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

加拿大企业主导亚马逊地区能源和矿业开发

新数据显示,加拿大企业在亚马逊地区的高环境风险行业份额最大,而中国则是该地区水电领域的最大外国投资者。
  • en
  • 中文
厄瓜多尔亚马逊地区亚苏尼国家公园里的一个石油项目。图片来源:Julio Etchart / Alamy
厄瓜多尔亚马逊地区亚苏尼国家公园里的一个石油项目。图片来源:Julio Etchart / Alamy

由美国智库美洲对话组织(the Inter-American Dialogue)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加拿大公司在亚马逊地区能源和矿业项目的外国投资中所占份额最大,而中国公司在水电和采掘行业的控股率仅为10%。

“我认为之前没有人知道加拿大在亚马逊地区有这么活跃,”美洲对话组织能源、气候变化和采掘业项目负责人丽莎·维西迪(Lisa Viscidi)说。她补充说,中国的参与程度之低则令人惊讶。

该智库收集了亚马逊地区水电、石油和天然气、以及采矿业的数据,以识别出这一具有全球生态价值的地区都有哪些公司和银行的项目。据其题为《亚马逊的能源和采矿业》的报告称,亚马逊地区不仅是一个重要的碳汇,也是数百万种动植物、以及土著居民的家园。

在整个南美洲,197家加拿大矿业公司拥有或经营着价值约80亿美元的项目。数据显示,在一个被该报告定义为“亚马逊生物地理区域”(biogeographic Amazon)的范围内,它们控制着相当于47个完整项目的股权。亚马逊生物地理区域是生物多样性的摇篮,其范围超越了法律和政治边界。

30

加拿大公司控制了30个亚马逊石油区块,是所有外国实体中最多的。

加拿大公司控制着30个亚马逊石油区块,是所有外国实体中最多的,其中24个位于哥伦比亚的亚马逊地区。

大多数在拉丁美洲有项目的上市矿业公司都在多伦多证券交易所挂牌,而且多伦多证券交易所也是世界上上市石油和矿业公司数量最多的一家交易所。

除了投资者的国籍外,这项研究还收集了具有高社会和环境风险行业的项目运作情况,以及这些项目是新开发的还是通过兼并或收购参与的。项目所有者和经营者的所有制情况(国有还是私营)也被记录在案。

研究发现,国有企业主导了这些位于世界上最大的热带流域的能源和采矿项目,其中既有南美国家本国的国有企业,也有外国国有企业。前者主要投资于油、气,后者则投资于采矿。

中国与亚马逊:长期能源利益

中国以略低于10%的持股占比成为亚马逊地区最大的水电项目外国投资者。

主要项目包括陷入困境的厄瓜多尔科卡科多辛克雷水电站(Coca-codo Sinclair plant)和备受争议的巴西美丽山水电站Belo Monte dam)。然而,中国在南美洲油气领域的主要利益在亚马逊以外。

10%

中国以略低于10%的持股占比成为亚马逊地区最大的水电项目外国投资者。

维西迪认为,这主要是因为中国出于能源安全的考量,所控制的通常是在近海发现的大量已探明石油储量。她说,亚马逊河流域的油田产量一般较低,只会吸引小公司的兴趣。

只有伊什平戈-坦博科查-蒂普蒂尼(the Ishpingo-Tambococha-Tiputini,ITT)油田例外,该油田位于厄瓜多尔极富生物多样性的亚苏尼国家公园(Yasuní national park)里。

亚苏尼国家公园是前总统拉斐尔·科雷亚(Rafael Correa)一项备受争议的提案的主角。拉斐尔曾试图通过吸引国际社会捐款,以换取将亚苏尼国家公园蕴藏的石油留在地下,但这一尝试以失败告终。这个公园也是与世隔绝的部落民族的家园。

数据库显示,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SINOPEC)和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的合资企业安第斯石油公司(Andes Petroleum)已投资了公园中的三个区块。其中,14号区块(被称为“南图”区块)由下属的东方石油公司(PetroOriental SA)经营。

最近原住民瓦奥拉尼族人(Waorani)向东方石油公司提起了诉讼,称14号区块石油开采过程中燃烧油气副产品(称为放气燃烧)的作业侵犯了其人权。他们认为,这一过程也违反了厄瓜多尔宪法2008年修正案中所规定的自然权利。

中国企业为何引关注?

与厄瓜多尔亚马逊社区的争端导致人们认为,中国企业的环境标准低于其他在海外运营的国际企业。

然而,波士顿大学2017年主导的一项研究发现,没有证据表明中国公司的表现比其他国家的拉丁美洲项目更好或更差。尽管如此,美洲对话组织的报告指出,中国企业的环境表现因“东道国的要求”而异,涉及他们的交易也更为不透明。

“人们会更加关注中国项目,”维西迪解释说,这可能源于一种看法,即中国企业采用较低的社会环境保障措施,且对环境、社会和治理(ESG)方面的风险接受度较高。

大型国际公司远离亚马逊

国际能源和矿业巨头基本上都不在亚马逊地区运营。除了偏远地区获取资源的难度较大之外,它们还可能面临达到最高ESG标准的股东压力。

为项目提供贷款的金融机构也受到了严厉的审视。过去,世界银行、拉美开发银行(Latin America Development Bank,CAF)和美洲开发银行(the Inter-American Development Bank)等多边银行为亚马逊国家的水电和矿业开发提供了长期融资。然而,美洲对话组织的研究指出,自2015年以来,它们只发放了两笔贷款。

亚马逊河水电项目不仅投资回收期长,社会和环境影响也很严重,包括重新安置土著居民,改变河水流向,以及影响赖其生存的动植物和人。

各国的公民才是最重要的股东。

建造水库往往造成大规模的森林砍伐,从而释放出原本储存在其中的碳。

然而,报告也指出,随着国有和多边金融机构以及大公司撤出亚马逊地区,它们监控该地区项目的能力也随之削弱,并为标准较低的贷款机构敞开了大门。

在维西迪看来,在环境问题上,需要提升公众意识,并对企业施加更大的压力。她指出,国有公用事业公司和石油公司在各国的碳排放中占比都很大,将在能源转型中发挥关键作用。

“各国的公民才是最重要的股东。必须要有来自广大民众的压力,而这个压力是建立在充分的信息和意识的基础上。”

英文原文首发于中外对话项目网站中拉对话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