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揭开中国吃猫产业黑幕 - 中外对话
粮农

纪录片揭开中国吃猫产业黑幕

广东人寒冬季节每天要吃掉1万只猫,这些猫很多是从外省收购或偷来的。纪录片《三花》揭露了一条触目惊心的吃猫产业链。周一妍评论。
  • en
  • 中文

 在上海江苏饭店边上的一条小胡同里,每天天亮之前,出入此地的电动车就忽然多了起来。他们往往独来独往,电动车后座两边,经常挂着满满当当的编织袋。如果不是上海的救猫者,没人能认出来,好似装满卷心菜的编织袋里,竟是一只只活猫。

中国首部吃猫调查纪录片《三花》的编导兼摄像郭克从猫贩那里得知,上海最大的猫贩名叫张振安,是上海猫贩圈的“元老”,从不轻易出面。每天清晨6 点,猫贩带猫到此胡同,与张的手下交易。这是纪录片《三花》的起点。

7月末,历时7个月调查拍摄的《三花》在北京、上海、广州三城市举办了放映会。郭克说他的目的就是“让更多人知道真相,重在传播,越广越好。”

纪录片拍摄从2009年12月上海救猫志愿者的一次猫车拦截行动开始。一位猫贩告诉郭克,江苏饭店小胡同收过来的猫,首先会被运到浙江嘉兴一处水果批发市场。在那里,上海运过来的猫和苏州、无锡等地的猫一起被搬上大卡车,整车运往广州。

2009 年12月18日,郭克和上海救猫志愿者悄悄跟踪一辆小型运猫卡车,到了嘉兴那处水果批发市场,原本打算跳下车与司机交涉,突然间司机调转头,就往回开。司机的警惕性很高,在发现后面跟踪的可疑车辆后,就加速回撤。运猫车和护猫队展开了一场高速公路追逐战。在高速公路上,护猫队不敢轻易行动,直到经过一个收费站时,护猫队才找到时机拦截车辆。

在运猫车上,郭克看到300多只猫被关在狭小的木制笼子里,挤压得动弹不得。看见光亮的猫发出凄惨的叫声,有些猫的尾巴被夹断了,渗出血迹,有些猫因为挤压过度已经昏厥过去。

上海志愿者刘晓云曾给猫贩5000元人民币,把一车猫买了下来,又给他找了一个工作。结果刘晓云发现,那个猫贩子很快又回去偷猫了。“偷猫的工作多好,几乎没有成本,就是捉些麻雀,我已经不习惯做其他工作了。”猫贩说。

在《三花》纪录片中,一位不愿露面的猫贩说:“解救一车猫有什么用?即便上海的猫全被解救了,还有北京、天津、南京、苏州、无锡?只要吃猫的需求存在,猫贩能找到收购方,就会有人去抓猫。”

吃猫的需求在广州。这些猫到达广州后被做成“红焖猫肉”、“龙虎斗”或“水煮活猫”等菜肴。“在广州猫肉是一道很普遍的菜色,我去了荣记餐馆、嘉华海鲜城都有看到。”郭克说。

据广州《羊城晚报》报道,广东人寒冬季节每天要吃掉1万只猫!这些猫相当一部分是从外省收购来的或偷来的。

郭克今年5 月去广州,他将摄影机装在大包里,装作食客拍摄到了杀猫现场。

在广州市开平区的发记猫肉馆,郭克亲眼目睹了“水煮猫肉”的制作过程。厨师将一只只丝毫没有力气挣扎的小猫扔入铁桶,手拿一根木棍,不断击打猫的头部和躯干。约5 分钟后,厨师停止击打,用木棍挑出已经僵硬的猫,迅速丢到加工区中央的圆柱形脱毛机里。顿时,脱毛机开始高速旋转并发出轰隆隆的响声。不一会儿,“脱毛”完成。一只只血淋淋的猫被端进厨房蒸煮。

“越折磨,味道越好。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保证血液充分被肉质吸收,做出来的猫肉味道好极了。”厨师解释。

在荣记餐厅,郭克拍到一位年轻厨师正熟练地一刀将猫头砍下,接着剖开猫的肚子,取出所有内脏。他正在做“红焖猫肉”,猫头和内脏都是多余的。厨师将猫头和内脏扔在一个铁盆里,镜头里清晰地显示,猫头上的眼睛还在睁着。

“一开始杀小动物,比如小狗、初生的小牛犊,我都不敢看,杀的时候都用白布包着头,后来就习惯了。”厨师一边剁着猫肉一边说。

两位荣记餐厅的猫肉食客面对郭克的摄影机,欣然接受了采访。对于吃猫,他们觉得习以为常。

“我觉得我们的下一代,从小就很喜欢小动物,我会劝他们不要吃猫肉。但是毕竟两代人受的教育不同,我就觉得吃猫肉没什么。”一位戴着黑框眼镜、满面书生气的中年男士对着镜头说。

“猫肉煲汤,很是鲜美。在其他地方,你吃不到猫。所以有朋友来广州,请他吃猫,很有面子,他也记住了你这个朋友。”另一位更为粗犷一些的男子边喝酒边兴奋地介绍。

“你们不担心猫带有传染病,就像果子狸一样?”郭克问。

“没有想过,我们要的就是鲜美,其他不管那么多了。”粗犷男子回答。

在7月《三花》的放映会以及专题讨论会上,朱茜提出了一个新观点:将“生命”降格为“产品”,从食品安全的角度出发,推进中国人“禁吃猫肉”。

苏州人朱茜有十年救助流浪猫的经验,家里养着40多只流浪猫。同时,她曾三次向中国农业部举报猫贩伪造卫生许可证。

在农业部畜牧局给予的答复中,朱茜得知,中国至今没有对猫、狗肉出台检疫标准。“没有标准,就意味着不可能完成检疫,猫贩出具的肉猫检疫证更是无稽之谈。”她说,苏州、上海两地的小动物保护协会将以此为证,展开一场涉及上海、苏州、无锡三地的举报行动。届时,即便没有《动物保护法》,仍然能从“伪造国家公文罪”的角度追究责任人,并依照情结轻重,判处3 至10年有期徒刑。

中国至今没有一部《动物保护法》。去年9 月,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专家常纪文等起草了《动物保护法》(专家意见稿),首次将“禁吃猫狗肉”和“虐待动物将受到刑罚处分”纳入其中,受到极大争议。今年1月,常纪文等专家又推出一部名为《反虐待动物法》的专家意见稿,其中提出“违法食用或销售猫狗肉者最高可被罚款5000元,并被拘留15 天”。这个提法在社会上引发巨大反响。

北京律师、 《中国现行动物保护法律汇编》作者安翔认为,朱茜的思维有些冷冰冰,“但在没有《动物保护法》的前提下,我们只能换一种思路,把‘伴侣动物’降格为‘肉质产品’,才可以前进一步。”

一些动物保护人士对《三花》寄予很高的期待,认为它可能推动“立法者的反思”。郭克说,我们喜欢猫,这是人的一个基本反应,当然也希望能促进立法,流浪动物的问题,归根结底还是人的问题,“你不能因你个人的意志而随便决定小动物的命运。”

 

周一妍 ,《外滩画报》记者。原文刊载于2010年8月19日《外滩画报》,经中外对话编辑。

首页图片来自猫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