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部湾的海水珍珠 - 中外对话
自然

北部湾的海水珍珠

  • en
  • 中文

  Pearls in the Gulf of Tonkin 

这是中国北海市附近的珍珠养殖平台,在这里,珠核被植入珍珠贝。为了降低死亡率,这些平台距离渔网沉入的地方都很近。图片由萨利姆•H•阿里拍摄。

 
嘉宾作者:萨利姆•阿里,来自佛蒙特大学(美国)。
 
 
几千年来,宝石在中国文化中一直占据重要地位。在民间,虽然玉石翡翠向来占据最高地位,被称为“天堂美石”,但在中国辉煌的专制历史中,珍珠也占有一席重要之地。在中国的民间传说中,珍珠被认为是“龙的泪珠”,用这一比喻来形容北部湾海洋珍珠养殖业的故事也正合适。
 
广西壮族自治区北部因奇异的喀斯特地貌而闻名世界,此处标志性的陡峭起伏的山峦常常成为中国画的背景。而该省南部地区也出产许多珍宝,留心的游客就能捡到。这一地区是以构成该省40%人口的壮族来命名的(广西是中国五个自治区之一,其余四个分别是西藏、新疆、宁夏和内蒙古)。
 
沿海城市北海市是中国历史上重要的珍珠业中心,也是一个主要的“海上丝绸之路”贸易中心。与其相邻的内陆城市合浦县历来被视为古代中国的珍珠贸易中心,但因为北海的沿海位置优势,该地区商业和旅游业的已大量向北海市转移。北海市的老城区有许多破败的殖民时期建筑,遗留自19世纪贸易全盛期,当时这座城甚至还被吹嘘为美国领事馆。
 
今天,这座拥有超过一百万人口的城市和中国其他许多城市一样,渴望着发展,房地产市场十分繁荣,吸引工业投资的动力也异常充足。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该市计划在与广东省交界的地方建造一座炼油厂。北海市政府强调这座新的炼油厂将会达到更高的环保标准,不会对保留下来的珍珠养殖场产生威胁——这里的珍珠养殖场是由广西东园珍珠产业有限公司经营的。该公司经营模式十分多样,从给养到珍珠养殖到珠宝制造,中国的珍珠商表现出了非凡的适应性。
 
另一家公司,北海源龙珍珠有限公司,已经在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投建了珍珠养殖场,那里的水质相对来说更加干净,更适合珍珠贝的养殖。该公司的产品基地也实现了多样化生产,涵盖了贝类到宝石珍珠,从而加强其经济模式的弹性。由珍珠粉制成的化妆品仍然是市场上最受欢迎的副产品,但现在,由于不能在水质较差的水域随时收获宝石珍珠,这些公司也在加强对牡蛎肉和牡蛎壳的有效利用。珍珠贝虽然并不能算作美味,但它们还是可以食用的,因此饭店也提供牡蛎肉作为食物。北海珍源海洋生物有限公司还利用牡蛎干生产烹饪产品,或是提炼用于天然产品保健的有机酸分馏物(胆汁酸的衍生物,例如牛磺胆酸等)。
 
尽管在上海和其周边省份,中国的淡水珍珠业已经繁荣多年(占全球珍珠市场90%的份额),但海水珍珠养殖业却急剧衰退。得益于珍珠中心的名声,北海仍然吸引着大量来自国内和邻国越南的游客,但由于环境污染导致贝类大量死亡,该区域许多珍珠养殖场也已经关闭,珍珠商不得不转而销售进口珍珠。
 
当前中国正面临着挖掘旅游业潜力和可持续发展的迫切需求,因此海洋珍珠养殖业应当得到更广泛的关注。海洋珍珠养殖业能为旅游业和其他服务行业带来巨大的乘数效应,同时也会为环境保护创造内在的经济刺激。工业企业的选址应考虑到沿海地区现有的生计情况,因为与珍珠养殖场相比,工业企业的选址更具有灵活性,珍珠养殖场的选址对水温、盐度、深度以及化学成分都非常敏感。
 
从北海海滩越过地平线望去,人们只能希望珍珠可以为中国政府提供一个教训,当局应减缓传统工业化的进程,对可持续发展企业的竞争投以更多的关注。
 
本篇评论最早发表于《国家地理》杂志,征得作者同意后在此再度发表。作者萨利姆•阿里于今年六月实地访问了广西,这是他针对珍珠养殖业可持续性的更广泛研究项目的一部分,该项目得到了蒂芙尼基金会的支持。特别感谢广西社会科学院促成了我此次的访问之行(尤其感谢黄小青和陈洪生提供的帮助),感谢北海市政府,特别是北海市外事办、渔业站(尤其是畜牧和水产局的邹建伟)和文中所提到的几家珍珠公司,感谢他们对我此次访问之行的合作。
 
 
翻译:瞿玉洁  校对:孙才真  张迎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