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在一次旨在帮助社区获得本地种子和有机农业技术的活动中,一名志愿者正在为农民分配种子。图片:Suleiman Mbatiah/中外对话</p>
粮农

种子银行如何助力肯尼亚粮食安全

根据肯尼亚现行法律,只有公司才能出售种子,但小型农户找到了办法来交换这种重要资源。
  • en
  • 中文

佩尼娜·恩加胡(Peninah Ngahu)小时候,母亲常从收获的玉米、小米和高粱里挑选出最健康、最大的,放到壁炉上烘干,以防它们发霉或生虫,待到播种季便用它们作为种子。

“过去从来不缺烟和木灰,”她说。“那时收成很好,各种食物都很充足。”

如今已经54岁的恩加胡婚后跟她的母亲一样,成为了一名农民,但她用的大多是化肥这种合成的化学品,种的也是公司生产的杂交种子。

2018年,这些种子的价格对恩加胡来说太贵了。她回忆道:“那时要弄到(公司生产的)种子和其他生产资料很不容易。没有钱就什么也种不了,家里人就没有吃的。”所以恩加胡决定放弃合成品,重新像母亲那样使用有机肥料和当地的种子。

Woman holds up jar to the camera
2018年,农民佩尼娜·恩加胡在社区种子银行的帮助下开始种植当地的种子。图片:Suleiman Mbatiah/中外对话

肯尼亚农民把这类种子称为“本土”种子。它们可以耐受当地的气候条件,比如短暂的雨季等,而且无需使用农用化学品。“本土种子不容易遭受病虫害,就算雨水不足,也能有一些收获,”她告诉中外对话。

恩加胡是从社区种子银行获得这些种子的。社区种子银行是人们交换和储存种子以备未来使用的非正式渠道。2012年肯尼亚出台了一项法律,禁止农民私自出售种子,因此近年来社区种子银行数量激增。专家表示,该法律一直是影响肯尼亚粮食安全的原因之一。

种子银行如何提高粮食安全

许多肯尼亚人都面临着粮食和营养安全问题,尤其是生活在干旱和半干旱地区,这些地区占了该国80%国土面积。在肯尼亚东部往常会在3月至5月间出现的长雨季,但由于气候变化的影响,降水量正在减少。

占了肯尼亚谷物产量85%的要作物玉米,正在面临日益严重的干旱情和化肥供给冲击的双重挑战;2020至2021年间,化肥价格上涨了50%至60%。 另外,肯尼亚是小麦净进口国。该国小麦年产量只有35万吨,消耗量却达90万吨。俄罗斯是肯尼亚最大的小麦供应国,占2020年10月至2021年10月肯尼亚小麦进口量的31%。然而,天气模式不稳定以及俄乌战争影响了小麦供应。

Woman holds up two cobs of sweetcorn
在肯尼亚种子拯救者网络组织的一次活动中,一名农民正在展示适合当地条件的有机种植玉米。图片:Suleiman Mbatiah/中外对话

肯尼亚种子拯救者网络(Seed Savers Network Kenya)创始人、首席执行官丹尼尔·万贾玛(Daniel Wanjama)说,肯尼亚要想缓解民众面临的粮食安全问题,就必须优先考虑像恩加胡这样的小型农户,同时转向有机农业等气候适应型农业实践。

他说:“肯尼亚和非洲要想做到粮食充足,就必须让占大多数的小型农户在粮食系统中占有一席之地,这包括控制和完全使用我们本土的种子品种。”

社区种子的保存

在肯尼亚,小型农户使用的大部分种子都是农民之间通过非正规系统交换所得。但这些系统正面临着压力,因为《种子与植物品种法案》(Seed and Plant Varieties Act)(2012)仅允许经认证的种子公司繁育和销售种子。按照法律,农民只能从这些公司或其分销和代理商处购买种子。

农业部作物资源管理负责人道格拉斯·康吉(Douglas Kangi)表示,这部法律主要是为了保障种子的安全和质量。康吉告诉中外对话:“这项法律对农民有好处,因为它能让农民不会买到有害的种子。通过这项法律,我们制定了指导种子处理和检验的法规,这对于管理和控制植物病害,避免其通过种子销售传播至关重要。”

康吉解释说,该法要求所有从事种子生产或销售的个人及公司都必须经过注册。本地的种子不属于认证种子,因此不能在正规的种子市场系统中进行包装、贴牌和销售。

他表示,社区种子银行只能从事“种子的储藏和保存”,除非获得认证,否则不能从事种子的生产和销售,也不能申请专利。

但农业综合企业的定价太高,导致小型农户很难获得经认证的种子。法律限制了种子的繁育,这也导致粮食安全问题受到影响,尤其是贫困家庭。有了社区种子银行的帮助,小型农户下一个收获季的种子供应便有了可靠的保障。

Building with the words 'seed bank'
肯尼亚种子拯救者网络在内罗毕以北100公里的吉尔吉尔镇(Gilgil)经营的种子银行。图片:Suleiman Mbatiah/中外对话
Shelves of labelled jars
肯尼亚种子拯救者网络是一个成立于2009年的非政府组织。该组织通过储存种子以及传授可持续的农业技术来促进本土作物的种植。图片:Suleiman Mbatiah/中外对话
Man taking a jar off a shelf
种子大使约翰·瓦伊纳伊纳(John Wainaina)曾接受种子拯救者网络的培训,目前在吉尔吉尔镇周围的社区管理着五个种子银行。图片:Suleiman Mbatiah/中外对话

本土种子大使约翰·瓦伊纳伊纳(John Wainaina)解释说:“最大的问题是播种季节快到了,农民上一季的收成都吃完了,没种子可种。”。

2018年瓦伊纳伊纳接受了种子拯救者网络的培训,之后便一直担任种子大使。他目前在首都内罗毕以北100公里处的吉尔吉尔镇,也就是种子拯救者网络的总部所在地周围管理着5个种子银行,并且和100位小型农户合作开展有机农业实践。

种子银行还保护面临威胁的本地植物物种。瓦伊纳伊纳称,小农户已经在种子银行里保存了至少50种豆类植物,包括濒临灭绝的Rosecoco、wairimu和mwitemania等豆类品种。

据丹尼尔·万贾玛介绍,2009年以来,肯尼亚种子拯救者网络已经培训了超过7.4万名小型农户,并与肯尼亚各地3000多个农民团体展开合作。该网络已经在全国帮助建立了54个社区种子银行,并收录了148个当地作物品种。

本地种子测试和催芽

瓦伊纳伊纳解释说,种子银行要确保将生命力最强的种子分给社区。除了储存种子之外,种子大使还会与合作研究机构的专家一起测试和催芽。

A tray of green seedlings
约翰·瓦伊纳伊纳说:“测试和催芽的过程帮助我们识别并选出最具活力、最强壮的种子品种。” 图片:Suleiman Mbatiah / 中外对话

每个收获季结束时,农民们会把自己希望保存的种子交给种子银行。为了防虫,种子银行会将这些种子与灰烬、牛粪或土壤混合后装入玻璃容器。储存期间,种子银行每六个月会对种子样本进行发芽试验,以测试其生活力(viability)。农民不需要支付任何种子储存费用,并且可以把种子分享或借给其他农户,但这一切都是非正规的。

强化粮食安全与气候适应能力

丹尼尔·万贾玛称,有了这个农民管理的种子系统,即便是贫穷的小型农户也能种得起粮食,这增强了农村家庭的粮食安全。

万贾玛说:“种子是粮食系统的开端。有了社区种子银行,贫穷的农民就不用花钱买种子了,因为他们在库内存有种子。种植本土种子也可以省下购买农用化学品的钱。”

Smiling man pointing at a wall with the words 'my seeds my food my future'
丹尼尔·万贾玛创建肯尼亚种子拯救者网络的目的是推动发展农民管理的种子系统,他认为这是粮食安全的关键所在(图片:Suleiman Mbatiah / 中外对话)

作为培训的一部分,农民们要学习如何从收获的作物中识别并挑选出最健康的种子。培训结束后,农民分组管理种子银行。种子拯救者网络还为他们提供病虫害以及土壤管理等服务。

种子拯救者网络调研了20个肯尼亚社区使用的本土种子保存方法。他们把这些方法编成了一本小册子,并计划在网上发布。

来自那库鲁县(Nakuru)基普塔格瓦尼村(Kiptagwany)的农民格蕾丝·瓦姆布伊(Grace Wambui)说,她种的本地种子比邻居从公司购买的种子发芽更快。“有了我们的种子银行,我不必来回奔波去店里找种子了。”她说。

萨琳娜·切普萨特(Salina Chepsat)是巴林戈县(Baringo)西部洛博伊村(Loboi)的种子大使,同时也是恩多罗伊斯土著女性赋权网络(Endorois Indigenous Women Empowerment Network)的负责人。她解释说:“我们能从种子银行获得各种作物的种子。这样一来,农民们就能够多样化种植。”种植一种以上的作物可以提高粮食安全和土壤质量,切普萨特说。

Group of people in a lush crop field
一群农民正在种子拯救者网络的园子里学习如何用插条繁殖木薯。图片:Suleiman Mbatiah / 中外对话
Crouching man pulls a plant out of the ground
肯尼亚种子拯救者网络还教授农民如何在不使用农用化学品的情况下照料土壤和控制虫害。图片:Suleiman Mbatiah / 中外对话

然而,正如万贾玛所指出的,尽管大多数本地作物比外来物种更耐干旱和虫害,并且明显有利于作物多样化和土壤健康,但肯尼亚2011年的粮食安全政策仍将重心放在玉米这种非本土的主粮作物上。

法律限制

尽管肯尼亚各地农民都支持建立社区种子银行,但法律却与他们的意愿相背。万贾玛指出,《种子与植物品种法案》及其相关政策是肯尼亚种子银行面临的最大挑战。“法律不允许种子银行的种子自由出售或流动,这限制了农民、研究人员以及对此感兴趣的人获取种子,”他解释说。

法律还禁止种子银行生产或繁育种子,只允许经过认证的种子公司这么做。万贾玛称他们正在推动对该法律进行复议,以允许农民通过种子银行进行种子的繁育、贴牌、包装、以及正式销售。

与此同时,在绿色和平组织非洲分部的支持下,一群农民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政府修改该法律,允许农民出售种子。农业部的一位知情人士告诉中外对话,案件仍在审理当中,因此农业部无法对此发表评论。

Tiny seeds being poured out of a jar into a hand
黄麻锦葵是生长在肯尼亚西部的一种营养丰富的叶菜。它也是种子拯救者网络试图保护的物种之一。目前不允许农民出售这种非正规采购的本地种子,但他们可以分享种子。图片:Suleiman Mbatiah / 中外对话

绿色和平组织非洲分部的粮食安全与营养活动专员伊丽莎白·阿蒂诺(Elizabeth Atieno)表示,该法案迫切需要进行修改,以保护小型农户,这包括确保他们能够方便、便宜地获取种子。她指出:“本土种子本身就具有很强的气候适应能力,是作物多样性的基石,也是我们抵御水资源和粮食短缺以及气候变化的基础。接纳这些种子为构建可持续的粮食系统铺平了道路。”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