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来卖海豹制品,中国怎么办? - 中外对话
自然

加拿大来卖海豹制品,中国怎么办?

海豹产品在世界30多个国家被禁,加拿大企业转而将贸易重点瞄准中国市场。但中国民间强烈的反对声音告诉他,中国人并非他们所想的“什么都吃”。孟斯报道。
  • en
  • 中文

3月29日,加拿大政府终于就颇具争议的海豹贸易,首次回复了中国民间动物保护组织长达数月的呼声。在信中,加拿大驻华大使马大维说:“如果中国消费者喜欢海豹制品,对两国人民都是一件好事。”

首都爱护动物协会会长秦肖娜对“中外对话”说:“他们的说辞没有任何改变,对民间组织揭露的杀戮海豹的事实也没有任何回应。”目前已有包括欧盟国家、美国、克罗地亚、墨西哥等30个国家实施了对海豹产品贸易的禁令。许多中国民间动物保护组织也呼吁中国政府抵制该贸易。

与此同时,加拿大政府正在对中国采取一步步的“公关”行动。

 “我们知道中国是一个潜力巨大的市场。” 加拿大渔业与海洋部部长盖尔·谢伊在去年1月访华期间说。而一年后再次访华后,她给本国海豹业带回的消息更“振奋人心”:加拿大和中国之间已达成一项新的市场准入安排,从2011年1月13日开始将允许所有加拿大海豹产品出口到中国,包括人类消费的肉和油。

但随后秦肖娜向“中外对话“解释,她与中国政府有关部门沟通证实,中国目前并未签订任何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准入许可,仅有一份意向性文书。中国有关部门已就此事照会加拿大有关部门。她说:“加拿大政府发布这一失实消息是不合适的,对两国关系没好处。”

然而加拿大诸多媒体仍将此消息视为确定的合作。诸如《中国批准进口加拿大海豹制品》,《加拿大将签订协议向中国销售海豹肉和油的标题屡见于该国主流媒体。《环球邮报》引述随部长访华的海豹产品企业DPA Industries主席Wayne MacKinnon的话:“中国人什么都吃。而且他们不能理解,一种和另一种动物之间有什么不同。” 还有报道认为中国人不在乎动物福利,且没有相关法律禁令。

在3月28日中国国际商会主办的“拒绝海豹产品贸易座谈会”上,美国国际人道对待动物协会(HIS)中国政策顾问李坚强博士评价这些报道是“偏见和谬误的堆积”。他认为加拿大政府急于向本国宣布这一“利好消息”,是为了赢得利益相关的选民。“其实盖尔·谢伊是在欺骗加拿大海豹业者。联邦政府拿着一文不值的协议告诉业者,我们给你开了门,你们要自己走路。以后路走不通是你们自己的问题了。”他认为这是政府的一计损招。

回应加拿大政府“公关”行动的,还有中国民间动物保护组织的抗议声。

3月15日是国际海豹保护日,由中国动物保护记者沙龙、达尔问自然求知社、首都爱护动物协会等5家组织主办的歌曲《小海豹Baby》首演会,为为期一年的全国性反对加拿大海豹制品的宣传活动拉开了序幕。与此同时,在中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张抗抗提交了其《关于禁止进口加拿大海豹制品的提案》。

国际人道对待动物协会加拿大分会执行主任丽贝卡·阿尔德沃思(Rebecca Aldworth)在去年11月一场专为中国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在过去的12年里,我每年都在观察加拿大海豹屠杀。其间,我见证了难以言状的残酷,包括受伤的动物被自己的血液呛死,活着的海豹被棒杀之后在冰面上拖行,在海豹还有意识的状态下对其进行切割处理。”

加拿大法律允许捕杀出生12天后的海豹,97%的被猎杀海豹年龄不满三岁。丽贝卡·阿尔德沃思说,大部分加拿大本国人反对海豹业,不买海豹产品。因此加拿大政府寄望于国际市场。但随着大市场欧盟于2009年发出禁令,加拿大政府转而对中国寄予厚望。

谢伊部长在今年访华期间还参加了在京开幕的第37届中国国际裘皮革皮制品交易会,推广海豹皮毛制品。此举引40家动物保护组织联名致公开信抗议。有动物保护人士在会场把别针扎入后背肌肉上,挂出标语:“中国人民不欢迎加拿大海豹产品

2月中国春节前夕,央视春晚服装设计师郭培收到来自49家中国民间组织和美国国际人道对待动物协会的感谢信,表彰其高调放弃使用海豹皮为主持人董卿设计演出服的计划。 “春晚的广告效应极有可能将其捧成热卖产品。”有中国观众推测。

此前加拿大大使馆曾发出《关于“海豹”对设计师郭培的回应》,感谢郭培“对加拿大海豹产品业的支持”,令动物保护组织怀疑此海豹皮系加拿大政府赠予。

秦肖娜认为春晚一事,足以证明中国人并非一些国外媒体报道的“什么都吃且不在乎动物福利”。她说:“我相信大多数中国人知道真相以后,都会拒绝使用海豹制品,加拿大政府低估了中国人的底线。”

3月13日,中国50多家动物保护组织把题为“请勿对华兜售血腥海豹产品”的公开发给加拿大驻华大使马大维。其回应如本文开头所说,令秦肖娜失望。她对“中外对话”说,回信认可本国海豹业的理由有三:加拿大政府有严格监管使捕杀符合人道;海豹数量泛滥威胁生态平衡;捕杀和食用海豹是因纽特人的传统文化和生计来源。

秦肖娜认为大量具有法律效力的视频资料证明加拿大政府并无严格监管,关于海豹数量的争议颇多,但无论如何没理由用血腥残忍的方式杀戮,文化论更站不住脚。她说:“各民族因为历史条件的限制,都有一些野蛮的习俗,比如中国也有裹小脚。但一个民族要向前走,应不断去除糟粕的野蛮的东西,不能打着文化的幌子,为野蛮找借口。”她相信加拿大作为发达国家,不可能没有能力帮助其规模甚小的海豹业转型。

民间组织寄希望于中国政府进行反击,但这一想法遭到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中贸研究部梅新育博士驳斥。在“拒绝海豹产品贸易座谈会”上,梅新育称,目前通行的WTO规则中不存在允许中国发出此种贸易禁令的规定,中国进入WTO曾付出上千万人下岗的巨大代价,如今给加拿大制造此贸易壁垒,将可能被贸易国起诉,从而损害中国在国际贸易中已经获得的平等贸易谈判权。眼下,欧盟正因此禁令遭到加政府起诉。

但国际人道对待动物协会(HIS)中国政策顾问李坚强提出,WTO第22条有规定,如果一个产品违反一个国家的道义原则,可以抵制该贸易。中国动物保护记者沙龙联合发起人张丹对“中外对话”表示:“欧盟、美国等国也是WTO成员国,它们能做到,为什么中国不能做到?”她认为政府更应该顺应民意。

梅新育还认为中加海豹产品贸易量极小,但增此禁令,将给海关检查增添大量人员和设备成本,耗费国家资源。他建议中国民间组织把目标转向推动加拿大政府禁止海豹业,或WTO修改条款。

一年一度的海豹捕猎今春再起,今年加拿大政府将竖琴海豹的配额增至40万头,达历史最高。丽贝卡·阿尔德沃思离开中国奔赴现场前说:“中国的态度很重要,中国消费者或许可以终止眼前下一轮的海豹大屠杀。”
 

孟斯,“中外对话”北京办公室副主编。

图片来自绿色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