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昆明COP15生物多样性大会 - 中外对话
自然

解读:昆明COP15生物多样性大会

昆明生物多样性大会COP15从哪里来,往哪里去?迈克·沙纳汉撰文解读。
  • en
  • 中文
巴西潘塔纳尔湿地的美洲豹。图片来源:Alamy
巴西潘塔纳尔湿地的美洲豹。图片来源:Alamy

从微观的基因到宏观的生态系统,生物多样性议题包罗万象。如果全球的生物多样性受到威胁,那么人类的生存和延续也岌岌可危。正如这篇文章所指出的,在中国举行的一场重要会议将有助于遏制生物多样性丧失,进而对我们人类的集体命运产生重大影响。

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何时召开?

昆明将主办的这届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大会原定于2020年10月15日至28日召开,但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会议日期和安排都将面临调整。此次大会又称“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COP15)。

什么是《生物多样性公约》?

《生物多样性公约》是1992年在巴西地球高峰会议上达成的。《公约》有三个目标:保护生物多样性、可持续利用其组成部分以及公平合理分享利用遗传资源而产生的惠益。现在,195个国家和欧盟已经加入了这一协定,而美国却仍未批准这一《公约》。

COP15的预期成果是什么?

一个拯救地球生命的新计划。COP15将通过“2020年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制定各国及全球在未来十年甚至更远时间范围内的工作蓝图,帮助人类社会步入正轨,以便在2050年之前实现《生物多样性公约》中“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总体愿景。

这个“后2020框架”的进展如何?

一个由加拿大和乌干达共同领导的工作组制定了该框架第一版“零案文”,设定了2050年之前需要实现的5个长期目标、若干中期目标、以及到2030年要实现的20个目标。接下来的几个月,该草案将通过工作组的两次会议和《公约》其他程序进行完善,目标是拿出一份在十月的会议上能够得到所有缔约国认可的文件。最大的问题是,在大会召开前的这段时间里,各国会在草案的基础上提高目标,还是会降低标准?

生物多样性为何重要?

如今,气候变化已经引起了公众关注,成为政治和企业议程的一部分,可生物多样性得到的关注却远远不及气候变化。然而,这种情况正在改变,人们逐渐认识到我们的命运与大自然的命运息息相关。2019年,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IPBES)发出明确警告,称目前自然资源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遭到破坏,给人类的福祉造成了严重影响,并导致上百万物种濒临灭绝。

《生物多样性公约》是否需要设立顶层目标(像《巴黎协定》设定的1.5摄氏度温控目标)?

关于是否要制定顶层目标(例如要采取的行动或到2030年要达到的生物多样性状态),《公约》各缔约国之间的分歧相当大。有些国家认为这样做会有所帮助,而有些国家认为这会分散各国落实新的“2020年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的注意力,而且不可能用一套指标来囊括生态系统和物种的方方面面。

将由谁来主持讨论?

在COP15召开之前,《生物多样性公约》进程相关工作仍由埃及负责,埃及曾在2018年主办了COP14。本次昆明大会召开时,应该是由中国生态环境部部长负责主持大会讨论。有人担心,本次大会可能更愿意推动对话朝着达成协议的方向发展,而不是冒着失败的风险促成更高的目标。英国皇家鸟类保护协会高级国际政策官乔治娜•钱德勒表示:“各方可能会达成一个不好不坏的协议,然后还把它当作一场胜利,这种风险的确存在。”

哪些国家也会在对话中发挥重要作用?

哥斯达黎加正努力推动会议取得有效成果,并成立了“雄心联盟”。塞舌尔、阿联酋、摩洛哥、加蓬和莫桑比克都加入了这一联盟。而欧盟、挪威和加拿大也展示出了决心。非洲国家通常也是重要的参与方,尤其是在确保公平分享遗传资源商业化所产生的惠益方面。展望未来,土耳其将主办下一届缔约方大会,他会希望承袭一个具有积极势头的进程。与此同时,也会有一些国家试图打压这种势头。例如,有人担心阿根廷和巴西会抵制与森林有关的目标,因为这会限制他们的农业发展。

我们将会遇见哪些阻碍?

一次缔约方会议可能会达成几十项决议。有些是没有争议的,有些则可能备受争议,例如如何分享生物资源的惠益。另外一个相关问题涉及国家或企业如何在无需实际获取遗传资源的情况下从遗传序列的数字信息中获利。这意味着使用数字序列信息的人们可以避开《生物多样性公约》中有关惠益共享的规定。有些认为这超出了《名古屋议定书》的范畴,但另一些人则认为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可能会使该议定书失去效用。COP15的另一个大议题将是确定“2020年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中的最终目标和指标,以及制定多高的目标。除此之外,同样关键的还有“动员资源”,即动员各国为落实新框架提供资金支持。 COP15的总体结果将取决于各方如何权衡各个领域的得失。

这个过程是否似曾相识?

可悲的是,我们确实经历过同样的过程。2002年,《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国承诺“确保到2010年大幅度降低生物多样性丧失的速度”。 但是,他们失败了。 因此2010年,他们在日本爱知县召开会议并商定了一项新计划,其中包括20个“爱知目标”。 但是所有迹象表明,这些目标都无法在2020年截止日期之前完全实现。 每失败一次,任务就会更加艰巨。

这次有什么不同?

相比之前,“2020年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的目标草案更加“务实”,提出的目标不仅明确,有时限性(如物种、栖息地和惠益共享等领域的目标),而且都以针对生物多样性丧失的根源而采取的行动(目标)为基础。 但是,现在就说这个2020年后的框架会有多好还为时尚早,因为未来几个月它还要经历大修。

COP15如何运作?

COP15 由3个国际协议的缔约方会议组成。这三个国际协议分别是《生物多样性公约》及其两个附属议定书,也就是《卡塔赫纳生物安全议定书》(共有172个缔约方)和关于生物资源获取和惠益分享的《名古屋议定书》(共有123个缔约方)。 由于COP15并非峰会,因此各国元首不太可能出席。 不过,最初的“高层”会议可能会有环境部长参与。 会议的其余部分将主要是谈判,以便各方在会议结束之前可以达成一致决议。 民间组织、土著人团体、科学家、工商界和其他人士也将作为观察员通过周边活动参与本次大会。

COP15是否会影响联合国气候变化谈判?

是的。 尽管因为新冠疫情COP15将延后举行,但理论上仍会在英国主办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COP26之前召开。在COP26上,预计各国的自主贡献目标会加码,而COP15上达成的宏伟目标以及后续落实都将支持基于自然的气候解决方案发挥其作用。 框架草案的总体目标之一就是自然界能够为实现《巴黎协定》的气候变化目标做出“至少[30%]”的贡献。 方括号的意思是其中的数字有待商定。

会谈对濒危物种意味着什么?

COP15谈判很少提及单个物种,但是却提出了减少物种灭绝并增加种群数量的目标。 因此,昆明会议做出的决定将关系到从穿山甲、美洲虎、到珊瑚礁和智利南美杉树等濒危动植物物种,甚至我们自身的命运。

为什么是昆明?

COP15是中国展现其国内外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的一次机会(通过“生态文明”愿景、“生态红线”制度和 绿色“一带一路”倡议等)。 当中国提出主办COP15时,本来是选择北京作为主办地,但随后还是改在了昆明。 就生物多样性而言,这是有道理的。 昆明是云南省省会,地处中国西南部亚热带地区。其植物品种数量之多堪称各省之最,其中包括2500多种本地独有物种。 这里仅占中国领土总面积的4%,但却生活着中国72.5%的受保护动物物种

昆明COP15之前举办的重要活动

  • 3月17日至20日
    《生物多样性公约》遗传资源数字序列信息特设技术专家组改为网络会议,就2020年后框架中如何解决遗传资源的数字序列信息提出建议。会议原定于在加拿大的蒙特利尔召开。
     
  • 8月17日至22日
    《生物多样性公约》科学、技术和工艺咨询附属机构的会议从5月延期至8月,地点仍在蒙特利尔,重点讨论与COP15和2020年后框架有关的科学和技术事务。
     
  • 8月24日至29日
    在蒙特利尔举行的最后一个《生物多样性公约》实施小组会议,集中讨论2020年后框架内的资源筹措、能力建设和进展监测等问题。
     
  • 9月20日
    联合国大会暂定在纽约召集各国元首和政府首脑举办生物多样性首脑峰会,从政治上为COP15造势。
     
  • 待定
    目前,《生物多样性公约》工作组仍将在哥伦比亚卡利举行最后的会议,制定出2020年后框架协议内容,供各缔约方在COP15上进行审议。
     
  • 待定
    《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COP15)计划将在昆明举行。

本文内容于4月9日根据最新的会议安排进行了更新和修改。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