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

津巴布韦廉价太阳能设备的高昂代价

津巴布韦人正在购买廉价的家用太阳能设备,很多还没怎么发电就变成了电子垃圾。
  • en
  • 中文
津巴布韦东部穆塔雷市(Mutare)的市中心,商店里正在出售的廉价太阳能电池板。图片来源:<a href="https://www.kbmpofu.com/">KB Mpofu</a> / 中外对话
津巴布韦东部穆塔雷市(Mutare)的市中心,商店里正在出售的廉价太阳能电池板。图片来源:KB Mpofu / 中外对话

35岁的阿格尼斯·曼迪修拉(Agnes Mandishora)兴奋地在哈拉雷的一家商店里买到了中国产太阳能设备。当时,她甚至开玩笑说,要把家里的传统电线全都拆了,完全靠太阳能照明。但令人失望的是,她没过多久就发现太阳能灯和电池“都有问题,而且不能退货”。

与很多津巴布韦人一样,曼迪修拉之所以下定决心购买太阳能设备,部分是受了2019年的大旱灾影响。津巴布韦的电力供应主要来自水电,所以干旱会造成停电。“一天停电可能超过十二小时,”曼迪修拉说。“虽然这一个月基本都是在黑暗中度过,但到了月底还是得交60美元电费。”

Zimbabwe solar energy
持续干旱引发津巴布韦供水供电短缺。在南部城市关达(Gwanda),没有电就意味着很多家庭做饭还要依靠烧柴。图片来源:KB Mpofu / 中外对话

于是很多家庭点起了蜡烛,工厂也只有在每天晚上恢复供电的几个小时里才能开工。津巴布韦规模最大的水电站卡里巴湖(Lake Kariba)水电站由于水位太低,发电量仅能达到峰值需求的50%。燃煤电厂设备老化,故障不断,进一步加剧了电荒。但太阳能设备经销商从中看到了商机。他们通过社交软件WhatsApp、街头展卖、广播广告等渠道发动宣传攻势,承诺他们销售的太阳能板只需四个小时就能把电池充满,每天能够供电23个小时。

干旱并非造成津巴布韦电力短缺的唯一因素,多年来电网设施投资不足也埋下了祸端,欠南非国家电力公司(Eskom)的巨额债务以及城市人口增加更是让事情雪上加霜。

2019年9月,津巴布韦中央政府批准了39个太阳能发电项目,总发电能力达到115.1万千瓦。2020年5月,津巴布韦国家电力公司又就新增50万千瓦发电项目邀标。政府还试图鼓励独立电力公司将它们的太阳能发电产能接入全国电网。

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以南哈拉瓦太阳能园区(Harava Solar Park),安保人员希拉里·卢兹维佐(Hillary Ruzvidzo)正在一排排全新的太阳能电池板前巡视。这个造价2500万美元的项目预计能为津巴布韦国家电网增加2万千瓦的供电能力。图片来源:KB Mpofu / 中外对话
Solar energy in Zimbabwe
哈拉瓦太阳能园区安装的一台由华为生产的逆变器。图片来源:KB Mpofu / 中外对话

但这一切并没有解决津巴布韦长期电力供应短缺的问题。2020年和2021年的数据虽然尚未发布,但根据津巴布韦能源与电力发展部的数据,2019年平均电力供应大约为140万千瓦,而全国高峰用电需求达到170万千瓦。

津巴布韦乡村地区的供电覆盖率仅为21%,而全国有63.5%的家庭做饭仍要依靠烧柴。

考虑到津巴布韦日照充足,太阳能应该可以帮助津巴布韦人民获得充足的电力。

阳光普照

津巴布韦阳光充足,日均光照时数达到7.5小时。太阳辐照量冬季平均为每天16兆焦每平方米,盛夏可达到每天22兆焦每平方米。津巴布韦全国39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中,有25万平方公里适宜集中部署太阳能发电设备。

政府政策已经向太阳能倾斜。2019年11月,津巴布韦政府宣布新建住宅和办公楼禁止使用电热水器,并强制使用太阳能热水器。这一政策很可能会推动形成一个庞大的太阳能热水器(在当地被叫做“solar geysers”)市场。

Solar energy in Zimbabwe
彭哈隆嘉(Penhalonga)是一座矿业小镇,离津巴布韦与莫桑比克交界处的穆塔雷不远。这里的居民在自家的屋顶上安装了太阳能电池板和太阳能热水器。图片来源:KB Mpofu / 中外对话

迟迟等不来供电的乡村和新镇区的普通民众也在自行寻找替代方案。根据津巴布韦能源部数据,到2019年年底,全国有超过10万户家庭安装了太阳能发电系统。使用太阳能供电的实际家庭数量更多,只不过并未被官方数据完全收录。

问题设备

中国生产的电池、光伏板、线缆和逆变器等太阳能设备因价格相对低廉在津巴布韦大受欢迎。可再生能源初创企业塔万达能源(Tawanda Energy)创始人塔万达·奇提约(Tawanda Chitiyo)估计,合法或者走私进入津巴布韦市场的中国太阳能设备目前占据了其发电设备零售市场的大部分份额。不过,中国生产的设备也存在质量不合格或者虚假宣传的情况。很多设备最终都被抛弃在无人管理的城市垃圾场。

Solar energy in Zimbabwe
一位哈拉雷市政府员工查看扔在该市波莫纳垃圾填埋场(Pomona landfill site)的一堆废弃的太阳能电池。(图片来源:KB Mpofu / 中外对话)
Solar energy in Zimbabwe
包括电池在内的潜在有毒电子垃圾给津巴布韦能源转型带来了日益严峻的挑战。(图片来源:KB Mpofu / 中外对话)

穆塔雷的地理学家吉福特·马瓦切(Gift Mawache)认为,津巴布韦之所以进口了这么多问题设备,是因为大多数消费者都买不起新款产品。津巴布韦人口收入差距巨大。非正式经济占比居高,因此该国人口平均收入并无一致认可的数据。但2020年津巴布韦政府制定的私营部门最低工资是每月85美金,该国人口收入水平可见一斑。

曾买到过劣质产品的斯卡尼·荣维(Skanyi Jongwe)表示:“我挤出180美元买了一套LED太阳能灯、电线和电池。灯的光线昏暗不说,要么就是亮了四个小时就灭了,要么就是热到快要爆炸。产品承诺保质期十年,但实际上只用了五个月。”

“任何国家生产的太阳能设备都会老化。但(津巴布韦市场上出售的)中国太阳能板的故障率过高,”塔万达能源公司的奇提约表示。尼日利亚、印度和印度尼西亚也是津巴布韦低质量太阳能设备的主要来源国,但它们出售的产品大多数也是中国生产的。

奇提约解释说,受害消费者面临维权难的问题。“大多数消费者购买的商品都不会马上出故障。另外,产品所宣称的保修承诺往往是无法兑现的。一个远在广州的企业怎么会接受来自津巴布韦哈拉雷的产品退货呢?”

Solar energy in Zimbabwe
彭哈隆嘉(Penhalonga)的一间房子里,塔万达·奇提约查看太阳能电表的读数。这个村子里有几间新房正在修建中,大多数房主都选择用太阳能来为屋子里的设备供电和提供热水。图片来源:KB Mpofu / 中外对话

因出售劣质太阳能设备而备受责难的并非只有居住在津巴布韦的中国商人,很多津巴布韦商人也在出售劣质商品。就像奇提约所说:“在穆塔雷,大多数出售太阳能电池的商店都是津巴布韦人开的,而不是中国人。

走私猖獗

国际跨境贸易协会(International Cross Border Traders Association)总裁丹尼斯·居鲁(Dennis Juru)表示,津巴布韦与南非、莫桑比克、赞比亚和博茨瓦纳等多国交界,这些边境管制松懈,是劣质太阳能设备进入津巴布韦的通道。居鲁的机构位于南非东北部与津巴布韦紧邻的穆西纳

“(北美生产的)劳斯(Rolls)电池这样的高级货在津巴布韦只有少数几家高档商店才有出售,零售价高达1300多美元……南非卖的同样的电池,你在中国只花一半的价钱就能买到。然后,有些商人有时再把它们走私到津巴布韦,从而赚到更多的钱,”居鲁表示。

2019年津巴布韦断电最严重的时候,南非移民警察经常能够截获开往津巴布韦的大巴车,车上装满了盗窃来的太阳能板、逆变器或手机信号基站电池。

电子垃圾即将成山

走私的劣质设备最终将加剧津巴布韦的垃圾问题。奇提约说:“劣质的太阳能路灯和太阳能板在这些社区未能得到妥善的处理。大多数太阳能板最终都会变成孩子们的玩具。”

“太阳能板表面的封装玻璃很可能破碎,将孩子们和环境都暴露在危险物质之下,”他补充说。太阳能板释放的有毒化学物质包括铜铟硒化物、铅和聚氟乙烯。

Solar energy in Zimbabwe
被丢弃的太阳能设备是哈拉雷波莫纳填埋场的拾荒者们争抢的对象。图片来源:KB Mpofu / 中外对话

奇提约举了穆塔雷南郊的大型临时定居点金博吉(Gimboki)为例。

“这里几乎所有的太阳能灯都坏了。这些设备最终会怎么处置呢?这些太阳能板最终会流落到哪儿谁也说不清……我认为,我们目前已经面临着环境和健康问题,并且将来只会越来越严重,”他说。

太阳能的未来

津巴布韦正努力抓住太阳能发展的机遇。2019年11月,津巴布韦能源监管局(Zimbabwe Energy Regulating Authority)宣布计划建立该国首个太阳能检测实验室,检测进入该国的太阳能板、逆变器、电池或者LED灯的质量。该局还表示,将推出正品太阳能产品交易商的线上名录,为消费者提供指引。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能源部公务人员向中外对话透露,到目前为止,太阳能实验室由于经费问题仍未开始运营。

Solar energy in Zimbabwe
对于太阳能设备来说,消费者能否买得起是关键。这对津巴布韦贫穷的乡村地区更是如此。图片来源:KB Mpofu / 中外对话

去年六月,津巴布韦废除了饱受非议的太阳能设备进口关税,仅对它们征收15%的国内销售税。奇提约表示,税制改变或将有助于杜绝太阳能设备的走私活动。“现在经销商已经没有必要把设备走私到津巴布韦,因为合法进口已经是便宜的了,”他说。

取消进口关税让太阳能设备进口商们非常高兴。从事中国太阳能设备进口的库达·莫约(Kuda Moyo)表示:“一个8伏的太阳能电池和配套线缆进价60美元。之前征收关税的时候,售价会飙升到298美元。我们不得不伤害那些虽然支持太阳能设备,但却收入不高的本国消费者。”

一些中国经销商还是守规矩的。“我们的太阳能板、电池以及线缆在中国装船之前都获得了认证。我们坚持要求生产商提供质量证书,这样我们才能购买他们的产品,并将其销到南非和津巴布韦,”在约翰内斯堡和津巴布韦城区开有店铺的中国太阳能设备经销商Jinbei Electric经理塞尔玛·贾巴(Selma Gaba)说,“不合格产品会损害消费者的信任。”

Solar energy in Zimbabwe
穆塔雷的一家商店,销售人员向客户解释不同的太阳能板之间的差异。图片来源:KB Mpofu / 中外对话
Solar energy in Zimbabwe
这家商店主要销售一家名为“Nexus”的印度公司的太阳能设备。Nexus公司的产品大多原产于中国。图片来源:KB Mpofu / 中外对话

津巴布韦自己的太阳能产业仍处于起步阶段。塔万达能源公司与丹麦企业Infinity PV合作,打算在津巴布韦本地生产廉价的“有机光伏”(organic photovoltaics,OPV)产品。有机光伏系统不以硅为原材料,而是使用碳基材料吸收不同波长的光,比传统光伏系统更易生产,但缺点是使用寿命较短。奇提约计划派团队到丹麦接受培训,从而在津巴布韦生产这种太阳能电池。

对于其他日光多于资金和专业知识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这或将是一个合适的模式。

译者:子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