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野生动物走下餐桌 - 中外对话
粮农

让野生动物走下餐桌

由于一些珍稀动物面临灭绝,华南的动物保护团体正在努力改变这一地区吃野味的传统。乔纳森•沃茨报道。
  • en
  • 中文

炖乌龟能治癌症,鳄鱼肉缓解哮喘,穿山甲调节月经,毒对中风有效。

这些都是在广东省流传已久的偏方。这里的动物市场生意兴隆,到处都是蛇、蝎子、蝾螈,还有各种各样的鸟类和龟类,其中一些是濒危动物。它们最终的归宿除了餐馆、药房就是变成笼里的宠物。

食用珍稀野生动物在华南很常见,但现在越来越多的学生开始努力做一些让当地人觉得更奇怪的事情:拯救这些动物。

方兴未艾的NGO保护运动在深入那些政府行动效果相对有限的领域,采取的方式是监控市场和餐馆,举报贩卖濒危动物的行为以及努力改变消费者的饮食文化。亚洲龟类复兴计划是几个历史最短的小型团体之一,今年初才成立,目的是把乌龟们从汤煲里拯救出来。

创立者们说,在养育他们的文化和从网络和学校学来的全球动物保护观念之间存在巨大的对立,他们正在努力调和。

但周围的人都认为这纯粹是白费力气。“他们对这个活动不以为然,在他们看来,乌龟这种小动物就是给人吃的,救它们干嘛?”当地的一位学生罗新梅(音)说,“几乎没有一个广州人意识到这里其实是野生动物非法买卖的中心。”

学生们的行动可以说是和传统以及经济增长唱反调。广东是华南最富裕也最有影响力的省份,然而这里对珍稀动植物的嗜好就连中国其他地方的人们也觉得过头了。

这种嗜好的主因在于中国传统医药,很多珍稀动物都被当做药材。人们认为动植物越天然,效果就越好。关于广东人的爱吃野味,中国有一种很生动的说法:四条腿的不吃板凳,天上飞的不吃飞机,水里游的不吃轮船。

2003年,由于喧闹一时的SARS被归因于果子狸和其他野生动物传播的病原体,野味热迅速冷却。然而此后随着收入的增加,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也能够饱餐曾经被当做大款禁脔的那些山珍海味,野味热开始回潮。野生物贸易研究委员会(Traffic)去年进行的一项调查表明,几乎一半的广州居民在之前十二个月中吃过野生动物。

野味热的影响是毁灭性的。国际社会对动物保护的关注往往都集中在苏门答腊虎和大熊猫之类的大型动物身上,然而许多爬行动物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被推向灭绝的边缘,包括三线箱龟罗地岛蛇颈龟马来西亚巨龟。龟类是受威胁最大的物种之一,因为它们繁殖速度很慢,而且龟肉被当成延年益寿的灵药。

亚洲龟类复兴计划采取各种方式来提高对野生动物的保护意识。他们悄悄拍下了屠宰乌龟的场面,并将其发到互联网上。但是,主要工作是监控。团体成员温振宇(音)最近走访了广州的清平市场和花地湾市场,确认了许多受到国际公约保护的龟类品种,包括大头龟猪鼻龟、三线箱龟和缅甸陆龟

尽管中国并不是唯一的野生动物消费国,但却是最大的。这个影响已经波及到整个地区。今年2月,越南当局查获有史以来最大一宗非法猎取的野生动物制品,包括虎骨、熊掌和熊胆,足足有两吨重。同样在2月,老挝也报告说对老虎的偷猎一直在进行。这些野生动物制品的最大市场就是中国,在这里一只老虎的虎骨和虎鞭可以卖到7万美元。

有关部门偶尔会对餐馆和商户进行突击检查。四月份,广州野生动物保护部门查获一批走私的红腹锦鸡日本獾豹猫和其它动物。

《卫报》记者在广州附近的从化温泉发现有两家餐馆公然违法供应穿山甲和其它保护动物。一家餐馆的穿山甲肉每公斤要价1千元(约合150美元)。“你得先付钱,我们就帮你弄一只来,”店员说,“可以做火锅,也可以红烧。”旁边另一家餐馆则非法出售眼镜蛇。“一百元一斤,我们的蛇是野生的,”一位服务生说。

保护主义者们认为只靠警察解决不了问题。“我们必须树立起消费者的意识,这样人们就会从不可持续的消费逐渐找到管理的感觉。”Traffic亚太协调员詹姆斯·康普顿说。

另一个团体——“绿之眼”最近获得一场重要的胜利。广州的一家餐馆把一条护士鲨放在一个狭小的水槽里,让它几乎无法动弹,绿之眼的成员们手拿写有“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中英文双语的旗子,在餐馆门外进行抗议。他们的行动被当地媒体广泛报道,最终争取到鲨鱼被放归自然

绿色之眼的成员郑元英(音)说值得关注的并不是餐馆老板,而是消费者。“我们避免发生冲突,只是努力进行建议,但仍然有一些人认为我们对动物的关注过了头。”

对许多物种来说,保护行动为时已晚。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的报告指出野生淡水龟、蛇类和蛙类的生物多样性发生锐减,尽管包括鳄鱼在内的许多物种成功进行着捕获饲育。

在清平市场,一位贩蛇老手说现在的种类已经没有过去多了,许多动物已经灭绝,当局的检查也更加严格。但他也承认还在偷偷出售一些保护动物。“就算人们知道某种动物是濒危的,但如果别的药物没用的话,他们照样还会吃。”

南沙区一个臭名昭著的市场已经被关闭,但保护者们担心野生动物交易只不过是转到地下而已。

从广州市中心开车一小时,就到了太平。凌晨四点,天还没亮,《卫报》记者发现野生动物贩子们已经避开当局和保护者们的耳目偷偷做着买卖。三长溜棚子构成了一个拥挤肮脏的动物园,到处都是铁丝笼子:又长又高的装的是苍鹭,又扁又平的装的是果子狸鸵鸟的笼子太小了,只能动头却动不了身子。类似的市场在华南随处可见。

保护者们说关键是要转变态度。“我们努力告诉人们:乌龟不只是宠物,也不光是食物,它们也是人类的朋友。”温振宇说。

来源:www.guardian.co.uk



卫报新闻传媒有限公司2009年版权所有

首页图片由 VLK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