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伦比亚模式是解决棕榈油可持续问题的灵药吗? - 中外对话
粮农

哥伦比亚模式是解决棕榈油可持续问题的灵药吗?

研究表明,利用废弃的牧场种植油棕可以抵消油棕种植的碳足迹,但这一模式可能难以广泛复制。
  • en
  • 中文
哥伦比亚的棕榈种植农民。图片来源:Thomas Guillaume
哥伦比亚的棕榈种植农民。图片来源:Thomas Guillaume

国际市场上是否会大量出现新的可持续棕榈油?答案既是肯定的也是否定的。一项新研究认为,在牧场上种植这种争议作物是出路所在。

许多油棕种植园原来都是茂密的热带森林。砍伐森林会释放树木和土壤中储存的碳,所以不利于控制气候变化。不仅如此,它还给猩猩和其他森林物种造成威胁。因此,棕榈油这种既能用于食品加工,又能用作燃料的产品在环境方面名声不佳。

但在哥伦比亚并非如此。这个南美国家从20世纪40年代就开始在原本用来养牛的草地上种植油棕。也许毫不意外的是,这种做法减少了棕榈油的碳足迹。

 

“这些地原本就是农业用地,所以并没有直接导致森林砍伐,” 这项研究的负责人,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的生态学家胡安·卡洛斯·奎扎达说道,“这让哥伦比亚的油棕产业有机会从涉嫌破坏森林的同行中脱颖而出。把所有的油棕混为一谈是不公平的。”

奎扎达的团队研究了洛斯拉诺斯6块已有数十年油棕种植历史的土地。“拉诺斯”在西班牙语中的意思是“平原”,这片广阔的热带草原一直延伸到邻国委内瑞拉。他们挖了50厘米深来分析土壤的历史碳含量。油棕的寿命一般为25-30年,然后农民会用新树代替老树。研究人员发现,第一批树木已经从土壤中剥离了大量的碳(约40%)。但随着老树的树干、枝干、树叶和树根的腐烂,这些碳又重新回到土壤中。

与此同时,棕榈树的生物量更大,其固定的碳是牧场的五倍。所有这些因素意味着,从长期来看,生态系统中储存的碳与油棕种植园引入之前几乎相同。

十大棕榈油生产国(2019年预测)
单位:吨


数据来源:USDA 与 Index Mundi

这项发表在《科学进展》杂志上的研究认为:“将牧场变为油棕种植园可能是一个机会,不仅可以保护甚至增加热带地区的碳封存,而且还能减小用林地种植油棕产生的巨大碳足迹。”​

奎扎达说,这是第一次研究油棕在两个种植周期(大约50年)内的影响。他补充说,报告证实,哥伦比亚棕榈油对环境的破坏远小于东南亚种植园的棕榈油。在印度尼西亚的苏门答腊岛,砍掉热带雨林种植油棕,每公顷要释放174吨碳。

瑞士联邦理工学院的另一位研究人员亚历山大·巴特勒也参与了这个项目,他认为哥伦比亚的策略可以在其他地方复制。他说,主要的棕榈油生产国都有大片可以改造的废弃牧场。

但英国利兹大学油棕专家罗里·帕德菲尔德说,情况并没有那么简单,“还要考虑棕榈油背后的政治经济因素,这个问题不是这样就能解决的。还有一系列其他问题需要考虑。”其中一个问题就是土地治理。热带地区有大片土地的所有权存在争议。哥伦比亚游击队和政府之间长达数十年的冲突结束后,大型农业综合企业为了建种植园,将农民赶离家园,即使是所谓的“绿色哥伦比亚种植园”,也难逃干系。


图片来源: Juan Carlos Quezada

帕德菲尔德说,世界最大棕榈油生产国印度尼西亚虽有大量退化的农田,但开垦新的土地种植油棕之前可以砍伐和出售木材,指望开发商放弃这个赚钱机会,未免太天真了。他还说,在世界第二大棕榈油生产国马来西亚,可供利用的草场很少。

作为一种全球性大宗商品,棕榈油的贸易和生产是不稳定的,其驱动因素不仅仅是环境问题。印度最近再次开始进口马来西亚棕榈油。此前,马来西亚总理就克什米尔问题发表评论后,印度对该国产品进行了一个月的抵制。针对欧盟逐步淘汰在汽车生物柴油中使用棕榈油的措施,印尼做出回应,计划增加其在本国交通燃料供应中的使用量。与此同时,在禁止从美国进口大豆后,中国最近几个月增加了棕榈油进口。

阅读中外对话棕榈油系列文章:

中印两国成为棕榈油新前沿

中国市场能转向可持续棕榈油吗?

棕榈油十一问

棕榈油怎样才能被认证为“可持续”

抵制无益解决棕榈油造成的环境问题

印度与马来西亚的“棕榈油之战”

新冠疫情冲击棕榈油需求

棕榈油燃料崛起,东南亚雨林何去何从?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