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

苏门答腊:穿越老虎家园的运煤公路

矿业公司计划通过修建一条新公路来解决运输瓶颈问题,但这条道路会带来生态威胁和非法采伐的风险。
  • en
  • 中文
Marga Bara Jaya公司新建的运煤公路,摄于2020年6月19日。图片来源:时代传媒/ 额尔万·赫尔玛万
Marga Bara Jaya公司新建的运煤公路,摄于2020年6月19日。图片来源:时代传媒/ 额尔万·赫尔玛万

苏托约(Sutoyo)是苏门答腊哈拉潘森林(Harapan)的一名护林员,他指着一株蓝灰莲桂上的抓痕,黑色的树皮被一只马来熊抓开,露出下面鲜红的木材。这种胸前有亮黄色斑块的黑熊是数百种因为印度尼西亚的矿业公司计划在占碑省和南苏门答腊省修建一条穿越森林的高速公路而面临威胁的易危物种之一。

受到修路威胁的其他物种包括大象和苏门答腊虎,这两种动物都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极度濒危物种。据信,仅有大约400只苏门答腊虎在岛上的一个小范围内野外生存。

苏托约为印尼恢复生态系统公司(PT Restorasi Ekosistem Indonesia)工作。该公司正在调查受规划新建公路直接威胁地区的森林生物多样性。民间组织呼吁在哈拉潘森林生态系统恢复区外修建这条道路。但环境和林业部长西蒂·努尔巴亚(Siti Nurbaya)对这些担忧置之不理。

海外市场

2019年10月,为了修建这条穿过哈拉潘森林的公路,环境和林业部颁发了一份林区使用许可证(印尼称为IPPKH)。许可证由Marga Bara Jaya公司持有,该公司是大亨彼得·松达的飞鹰集团旗下企业。

三家采煤企业(Triaryani公司、Gorby Putra Utama公司和Barasentosa Lestari公司)在南苏门答腊省北部的穆西拉瓦士县(Musi Rawas)拥有采矿特许权,总面积超过3万公顷,煤炭储量约为10亿吨。所产的煤主要出口到中国和印度。

2017年,印尼向中国出口了1.09亿吨煤炭,占中国煤炭进口总量的40.2%,超过任何其他出口国。2018年,这一数字增至1.25亿吨,占印尼煤炭出口的25%。

多个行业将受益

哈拉潘森林是一片98555公顷的原始雨林,毗邻工业人工林、油棕种植园和煤矿开采特许区域。这条88公里长的高速公路建成后,持有煤炭和油棕特许权的企业就能更快地将其商品运输到巴永伦西亚(Bayung Lencir)河沿岸的一个港口。

目前,基础设施落后制约了三家矿业公司的产量。现有的道路很窄,而且坑洼不平。“平均来说,从矿区运煤到港口需要3天时间,”Triaryani公司的对外事务主管易卜拉欣(Ibrahim)说。“由于道路通行能力不足,我们一天只能运输1000吨左右的煤炭……事实上,我们能生产更多。”。

Triaryani公司在南苏门答腊省的煤矿,摄于2020年6月18日。图片来源:时代传媒/ 额尔万·赫尔玛万

南苏门答腊环保组织“我们的森林研究所”(Hutan Kita Institute)研究与活动主管阿迪欧亚夫里(Adiosyafri)说,这个生态系统恢复区是林业部于2004年设立并通过公私伙伴关系管理的,在这里铺设一条采矿道路将破坏生物多样性,且“受益的只有北穆西拉瓦士的矿业和油棕公司”。

道路建设企业Marga Bara Jaya公司选择了最短的路线,这意味着新公路将有26公里要穿过哈拉潘森林。根据该公司的环境影响评估报告,新公路宽40米,两侧各有8米的排水沟。

报告承认,这条公路将穿过苏门答腊虎和大象的栖息地及穿行区域。

生物多样性丰富

恢复生态系统公司的调查发现,哈拉潘森林至少生活着620种动物,其面积是印尼首都雅加达的1.5倍。

其中,森林变成种植园和矿区导致的栖息地退化致使102个动物物种濒临灭绝。马来熊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列为易危,该名录指出,“在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最有益的保护措施是保护剩余的森林,防止其转为其他土地用途”。哈拉潘森林也是74种爬行动物和两栖动物的家园,包括濒危的刺山龟和世界上最稀有的鹳类。苏门答腊森林特有的黄脸鹳与306种其他鸟类共享这片森林。这种鹳有着粉红色的喙,并出现在2009年的苏门答腊森林系列邮票上。这里也有丰富多彩的花卉。森林里至少生长着1130种植物。有些是极度濒危物种,包括南洋夹竹桃和坤甸铁樟木。

黄脸鹳。图片来源:Hemis / Alamy

可持续森林产品

包括Anak Dalam Batin Sembilan部落在内的土著社区也依赖森林获得非木材产品,如藤条、 达玛树脂(用于熏香、浴盐和艺术清漆)、南洋夹竹桃乳液和蜂蜜。

Batin Sembilan社区的酋长朱普里(Jupri)说,他的人民习惯于在森林里种植植物和水稻来满足其日常需要。他们还用森林植物来治疗疾病。“去医院是不可能的,因为太远了,”他说。从他们的林中住地到最近的村庄有一个半小时的路程。

一辆运煤卡车穿过哈拉潘森林,摄于2020年6月17日。图片来源:时代传媒/ 额尔万·赫尔玛万

哈拉潘森林是南苏门答腊省的莫兰蒂河(Meranti)和巴丹-卡帕斯河(Batang Kapas)的水源地,也是占碑省的拉兰松盖河(Lalan Sungai)的源头。巴丹-卡帕斯河和莫兰蒂河又汇成穆西河(Musi River),流经南苏门答腊省首府巨港(Palembang)后,汇入马六甲海峡。

森林里还有10个集水的小湖泊。恢复生态系统公司的公关经理霍斯皮塔·斯曼朱塔克(Hospita Simanjuntak)说,为采矿道路清理森林将破坏其作为水源、生物多样性栖息地的功能,而且也破坏了土著居民的生计来源。

采矿之路

Marga Bara Jaya公司运营经理阿迪·瓦尤迪(Adi Wahyudi)驳斥了对环境和生物多样性的担忧。阿迪表示,该公司将遵循环境和林业部批准的环境影响评估程序,并强调公司将与恢复生态系统公司协调,保护野生动物。

对于采煤企业来说,这条公路为大规模增产和扩大出口提供了机会。 Triaryani公司的对外事务主管易卜拉欣(Ibrahim)说,狭窄的道路限制了业务。该公司2143公顷特许权区域蕴含着至少4.06亿吨煤炭,但迄今为止只开采了20公顷。

易卜拉欣说:“与其他公司相比,我们拥有的煤炭储量是最多的。”。

然而,目前的道路每天只能通行400辆卡车,而且有很多深坑,一下雨就变得泥泞不堪。

随着现有的泥泞道路升级为全新的公路,森林非法活动的风险也会增加。除了破坏哈拉潘森林动物的栖息地外,恢复生态系统公司担心这条路还会加剧农民和Batin Sembilan社区之间的冲突。

霍斯皮塔说,清林铺路也给非法伐木者进入森林提供了便利。即使是现在的路况,人们仍然会进入林区,非法种植油棕、砍伐树木,从而引发冲突。他说:“如果这条路修好了,这些人会很容易进来干些破坏森林的事情。”。

英文原文首发于印度尼西亚《 时代杂志》。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