来热点区域的新工具。“这个工具可能有望降低热点地区的风险,因为通过它我们可以了解人类在某些区域的哪些活动导致一些区域的风险提高,”他说。

保护国际(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高级气候变化生物科学家李·汉娜(Lee Hannah)称,热带地区有10%左右都是新出现的疾病热点地区,一半以上的病毒外溢风险都来自这些地区。

各国政府一旦在昆明生物多样性大会上就保护至少30%的陆地的拟议目标达成一致,就需要用科学的方法决定在哪里和如何恢复和保护自然,以预防大流行病的发生。例如,修复森林的时候,在现有区域周围建立缓冲区有助于降低风险,但其他恢复方法将增加人类和野生动物的接触,进而提高风险,他说。

降低森林砍伐率、停止野生动物贸易和养殖也是必要的,他说。“我们需要明白现在讨论的不是渐进式变革,或者是加大改革力度,而是重大变革,并且投资水平也是前所未有的,”他说。

“这是一个年投入100到200亿美元的解决方案,但回报是拯救数百万人的生命,避免数万亿美元的花费,”他说。

对后新冠疫情经济刺激方案的分析表明,全球在改善生物多样性和保护生态系统的措施方面已经花费了约930亿美元。但相比可能会对自然产生负面影响的1950多亿美元的量化刺激措施,这一数字还是远远不够的。

生物多样性融资(F4B)倡议和智库机构“生动经济学”(Vivid Economics)的评估结论是,接受分析的23个主要经济体的刺激方案中,仅5个能给气候和自然带来有益的净影响。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