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

退煤浪潮下,印尼转推煤化工项目

国际企业正在印度尼西亚开发项目,要把该国丰富的煤炭资源转化为新燃料。
  • en
  • 中文
印度尼西亚婆罗洲,一艘驳船正在装载煤炭。尽管印尼曾在COP26上承诺放弃使用煤炭,但却在计划建立新的煤制气产业,以充分利用自己丰富的煤炭资源。(图片:Ariyanto Ariyanto / Alamy)
印度尼西亚婆罗洲,一艘驳船正在装载煤炭。尽管印尼曾在COP26上承诺放弃使用煤炭,但却在计划建立新的煤制气产业,以充分利用自己丰富的煤炭资源。(图片:Ariyanto Ariyanto / Alamy)

印度尼西亚计划发展新的煤化工产业,将国内丰富的煤炭资源转化为甲醇和二甲醚。去年年末宣布达成的两项交易将这一计划向前更推进了一步。

去年10月,印尼的Powerindo Cipta Energy公司与中国化工集团公司签署了一项协议,将对价值5.6亿美元的煤制甲醇项目展开可行性研究。

随后在11月——就在COP26气候大会后的几天,美国空气产品公司Air Products)宣布计划在印尼政府的支持下投资130到150亿美元新建数个煤制气项目。这家美国公司是煤制气技术的主要供应商,其客户包括中国

“东道国在决定中资项目走向的过程中所发挥的作用被低估了,”波士顿大学全球发展政策中心(Boston University Global Development Policy Center)高级研究员塞西莉亚·汉·斯普林格(Cecilia Han Springer)称。“印尼公司和决策者还在寻找继续利用国内煤炭资源的机会,并将一直寻找下去,直到经济基本面开始有利于可再生能源发展。”

上述协议可能会增加煤炭消费,导致温室气体排放增加,并造成其他环境影响。这些协议“非常不利于解决气候问题”,雅加达环境与能源非政府组织趋势亚洲(Trend Asia)的项目经理安德里·普拉塞蒂欧(Andri Prasetyo)说。“我们需要从所有煤炭项目中撤资,包括下游的煤化工项目。”

支撑国内煤炭

印尼是全球最大的动力煤出口国,其出口目的地包括中国、日本、越南和印度。随着其他国家逐步放弃煤电,2010年以来印尼一直在努力提振煤炭需求:根据全球能源监测(Global Energy Monitor)的数据, 自该年以来,该国建成煤电装机22.7吉瓦,排在中国(493吉瓦)和印度(193吉瓦)之后。印尼目前正面临煤电过剩,因此政府希望通过重振这一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技术来进一步扩大国内需求。

目前,煤化工技术在少数煤炭资源丰富的国家得到应用,如南非和中国。中国有超过150个煤化工设施,主要把煤炭转化为焦炭、化肥和油脂化学品。根据威尔逊中心的一份报告,2013年以来,为了满足对天然气日益增长的需求,以及减少对进口化学品的依赖,在地方各级政府的大力推动之下,中国的煤化工行业有了显著增长。

Lu'an Coal to Oil Project. The coal-based oil company manufactures synthetic oil and petroleum products using coal gasification.
山西省长治市六安,生产合成油和石油产品的煤制油项目。(图片:Alamy)

尽管印尼在COP26上签署了在2040年前淘汰煤电的承诺,但国际投资可能会延长该国对煤炭的使用,而印尼在其承诺中也没有提到煤化工。

“这是一个空洞的承诺,因为(印尼)还在发展煤化工产业,用其他办法使用煤炭,”安德里说。“即使煤电站退役,未来10年或20年内煤化工产业仍会消耗大量煤炭。”

印尼通过煤制甲醇工厂建立本地需求,意在用国产煤制天然气代替进口天然气。煤制天然气主要用于供应工业,但将来可能会推广到运输业。气候观察(Climate Watch)称,印尼已经是全球第五大温室气体排放国,发展煤化工产业可能会阻碍其实现气候目标,而其目前的气候目标已经被气候行动追踪组织(Climate Action Tracker)评定为“严重不足”。

退煤承诺的局限性

中国在去年9月下旬承诺,将不再新建海外煤电项目并“加大对发展中国家发展绿色和低碳能源的支持”。这一承诺似乎会给印尼带来重大影响。作为东南亚最大的国家,印尼是全球最重要的煤电站建设者之一,而这要部分归功于中国金融机构超过150亿美元的支持。外界希望上述承诺能够促使中国加大对东南亚等地的可再生能源投资。然而,前文提到的投资协议或许为我们敲响了警钟,它表明除了煤电之外,煤炭仍不乏立足之地。

“(中国)承诺的意义和影响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停止新建煤电后资金能否流向可再生能源,”斯普林格说。“如果这些资金被投入到了以其他方法利用煤炭的项目,那确实会令人失望。”

中国承诺的意义和影响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停止新建煤电后资金能否流向可再生能源
塞西莉亚·汉·斯普林格, 波士顿大学全球发展政策中心

“我认为这个[转向煤化工的]漏洞不是有意为之的,但它确实让煤制甲醇这样的项目处于灰色地带,”斯普林格补充道。

从气候角度看,燃煤电站和煤化工几乎没有区别,二者都会增加温室气体排放,使其超出《巴黎协定》目标限定的范围。但中国去年9月份的承诺和印尼在COP26上的承诺重点强调的都是煤电,而未提及煤化工。安德里担心这一漏洞可能导致印尼的主要外国投资方中国对煤化工产业的新一轮投资,而这会影响中国海外退煤承诺的气候效益。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