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转基因巨头“蚕食”他国农业 - 中外对话
粮农

警惕转基因巨头“蚕食”他国农业

生物技术公司正在全球农业市场内迅速崛起。蒋高明认为,中国如不能坚定地表明立场,则将面临严峻的粮食安全问题。
  • en
  • 中文

最近,绿色和平组织在雀巢公司销售的婴儿米粉中,发现转基因Bt成分。该公司在中国实施与某些国家不一样的“另类标准”,对欧盟、澳大利亚、俄罗斯和巴西等国家承诺不使用转基因原料,却拒绝对中国消费者做出同样的承诺。该事件被媒体曝光后,引发了人们对转基因食品安全问题的又一轮热议

目前,中国有关部门正积极推进转基因作物的研发和应用。对于转基因,不少专家认为该技术“利大于弊”,并将此举誉为继绿色革命以来,保障食品安全的“第二次绿色革命”。对于这样盲目乐观的态度,笔者不敢 苟同。除了对生态系统健康和食品安全造成潜在影响外,笔者还忧虑大面积推广转基因作物,尤其是那些跨国公司控制的转基因作物,将会对中国粮食生产主权乃至粮食安全产生重大影响。如果控制不好,将动摇中国粮食安全的根本。让我们以阿根廷农业为例,来说明这个问题。

1996年以前,阿根廷传统农业还有很大优势,粮食安全基本能够保障,政府无须补贴农业。然而,转基因大豆引入该国后,传统农业几乎毁于一旦。小扁豆、豌豆、绿豆等种植田地几乎全部被转基因大豆“吃掉”。2002年,孟山都转基因大豆占据了阿根廷大豆种植面积的99%。由于实行“拿来主义”,阿根廷忽视自身科技研发,当发现转基因大豆动摇其粮食安全根本后,想不种人家的转基因作物也来不及了了。

其实,转基因作物真正推广起来,并不像专家们想象的那样减少农药或除草剂使用,改善农田生态环境,而是相反。转基因大豆需要“开小灶”,除了照样使用大量农药化肥外,在杂草控制方面,还需使用专用除草剂——“抗农达”。这种除草剂,除了生物公司自己的转基因大豆,会将别国农田里的野生草本植物乃至作物都视同 “杂草”除掉。有反应,孟山都专用农药不仅杀死了阿根廷的庄稼,还伤害了牲畜,造成动植物畸形。长期接触那些农药,人也频繁出现恶心、腹泻、呕吐,造成皮肤伤害。

一家转基因跨国公司造成一个国家的粮食生产主权丧失,这并不是耸人听闻,阿根廷便是明证。但转基因巨头并不会就此止步,而是继续在全球实施其扩张计划。巴西长期不用转基因,但转基因公司买通了官员,在该国大面积种植转基因作物,而后对政府施加压力。巴西的传统农业也岌岌可危。

在成功征服阿根廷、巴西以后,转基因巨头开始全面进军中国农业,因为中国市场存在巨额商业利益。美国农业部计划以孟山都、杜邦等生物公司为“先遣队”,对中国政府攻关,推销其转基因产品。他们吹嘘其“抗农达2号”可提高产量最高达11%,借此诱惑中国官员。2009年第二季度,孟山都销售收入达到40.35亿美元,同比增长8%。而毛利润竟达25.21亿美元,同比增长14%。

大量转基因种子“入侵”中国,造成本土农业重创。中国是美国大豆出口第一市场,据中华油脂网数据,2008年中国从美国进口转基因大豆1543万吨,占进口总量的41%,而本土大豆却因价格因素滞销。去年黑龙江非转基因大豆价格低于种植成本,40%的大豆销售不出去;黑龙江68家大豆加工企业全部停工;哈尔滨超市几乎全部为转基因大豆。

美国从终端控制中国大宗粮食消费后,中国的话语权将变得很小。这样的话,中国引进的转基因种子就是无数“痛苦的种子”。然而转基因巨头的目标并不在“种子” 本身,中国18亿亩基本农田,足够让他们的神经兴奋起来。只要每公斤种子加上几元钱,那么,转基因巨头就可从中国获得数亿美元的利润。而其背后的化学产品,农药、化肥和除草剂,也会列队而来。

这真是新一轮没有硝烟的“鸦片战争”,是“高科技”烟幕掩盖下的鲸吞。据转基因巨头预测,种子和生物科技两块业务,到2012年可从中国带走73 ~75亿美元的“白银”,而留给中国人的是“新鸦片”上瘾后的生态系统健康和食品安全的巨大隐患!

应对这种局面,中国该怎么办?政府已经投资260亿元(约合38亿美元)用于追赶美国转基因巨头公司步伐,但这并非治本的措施。其实,影响粮食安全的关键在 “人”而不在“种”上,“谷贱伤农”、生产成本高、农民弃地进城、田地荒芜,才是影响中国粮食安全的真正原因。当所谓的“抗寒、抗旱、抗虫”转基因作物出 现在市场时,图省事的农民自然愿意多花几元钱购买;但在增效方面,即使像有关专家预测的那样,每公顷转基因水稻净收入提高90美元,每亩也只有6美元。粮食生产的格局不会发生大的变化,白让人家赚走专利费。

民为邦本,农为民本,土为根本。粮食增产的空间在于退化耕地的修复,在于元素有 效循环,在于生态平衡,在于农业生产能够为农民增收,在于农民愿意种地,如果背离了这些客观事实,盲目引进转基因技术,无异于将自身的粮食生产主权拱手交 给别国。中国要接受阿根廷、巴西的教训,时刻警惕来自转基因巨头的新型 “生物入侵”。

蒋高明,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生态学会副秘书长、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理事。他提出的"城市植被"概念和"以自然力恢复中国退化生态系统"等观点得到社会各界广泛认可。

首页图片由 Daw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