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农

越南发展低碳稻米,却让农户左右为难

世界银行支持的一个项目因成本高、回报低而受到稻农批评。项目计划开展的第二阶段工作能否挽救事态?
  • en
  • 中文
<p>越南可持续农业改革计划想要取代原本大水漫灌的稻米种植方式,因为这些种植方式会产生大量甲烷。图片来源:Godong / Alamy</p>

越南可持续农业改革计划想要取代原本大水漫灌的稻米种植方式,因为这些种植方式会产生大量甲烷。图片来源:Godong / Alamy

家住越南南部的65岁农民陈成七(音译,Trần Thanh Bảy)已经在期待着他的下一次稻米收成。时值八月,位于胡志明市和湄公河三角洲之间的隆安省(Long An)新盛(Tân Thạnh)地区的最后一季收成刚刚结束。陈成七坐在院子里,分享他种植稻米的过程。他每天4:30起床检查稻田情况,花一个小时的时间勤勤恳恳地寻找虫害,以确保及时喷洒杀虫剂或者化肥。

之所以必须如此悉心的照料是因为这并非常规的水稻种植方式。身为晃嘉(Hoàng Gia)农业合作社一员的陈成七种植的是一种可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水稻品种。

2018年,陈成七还是阮山(Nguyễn Sơn)村的村长。那一年,越南农业与农村发展部的官员找到他,向他介绍了越南可持续农业改革计划(Vietnam Sustainable Agriculture Transformation Project,简称VnSAT)。该项目注重环境效益,在提高产量和品质的同时,降低水稻种植甲烷排放量高这个让人头疼的难题。对于陈成七来说,水稻新品种的一些潜在优点,如减少排放和培育成本,以及为当地人免费提供科学知识等,都颇具吸引力。

受到启发的陈成七于2019年号召阮山的农民参加到项目中来。自2015年VnSAT项目推出以来,同塔(Đồng Tháp)和隆安省已经有超过15万农民加入。

但加入项目几年后,陈成七与很多参与者一样满怀失望。他们经历了成本高企、收益不及预期等问题,并认为项目资金管理不善。

稻田甲烷排放的解决方案

起初,VnSAT项目2015年至2022年的经营预算为3.01亿美元(约合7.3万亿越南盾),由越南政府与世界银行之间的农业发展信贷协议项目提供资金。越南农业部具体负责VnSAT项目的实施,每个省份加入VnSAT的时间各不相同,这意味着有些像隆安这样的省份很晚才加入这个为期七年的项目。

VnSAT的目标是通过支持可持续水稻种植和咖啡生产,调整越南的农业结构。其中水稻部分的任务是努力让农民了解农业减排技术,改变水稻耕种方式,并发展必要的基础设施。

湄公河三角洲是越南最大的稻米产区,种植面积约150万公顷,相当于全国水稻种植面积的52%左右。相应地,水稻种植造成的甲烷排放占越南农业甲烷排放量的50%,占全国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15%。

这些排放来自多个渠道。湄公河三角洲地区传统的水稻种植方式不包括灌溉管理;当水沟里的水流近梯田时,农民一般会用水泵将水直接抽进田里。这意味着稻田总是被积水覆盖,这为甲烷的产生创造了条件。与此同时,过量使用化肥导致另一种温室气体一氧化二氮(N₂O)的排放。水稻收割完之后,农民通常通过焚烧的方式清理田地,进一步造成温室气体排放。

农户通过VnSAT项目的培训学到了两项水稻种植技术,分别为“一要五减”(One Must, Five Reductions,简称1M5R)和“三减三得”(Three Reductions, Three Gains,简称3R3G)。由国际水稻研究所(International Rice Research Institute,简称IRRI)开发的这两项技术旨在提升水稻质量,同时改善农民和稻田的健康状况。

所谓“一要五减”是指“要”使用经过认证的种子,从而“减少”种子、化肥、农药和水的使用量以及收获后的损失。只使用经过认证的高质量种子能保证稻种的健康和质量;种子播种量减少也可以尽可能降低植株之间的竞争。“三减三得”指的是“减少”种子、氮肥和农药的使用,从而“获得”生产成本降低、农民健康以及环境保护等方面的收益。为保护作物和土壤健康,降低温室气体排放,这两项技术仅使用有机肥料,并通过减少灌溉节约水源,同时最大程度降低甲烷排放,让植株更加耐旱。

受气候变化以及湄公河流域水坝建设的影响,湄公河三角洲水资源短缺问题严重。这种情况下,减少灌溉用水尤其重要,而水稻种植过程中节约下来的水资源可以用来满足其他农业需要。

根据VnSAT和世界银行农业竞争力项目(Agriculture Competitiveness Project,简称ACP)整理的结果,仅“一要五减”便或可使水稻增产大约5%到8%。由于稻田使用的种子、化肥和农药减少,生产成本可降低22%,与此同时收益可以增加29%到67%。

crops being burned in field
越南中部会安(Hoi An),一位稻农收完稻子后焚烧田里的稻梗。图片来源:Thomas Levine / Alamy

经济挑战

不过同塔和隆安的很多农民却反映说,他们并没有取得这样的效果。同塔省三农县(Tam Nông)先强(音译,Tiến Cường)稻农合作社的农户发现,IRRI的技术比传统方法更需要技巧和照料。“农民必须更加卖力,因为必须更频繁地去稻田中检查植株的健康状况。”先强合作社的负责人阮文斋(音译,Nguyễn Văn Trãi)说道。

另外,阮文斋表示,如此辛苦劳作所得的收获却不能令人满意:“我们投入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但我们稻米的收购价格却与传统方式种植的稻米一样。”

我们理解这些技术的环境益处。但我们每天都在为生计奔波,所以优先考虑经济利益。
陈成七, 越南南部一名65岁的农民

陈成七提到,尽管这种水稻新品种的种植成本更高,但VnSAT却不曾提供任何价格保证。陈成七表示,这让农民感到不安,尤其是因为大米市场波动很大。“我们希望项目方能够大概告诉我们,如果我们采用新的种植技术,可以卖出多少钱。”

对于先强和晃嘉这两个合作社的农户来说,IRRI的方法并未大幅降低成本。“有机农药的成本比传统农药还高。”阮文斋解释说:“投入成本或许因为种子数量减少而降低,但更花功夫了。收成最多与传统种植方法的持平。”

另一方面,项目也确实带来了一些好处。培训期间,VnSAT的官员们会教农民识别影响收成的病虫害,以及针对性的农药。阮文斋说:“从前,农民们不懂稻田病虫害,经常同时使用四五种农药。农药用的越多,花钱就越多。”

陈成七表示,参与项目的农户赞同项目的目标:“我们明白这些技术对环境有好处。但是,我们每天辛苦劳作就是为了生活,因此更看重经济方面的收益。”

中外对话采访了芹苴大学(Can Tho University)湄公河三角洲气候变化研究院的副主任黎英俊(音译,Lê Anh Tuấn)。黎英俊表示,VnSAT推广的IRRI种植技术可以有效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但它们需要时间和规模才能取得成效:“只有同时放弃传统种植技术,新的种植技术才有意义。只有坚持大范围长期采用新的种植技术,才能取得最佳的减排效果。”  

但VnSAT要求的时间和成本意味着一些农户只能部分采用VnSAT推广的技术。例如,中外对话采访的先强合作社的一位名叫“勇”(Dũng)的农民表示,他减少了种子用量和灌溉,但仍使用化学农药和化肥,因为它们更便宜。

这种妥协可能会抹杀该项目的减排收益,因为化肥是温室气体排放的一个关键来源。2022年的研究显示,2018年人工合成氮肥造成的排放占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2%以上,相当于这一年的全球航空业排放总量。

资金管理不善

VnSAT项目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支持水稻种植基础设施的建设,采用的方式是促进私营部门对高质量大米加工技术和设备、以及生产和销售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

但VnSAT资助建设的基础设施项目却受到农业社区的批评,称其标准低、不实用。

例如,陈成七家门前的一条4.5公里长的道路就是2021年VnSAT出资建设的。设计这条道路的目的就是为了方便运送大米,但如今这条路已经历经多次修缮。与此同时,他家旁边的一座同样建于2021年的桥也已经生出了裂痕。陈成七说:“这很危险。社区要求对桥进行维修,但至今仍未彻底修好,真是浪费社会资源。”

VnSAT利用自己的预算出资修建专用设施。一般来说,项目出资后寻找投资者——比如私营企业或者农业合作社——来接管设施的维护和扩建。比如,2015年先强农业合作社投资建设了一座干燥和储存厂,这座工厂就是由VnSAT发起建立的。

然而,这座工厂后来废弃了。合作社在这一项目中投入了超过65万美元,还为此撤出了其他农业项目的资金。工厂落成后,先强发现,客户更愿意在收割后立即收购稻米,这样就能自己掌控大米的质量;很快,储存工厂就成了累赘。阮文斋表示:“这种缺乏先见之明的情况给合作社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先强合作社此后每年都要蒙受数十万美元的损失。

2022年VnSAT还为隆安的仁和立农业社区(音译,Nhơn Hòa Lập)修建了一座造价15万美元的抽水站。因为用处不大,并且投资者也对它不感兴趣,这座抽水站也被废弃。

这类基础设施项目因早期缺少当地社区的参与而受到批评。晃嘉合作社的一位不愿具名的成员表示:“抽水站项目在没有征求当地居民意见的情况下开始施工,因此竣工后没有人用。”

今后的建议

2023年3月,越南农业部提出了VnSAT 第二阶段计划,目标是到2030年在100万公顷土地上引种优质水稻。世界银行已表示有兴趣与越南私人银行联合成立一个2000万美元的拨款项目,从而为农民提供必要的贷款。

中央政府必须与地方政府密切合作,了解需要投资什么,以及如何有效投资。
阮文斋, 先强合作社的负责人

但项目目前的参与者在接受中外对话采访时表示,未来的项目要想让农民买账,还需要做出很大的改进。谈到优化基础设施规划时,阮文斋表示:“中央政府必须与地方当局密切合作,了解需要投资什么,以及如何投资才有效。”

阮文斋补充说,VnSAT应当与商业机构建立“牢固的联系”以确保其水稻新品种被广大消费者接受——农民需要知道,他们的产品可以卖给谁、可以卖多少钱。

目前,先强合作社将稻米出售给小型贸易商,后者随后将其转售给大公司。阮文斋建议VnSAT扩大产量,这样一来先强就更容易洽谈更大的订单,将产品直接卖给大企业。他说:“减排大米本身产量太小,不能广泛面向消费者,企业缺乏溢价收购的动机。”

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就是为VnSAT稻米建立认证制度。越南南部主要大米厂商Vinarice的负责人陈方南(音译,Trần Phương Nam)表示:“我们愿意付更高的价格。”不过,这或许需要第三方的批准和认证。“我们需要知道稻米的原产地和生产过程,以确定最终产品的价值。”陈方南说。

尽管VnSAT项目遇到了一些挫折,但陈成七仍然对明年获得更好的收成和更有保障的价格抱有希望。他还预期,如果项目第二阶段落地,他的米就可以卖出更好的价格。与阮文斋一样,陈成七希望项目方将来可以多听取当地社区的意见:“VnSAT应当事先在农民中间进行调研,了解我们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世界银行尚未回应中外对话的采访请求。

翻译:子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