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自然心境 - 中外对话
自然

回归自然心境

繁忙的科技时代快乐吗?凯特·亨布尔指出,如果我们离开电脑,多花点儿时间亲近自然,就能改善我们的心境。
  • en
  • 中文

(本文首次刊登在野禽与湿地基金会主办的《Waterlife》杂志上,经允许在此转载。)

近几十年来,我们的词汇日新月异,以至于爷爷奶奶们如今都搞不懂我们在说什么。在1980年代,我们对首字母缩略词感到纳闷儿,语言中充斥着雅皮士丁克族邻避主义。到了1990年代,我们针对字首的做法“恶劣”之极,简直是颠覆性的,把“mobile”从一个形容词(移动的)变成了一个名词(移动电话)。

进入新千年之后,我们埋头电脑,并开始写博客,用谷歌搜索所有有价值的东西。忙忙碌碌的社会,简简单单的缩写,时间不够就用速写词。由于生活节奏的加快,我们的语言也亦步亦趋。而这种顽固的享乐主义把我们带到了哪里?我们也为此创造了一个新的说法。信贷危机能影响我们的一生,然而,先辈们全然不知这意味着什么。天哪,他们大多数人过去甚至无法获得贷款。

但是,一言以蔽之,而且无疑也是一个总结性的新词,它叫做生态心理学。尽管这个词出现尚不到20年,但是有关生态心理学的思想观点古已有之。总之,它的意思是,自然让你感觉良好,如果那似乎是一个相当老套和显而易见的表述,不妨想想我们很多人离自然有多远吧。

在英国,去年有一项调查显示,只有53%的儿童能够正确地识别一片橡树叶,有近三分之一的儿童对喜鹊是什么样子一无所知。另外一项调查要求儿童列出最喜欢的打发时间的方式:在乡下玩儿被排在了垫底的位置。

此外,世界卫生组织预计,到2020年,抑郁症将成为第二大健康杀手,由此你开始感到纳闷,我们与自然接触越来越少和对抗抑郁药依赖越来越大之间,是否存在某种关联。

看来它们是有关联的。世界各地的一些研究表明,在医院病床上能看到窗外绿植的病人,与只能见到更多工业或城市景观的病人相比,往往康复速度更快。其他一些研 究表明,在很多城市环境里,如果人们的生活能更加接近自然,有关暴力的报告减少达50%。还有报告表明,自然对儿童注意力缺陷障碍和成人易怒水平有作用。 有绿色空间的社区与没有绿色空间的社区相比,社会交往高出90%。压力水平下降,犯罪减少,这都是好事儿。

坦率地说,这真的管用。野禽与湿地基金会(WWT)伟大的传奇人物珍妮特·基尔曾经这样写道:“正如你不能睁着眼睛打喷嚏一样,你喂鸟的时候无法不面带微笑。”

同时,仅仅在绿植中走走,就能给我们一定程度的锻炼,这对我们也有好处。

自然的科学益处正得到越来越多的印证,但是同时也存在审美的一面。诗人威廉·华兹华斯在《咏水仙》一诗中写道:“兀自倚憩息,/岑寂,幽然冥想;/蓦地花影闪心扉,/独处方能神往;/衷心喜悦洋溢,/伴水仙、舞不息。”在诗中,他既没有写吸入氧气,也没有提到神经生物系统。

医学证明,自然对我们是有益的,这好极了,而且恰逢其时。然而,我们毕竟是人类,不是机器,要通过人类的判断来帮助我们做出决定。最近一项调查询问, 如果医生认为有效,开出的处方不是药,而是户外锻炼,被调查者是否会感到高兴。如今,户外锻炼比吃一颗药丸子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付出更多的努力,不过有 94%的被调查者的回答是肯定的,他们将很高兴接受那个建议。要把更多的时间花在绿色空间里,搅动我们所有人心扉的莫非不仅是医学需要,而且也是精神需 要?

这不关宗教的事儿,但是和隐藏在我们的集体心理中的自然环境有关。我们本身就是自然生物,只不过从树林和湿地移居到了砖房里,维系着两者之间的联系的是沥青路面,而我们的时光则在闪光的屏幕前打发掉了。难道我们仅仅是渴望曾经直接给予我们祖先生命和生计的世界吗?

生物学家和思想家EO·威尔逊认为,我们的人性有效依赖于我们与自然打交道的方式。他写道:“我们之所以是人类,主要是因为我们与其他生命体交往的特殊方式。它们提供了天生追求的挑战与自由。”他称之为亲生命性,其基本意思是热爱生命。

不妨将之与另外一位男士的著作对比一下。当他坐在窗边往外看的时候,他看见妻子在帮女儿把毛虫放在新鲜的杨树枝上,儿子则在画一棵树。他在自然中思考着他的 人生,并写道“我 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深信,我是我所知道的最幸运的人。我之所以这样说,既不是装腔作势,亦非沾沾自喜,而是因为我能够想到,没有比身在福中不知福更可悲 的事情了。也许我是一只把头埋在沙子里的鸵鸟。也许命运或我自己及其他人的愚蠢,会给我带来种种灾难,但是他们无法带走这些激动而幸福的时光。不认识到这 种福分,将是不可原谅的。”

这就是野禽与湿地基金会创始人、其他生命体真正为其提供那种挑战与自由的彼得·斯科特爵士。他在1960年写下了上面这段文字,而且是其自传《风之眼》的结束语。当你的人生和斯科特一样,和野生动植物保持充分的联系,并在幸福中度过,那么你就会真正懂得自然所能提供给你的东西。

有很多人追随着他在野禽与湿地基金会的脚印,继续他的事业,访问自然护区,参与志愿者服务,并找到户外生活给予他们无限幸福的途径。那些保护区、那项事业以及那份幸福感,在等待着我们所有人。

生态心理学和亲生命性是好词,但是不要只是用谷歌来搜索它们。让我们一起在现实世界中找寻它们的含义吧。

凯特·亨布尔野禽与湿地基金会副主席。

(本文首次刊登在野禽与湿地基金会主办的《Waterlife》杂志上,经允许在此转载。)

你感到和自然亲近吗?如今是不是有太多的人远离绿色空间?你会争取多少时间,仅仅是在树林中或小山上走走,或者是露营、钓鱼?这种体验能否会改变你的精神面貌?

请在论坛中分享你的想法与体会。

首页图片由 trick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