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

中国料将在泰国太阳能发展中扮演重要角色

通过在泰国建厂和投资,中国将在该国的能源转型中国发挥愈加重要的作用。
  • en
  • 中文
中资企业深度参与泰国太阳能电池板的生产以及太阳能电场的建设。图片来源:Alamy
中资企业深度参与泰国太阳能电池板的生产以及太阳能电场的建设。图片来源:Alamy

今年3月,泰国政府宣布将制定一份实现碳中和的总体规划。

尽管实现碳中和的日期尚未确定,但最终期限可能会在将于今年11月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大会上宣布。泰国能源部常务秘书长库里特∙松巴西里(Kulit Sombasiri)在接受《曼谷邮报》采访时表示,泰国实现碳中和的日期预计将与美国和欧洲提出的2050年相近。

泰国目前的政策正在向太阳能倾斜。中国通过在泰国生产太阳能电池板,以及投资和参与泰国太阳能发电厂建设等方式在泰国站稳脚跟,对于泰国快速摆脱化石燃料来说将是必不可少的。

不过,这条转型之路不会一帆风顺,因为泰国目前仍高度依赖煤炭和天然气,并且很可能无法兑现其当下的根据2015年巴黎气候协定做出的气候承诺。

国内制造

“泰国已经成为中国太阳能光伏企业的电池板生产基地——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应对美国的制裁,”碳金融咨询公司南极集团(South Pole Group)联合创始人英格∙普尔(Ingo Puhl)表示。

已经有很多中国太阳能企业在泰国建厂,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绕开西方国家的反倾销关税。截至2014年,美国对中国太阳能产品的关税已经高达165%。英利等中资企业已在泰国的东部经济走廊(Eastern Economic Corridor)厂。自2016年开始,英利在泰国生产的太阳能电池板的总发电容量已经达到了300兆瓦。

2036年

泰国能源当局计划将2036年非水电可再生能源发电在能源结构中的占比目标从20%上调至30%

“这种产能本地化将有助于推动该地区的太阳能部署,包括老挝、柬埔寨等国,”英格说道。“中国在推动泰国等国向碳中和转型的过程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

位于罗勇市(Rayong)的腾晖(Talesun)太阳能电池板厂去年计划将产能提升到2吉瓦。这家工厂由中国国有中利科技集团(Zhongli Sci-Tech Group)控股,其电池板大部分都出口到美国市场,那里的需求持续增长。

就发电而言,目前泰国的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仅有3.3兆瓦。2018年,泰国能源当局将2036年非水电可再生能源发电在能源结构中的占比目标从20%上调至30%。新版计划中,可再生能源发电将达到29.4吉瓦,其中包括现有发电能力以及屋顶太阳能在内的太阳能发电占一半左右。

尽管泰国正努力实现自己的太阳能发展目标,但这些目标离《巴黎协定》的要求还有很大距离。环境保护组织批评2018年电力发展规划过于保守。他们认为,尽管规划叫停了两个原定的火力电厂项目,却巩固甚至扩大了天然气发电的规模。泰国能源部和泰国国家电力局(Electricity Generating Authority of Thailand,EGAT)与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关系紧密。

酝酿中的光伏项目

“我认为中国并没有对这项技术进行垄断,”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re)的考特尼·韦瑟比(Courtney Weatherby)表示。“即便如此,中国的太阳能板主导了周边地区很多太阳能项目的采购仍是不争的事实,因为一直以来,中国产品的价格是低廉的。”

泰国即将动工的一些最雄心勃勃的太阳能项目中,也有中国的参与。泰国东部蒙河(Mun River)与湄公河(Mekong River)交汇处,泰国最大的浮动太阳能电厂的建设正在快速推进:诗琳通大坝(Sirindhorn Dam)水电-浮动光伏混合项目预计将于今年6月完工。

化石燃料替代量是2018年电力发展规划的一个重要的标准。按照泰国国家电力局的说法,诗琳通项目每年可以替代34.8万升燃油,减少851.1吨二氧化碳排放。该项目由泰国国家电力局提供资金,由B.Grimm Power和中国能源建设集团负责施工,预计发电能力45兆瓦,将成为泰国最大的浮动太阳能电场之一。泰国国家电力局表示,未来16年将在另外的八个大坝复制这个浮动太阳能项目。

Workers walk between solar cell panels over the water surface of Sirindhorn Dam, Thailand
泰国诗琳通大坝水库上的浮动太阳能电池板。这个光伏-水电混合发电项目面积300英亩,由B.Grimm Power和中国能源建设集团共同建设。图片来源:Prapan Chankaew / Alamy

韦瑟比表示:“过去十五年泰国的太阳能产能稳步增长。如今,我们看到各种利好因素叠加,太阳能产品价格大幅下降,太阳能项目有明确的资金来源和监管流程。这为泰国本土太阳能产业繁荣创造了可能性,而十年前是不具备这样的条件的。”

在泰国北部的孔敬(Khon Kaen),中国能源建设集团下属葛洲坝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承建的一座光伏电站的两公里配套输电线路刚刚动工。这座光热光伏混合电站预计耗资5亿美元,发电能力90兆瓦。

“完全有必要进一步分析太阳能设备供应链,因为目前这一领域缺少文献,”韦瑟比表示。“但我认为中国扮演的大角色对于泰国来讲并不是问题,一部分是因为中国在太阳能电池板生产上具有规模效应优势,这是让太阳能成为可负担、有竞争力的替代电力来源的一个关键因素。”

尽管泰国生产的太阳能电池板大量出口海外市场,但光伏发电仅占泰国发电总量的2.3%。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泰国国家能源政策委员会(National Energy Policy Council)为了保护电网效率,于2015年禁止地面太阳能项目接入全国电网。

屋顶太阳能有待发展

“我们担心的一点是,大规模太阳能电站占泰国太阳能装机的90%以上,而不是居民的屋顶太阳能,”绿色和平泰国分部总监塔拉∙布卡斯里(Tara Buakamsri)说道。屋顶太阳能发电比大规模集中发电具有更强的可扩展性。“这还是在已经有了新技术支持消费者利用屋顶太阳能设备发电的情况下。”

环保组织希望能够采用“净计量电价”(net metering)系统,这或将有助于屋顶太阳能的推广。在这一机制下,白天多数居民不在家的时候,太阳能电池板产生的电力会传送到电网输电线,而在夜间居民回家之后再回流入住宅。

“我们认为,对屋顶太阳能设备采用净计量电价机制将为‘产消者’[即既是生产者也是消费者]安装屋顶太阳能电池板提供更多激励,” 塔拉∙布卡斯里表示。她指出,能源管理委员会(ERC)已经开始使用“净计量电价”机制,允许居民将多余的电力出售给电力当局。“我们的工作就是调动公众舆论,向ERC施加压力,促使他们采用净计量电价机制。”

绿色和平对泰国2018年的电力发展规划持批评态度,并在其2020年东南亚地区电力行业评分中给泰国评了D+的等级。在这份电力发展规划中,屋顶太阳能在太阳能发展战略中的比重占到了大约一半,而腾晖等企业也表示愿意与泰国政府合作,共同实现屋顶太阳能的商业和产业目标。

净零排放机遇

布卡斯里认为,中资企业在泰国制造的太阳能电池板可以降低该国太阳能项目的投资成本,并有助于创造就业。但她也补充说,“光伏生产投资需要严格遵守光伏产品的环境和社会准则”。

中国在全球太阳能电池板原材料供应链中占据主导地位。虽然本地化生产解决了成本的问题,但在环境遭受严重影响的东部经济走廊地区,对于企业污染的担心仍然存在。

太阳能电池板使用寿命约为三十年,而老化电池板产生的有害废物回收仍然是一个难题。今年五月,泰国国家电力局出于对“太阳能电池板废品过量”的预期,与工业工程部联合推出多项计划,将建设一座完整的太阳能电池板和电池回收厂。

即便泰国正经历着至今为止最严重的新冠肺炎疫情,当局仍在转向利用太阳能满足未来的电力需求。泰国国家电力局今年七月宣布,计划将九个浮动太阳能发电厂的总发电能力提升至5吉瓦,并希望将项目的完工时间从16年缩短到5到10年。

翻译:子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