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农业可保障粮食安全 - 中外对话
粮农

生态农业可保障粮食安全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的专家在山东的生态农场实现了吨粮田,蒋高明认为这意味着有机农业能解决中国粮食安全问题。
  • en
  • 中文

最近,中国科学院植物所的专家对位于山东平邑县弘毅生态农场院子里的有机小麦田进行了实际测产,结果令人振奋:每亩实际获得产量961斤。2010年,该实验田有机玉米产量为547.9公斤/亩。这样,试验田周年粮食产量为1028.4公斤,即1.0284吨,实现了吨粮田。

今年中国山东一带普遍大旱,农场外用化肥、农药、除草剂的小麦产量,好点的才打五六百斤,差的只打一麻袋半。有些农民面对地里稀稀拉拉的小麦,有放弃收获的念头。

几年前,笔者建议国家发展生态农业或有机农业,但听到这样的反对意见:“搞生态农业中国会饿死人的”。这样的论调一直被农业专家所渲染,甚至一些院士和领导人也深信不疑。就是在这样的声音淹没之下,生态学家再也不敢提生态农业,生物技术专家才发出了解决中国粮食安全问题“转基因是唯一可取技术”的狂言。

2007年,笔者带领自己的科研团队,从平邑县蒋家庄承包耕地进行科学实验。该土地是村里最差的低产田,当时承包费只有110元/亩,而靠近村庄的好地承包费300元/亩。土层厚度只有薄薄的20多厘米,下面就是岩石(当地老百姓称麻骨石)。由于地力差,30年前公社生产队将这片地辟为打麦场,因为地里打不出多少粮食来。

就是在这样真正的低产田里,科学家们采用生态学的办法,严格不采用化肥、农药、除草剂、添加剂(养殖场里的鸡猪粪被添加剂污染)、农膜、转基因技术。经过5年实验,实现了明显的增产效果。这个生态学奇迹,连周边的老百姓也不敢相信。蒋家庄村党支部书记周京林对来访的山东电视台记者,详细介绍了这片地发生的变化。农民们亲历了科学实验过程,从事有机种植的积极性更高了。

中科院专家采取的主要做法是:将被农民烧掉的秸秆加工成牛饲料,饲养肉牛可获得每头1500-2000元的净效益;产生的大量牛粪一部分用于产生沼气,提供农户能源,大部分牛粪用来堆肥给农田提供优质有机肥;害虫通过“物理加生物”方法防治,即在农田内整个生长季节用诱虫灯捕获害虫,在林下养鸡,将害虫变成鸡的饲料;杂草通过“人工加生物”方法控制,即实行必要的锄草措施,收获的无农药、除草剂的杂草直接作为鹅、淡水鱼、蝗虫等经济动物饲料,通过合理灌溉保证墒情。通过上述一列措施,将地力严重下降和被化肥农药除草剂严重污染的农田,通过生态修复后,在健康的环境下实限了高产。

今后,要让有机农业产生效益,做法其实很简单,即将严格意义上的有机粮食价格加倍,即2元多1斤,农民就会跟着科学家干了,土地的效益将由目前的每亩1千元左右变成3千元左右。

设若中国政府将每斤增加的1元左右直接给农民,则中国粮食安全,完全可在不污染环境、不受制于人的前提下,独立自主地得以保障。中国政府要避免农民弃耕,或播种季节缩短,减少进口转基因粮食的风险,只需要多投入1万亿元人民币(按照中国粮食产量5亿吨计算),只占中国“十二五”污染环境治理费用的三分之一。目前,中国农业面源污染,在严重污染的地区,已高达70%,远远超过了工业排放。有机农业可从源头彻底告别农业面源污染,并大大减少温室气体排放。

农学家为了提高理论产量,不惜一切成本,使用大量化肥、农药、除草剂,小麦产量虽可达到1400斤/亩。但是,这样的产量仅仅在科学家的试验田里而已。由于种地不赚钱,农民对科学家不计一切成本增产的试验效果视而不见。在农民眼里,增收才是硬道理。

生态农业是未来人类生存与发展的必然趋势,有机农业才是促进城乡和谐发展的光明大道。美国人为了保护自身身体健康和生态环境,大力发展有机农业。美国国家认证的有机农场数量,从1992年的3857个,迅速发展到2008 年的12941个。

有机农场尽管前期投入较大,但效益显著,美国有机农场平均效益达 21.7万美元(140万元),而普通农场只有13.5万美元(87.3万元)。2007年,美国销售额100万美元以上的有机农场提供了全美大部分的有机农产品(加州大学的报告显示该数据为73%)。越来越多的美国人选择有机食品,而中国人能够吃得上有机食品的人口比例连万分之一都做不到。可见,未来有机农业市场在中国是非常看好的。

提高粮食产量,如果通过有机肥养地,将低产田改造成中产田,中产田改造成高产田,高产田变成稳产田,仅高产田稳定在吨粮以上水平,则6亿亩高产田就能够生产出6亿吨粮食,超过目前全国5亿吨的粮食产量。中国具备双季播种的地区分布很广,如河南、山东、江苏全境、河北、山西、陕西部分地区,以及长江中下流域各省,都具备必要的热量与降水条件。遗憾的是,政府和科学家目前走的路子,是寄希望于提高单产,搞什么“超级作物”(超级稻、超级麦、超级玉米),而现实情况是,那些具备良好生产条件的高产田播种面积和播种季节均大大缩水,农民因种地吃亏纷纷弃耕。播种面积和季节如不能有效保证的话,培育再好的品种也是无济于事的。

目前,中国政府针对有机农业的研发经费,投入相对于240亿元转基因重大专项而言,几乎为零!农资涨价、大量进口粮食、惠农资金被层层截留、科研与生产严重脱节,更严重挫伤了农民种粮积极性。

生态农业或有机农业是到了该中国政府需要多看一眼的时候了!采取行之有效的办法,提高农民种粮积极性,用地养地,实现“耕者有其利”,则中国粮食供应完全可由中国人自己说了算。

 

蒋高明,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员

首页图片来自弘毅生态农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