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

老虎留洋归无计

五只一代华南虎远赴南非,成功恢复野性但归国无地。偌大中国,哪里能有一块适合华南虎野外生存的土地?
  • en
  • 中文

南非共和国中部的自由州省(Free State province),地处南非腹地的心脏地带,其首府布隆方丹是南非的司法首都。在距离布隆方丹大约200公里之外的平坦广袤的草原上,有一个名为老虎谷的自然保护区。

弹指一挥,十年流逝。如今在老虎谷里生活的中国华南虎总数已经达到15只。该保护区工作人员薇薇安·麦肯齐告诉财新记者,其中九只华南虎已具备捕猎能力。

华南虎是中国的独特虎种,被认为已基本在野外灭绝。目前,除南非老虎谷外,仅中国的动物园内有华南虎,但数量大约只有100余只。

按照计划设想,“留洋”的华南虎本应在2008年回国。但受困于国内现实,国家林业局一直无处安放这些在南非接受完野化训练的华南虎。老虎们迟迟不能归国,至今超期五年。

中国虎“留洋”

将华南虎送至南非进行野化的想法来自一位在北京出生长大的中国女人全莉。在观察了野生动物保护和生态旅游在非洲的成功运作后,全莉于1999年构思出“中国虎保护模式”,并于2000年在英国成立拯救中国虎国际基金会,并随后在美国、香港注册。

2002年5月,全莉的丈夫斯图尔特·博锐在南非购置3万公顷土地,作为华南虎野化项目基地。11月,拯救中国虎国际基金会在南非成立中国虎南非信托机构,作为中国虎野化重引入(即重新引入)项目在南非的执行机构,并负责为该项目筹资并提供资金支持。

2003年9月,在动物园出生的华南虎幼崽“国泰”和“希望”抵达南非,成为首批客居南非的华南虎。2004年10月,又有幼崽“虎伍兹”和“麦当娜”从国内飞抵南非加入野化训练。2007年4月,成年虎“327”从中国的苏州动物园选调至南非加入繁育计划。

养虎不易,野驯更难。十年时间,赴南非的一代华南虎已发展至第三代,数量从5只增加到了15只。十年期间,“327”死于争斗,“希望”死于肺炎和心脏衰竭,另有三只二代幼崽在野生状态下未能顺利成活。

2003年至2004年,经国家林业局批准,全国野生动植物研究与发展中心和拯救中国虎国际基金会组织国内外专家,对江西、福建、湖南、重庆等省份提报的七处华南虎野化放归实验区候选地点进行了三次实地考察和评估。

2004年1月,由中国、南非专家撰写的《中国预选址调查和华南虎重引入实验保护区建议》指出,“基于预选区域范围,在猎物储量丰富和旅游设施发展完善的功能保护区内成功实现华南虎放归,被认为是非常可行的。”

2006年3月16日,国家林业局向江西和湖南省林业厅下达《关于做好推进华南虎野化放归工作的通知》,将江西省资溪县北部和湖南省浏阳市株树桥规划为华南虎野化放归区

不过,老虎放归区建设的推动工作要比想象中的困难。选址区域内的超过千人的移民安置问题,需要经由国务院报批;更改原有耕地土地利用模式进行项目建设,则需要经国土资源部批准。该轮选址结果最终未成真。

2010年起,国家林业局又组织专家在国家级自然保护范围内开始选址,以此将可能的移民搬迁、耕地利用等工程量降至最低。

2010年12月17日,国家林业局再发文,更改湖北宜昌五峰后河、江西资溪马头山、湖南常德石门壶瓶山三处自然保护区为华南虎放归自然试验区,并提出可将福建梅花山华南虎繁育基地扩建为华南虎野化训练及种群复壮基地。

遗憾的是,又是三年过去,时至今日,这三处华南虎放归自然试验区仍未获得国家发改委的正式批复和立项。漫长批复周期的原因无从知晓,但可确认的是,即便国家发改委批复立项,完成后续保护区建设工作,保守也需要三至五年时间。

抛开上述选址、搬迁难题,仅是建立栖息地本身,其实也花费不小。中国虎南非信托机构下属投资公司国际保护财经(CFI)的金融顾问Brad Nilson透露,初步预算,在中国建立一个放归保护区的预算大概是1.8亿元人民币。

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野生动植物研究与发展中心主任陆军于2013年11月下旬接受了财新记者的采访。陆军是中国虎办事处中方代表,他的解释很坦诚:老虎回国,需要栖息地,华南虎历史栖息地大多已经变成了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如何恢复适合华南虎生存的栖息地,不是用嘴一说就能实现的,复杂程度已经超出以往的想象,所以项目进展比预期的要缓慢”。

陆军还表示,2014年春节前后,福建省龙岩市的梅花山华南虎繁育基地参照南非老虎谷进行的华南虎野化训练及种群复壮基地改造建设工程将基本完工。“这里已具备老虎回归的基本条件,从南非回归的华南虎,将在梅花山进行适应训练。”

救虎争议

在华南虎开启南非之旅的十年期间,在中国,国家林业部门除了在寻找栖息地方面一再碰壁外,还处于各方对华南虎海外野驯项目的争议漩涡当中。

争议从项目动议之时就开始了。2003年春,在华南虎动身前往非洲之前,国际组织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猫科动物专家工作组就表示,在拯救中国虎基金会将华南虎运至南非进行野化的问题上,工作组持保留意见。

工作组指出,现有经验表明,重引入项目存在失败风险,对栖息地和猎物的熟悉程度是种群恢复的重要因素。同时,华南虎的猎物基础并不充足,尤其是鹿和野猪在中国野外的储量并不充足。此外,现有圈养华南虎种群近亲繁殖程度极高,恢复可持续、多样性的野外种群希望有限等。

陆军坦陈,拯救华南虎项目本身“已经远远超出拯救物种的范畴,也不是仅靠科学技术就能够实现这么简单。”

世界自然基金会物种项目主任范志勇质疑,在华南虎历史分布地区,一只虎的栖息地范围达到50平方公里,现在在人口密度相对较高的中国南方地区,仅栖息地一项就难以满足。非洲那么高的猎物密度,中国也不具备如此客观条件。多位受访者指出,退一步讲,即便国家林业部门最终给华南虎找到了大面积的栖息地,但这栖息地又是否能给老虎们提供充足的食物呢?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副研究员解焱指出,华南虎是全世界九个虎亚种的一个亚种,保护它的意义在于保护这九个亚种之一的基因。“但是现在发展起来的华南虎个体,拿去测的话,不是真正代表华南虎亚种的基因,更多是混杂了印支虎的基因,所以现在繁殖的这些个体,对于保护华南虎特有的遗传性,从保护基因的角度有多大的意义,又打了一个问号?”

事实上,上述IUCN猫科动物专家工作组也认为,虽然必须承认华南虎所处的紧急状态,但中国应优先考虑对国内现有四种虎亚种制定总体保护策略。

解焱指出,东北虎还没有野外灭绝。在中俄边境,东北虎还有着较大的种群数量,建立自然保护区,加大投入保护还来得及。

本文得到南非Oxpeckers环境调查记者中心和南非金山大学中非报道项目支持,特此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