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

西班牙期待可再生能源对华合作,但担心过度依赖中国

中国在降低西班牙可再生能源和电动车转型的成本上发挥着关键作用。
  • en
  • 中文
绘图:<a href="https://www.meiklejohn.co.uk/artist/Michael_Crampton_MJN/">Michael Crampton</a> / 中外对话
绘图:Michael Crampton / 中外对话

 “中国不晚于2060年实现碳中和的气候雄心几乎让所有人都感到意外。”西班牙生态转型部顾问、环境经济学家安通·奥拉贝(Antxon Olabe)回忆道。

多年来,他一直密切关注中国的气候地缘政治,认为“这是唯一的明智策略”,并补充道:“中国的领导层很有能力,做事很有远见”。

来自欧洲的明信片专题

该专题由中外对话与清洁能源网(Clean Energy Wire)合作推出,从数个欧洲国家的角度探讨中国的投资。点击这里阅读专题内容。

就在习近平主席9月22日宣布碳中和目标的前几天,奥拉贝发表了一篇论文,呼吁欧盟与中国达成一份有助于加强气候雄心的协议。他建议,鉴于新冠大流行带来的衰退,中国应该在今年(而不是承诺的在2030年前)达到排放峰值。

 “为了应对气候紧急状态,中国和欧盟相互需要,任何一方都无法解决这个成因和后果都具有全球性的问题”,他写道。

西班牙的能源转型

西班牙私营和公共部门都意识到中国在应对全球气候挑战中的关键作用,并期待中国助力西班牙部署实现其气候目标所需的绿色技术。

总部设在马德里的国际事务智库皇家埃尔卡诺研究所(Royal Elcano Institute)研究员马里奥·埃斯特班(Mario Esteban)表示,西班牙的气候行动目标很大程度上受到欧盟决策的影响。将欧盟目标转化为国内政策后,西班牙政府最近批准了一项长期脱碳战略,计划到2050年可再生能源在终端能源消费中的比例将提高到97%。

这一目标否达实现将取决于未来几年可再生能源市场的发展情况,专家们认为中国是其中的关键因素。鉴于中国在降低低碳技术成本和规模化生产方面的作用,两国的技术合作将至关重要。

中国提供了西班牙和欧洲去碳化所需的大部分原材料
丽西亚·瓦莱罗(Alicia Valero),CIRCE研究所

“中国提供了西班牙和欧洲去碳化所需的大部分原材料”,CIRCE研究所(Instituto CIRCE)工业生态组负责人丽西亚·瓦莱罗(Alicia Valero)说。同时,她也警告说,中国控制着稀土元素的生产,而这些原料正是发展风力发电和其他绿色技术所需要的,同时中国还是石墨的主要生产国,其他生产国与之相比有一定差距。

瓦莱罗认为,这一事实突显了西班牙生态转型对中国的依赖程度,鉴于中国曾在十年前对稀土元素设置出口限制,她表示这“非常令人担忧”。她提出从电子垃圾等废旧物资中回收原材料的“城市采矿”可以作为解决方案。但她也指出,为此西班牙需要投资发展电子垃圾回收技术。

其他人则对此表示乐观,并专注于中国绿色科技投资对西班牙的积极影响。今年8月,中国国有能源巨头长江三峡集团从马德里能源公司X-Elio手中收购了西班牙的13个太阳能电站,交易金额未予披露。2019年至2020年期间建成的光伏电站总容量超过了500兆瓦。

图片来源:Alamy

 “中国的可再生能源投资已经将其提升到了无可争议的全球(行业)第一的位置,并降低了西班牙太阳能光伏发电的价格,使之具备了竞争力,达到‘平价上网’,不需要补贴。”中国太阳能逆变器制造商锦浪科技西班牙分公司的分部经理雅克布·桑兹(Jacobo Sanz)说。

欧盟委员会发布的最新光伏现状报告显示,2019年在可再生能源(不包括大型水电)投资方面,中国以912亿美元“保持领先”,其次是投资额612亿美元的欧洲。

西班牙光伏行业协会(UNEF)也认为,中国在推动西班牙太阳能光伏生产成本下降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UNEF的数据显示,目前西班牙光伏整体安装成本比十年前下降了95%。该协会执行主任何塞·多诺索(José Donoso)表示,西班牙使用的光伏组件大多来自于中国。

促进电动车的发展

西班牙决策者关注的的另一个领域是交通的电动化。与邻国相比,西班牙在这场竞赛中处于落后地位,在建设充电基础设施和发展电动车市场方面远低于欧盟的平均水平。

1月,西班牙和中国签署了一项电动车发展合作备忘录,计划建立一个新的中心来集中开发这些技术。

西班牙工业技术发展中心(CDTI)驻中国代表卡洛斯·金塔纳(Carlos Quintana)认为,“一个喜人的增长期正在开启”,意指2018年底习近平主席访问马德里时开启了两国技术合作的新阶段。

他表示,绿色技术在这个阶段具有特殊的意义。CDTI的西班牙和中国企业联合计划Chineka支持与绿色转型相关的倡议。“有很多项目都与新材料有关,比如石墨烯,它不仅对电动车的生产至关重要,而且是更轻型污染更少的电动车,此外对效率更高的轻型风力发电机也十分重要。”他说。

2018年,中国清洁技术领域的风险投资和私募投资金额约为35.7亿美元,但这类投资并不总被视为昭示着中国彻底的生态转型。中国政策观察(Observatory of Chinese Policy)的分析师马罗拉•帕丁(Marola Padin)指出,中国在气候议程上仍存在着一些矛盾。“在《巴黎协定》的背景下,中国将自己定位为促进可再生能源,以及从污染性重工业(经济)向21世纪现代经济转型的领导者”,她说。

她看到中国政府有意在新冠疫情后优先发展绿色经济。但她也指出,在中国的北方农村“举头能看到煤电厂”。

马里奥·埃斯特班指出,中国似乎正在使其国内的计划与更具雄心的气候政策一致起来,但“其海外投资离气候友好型还很遥远”。从这个意义上,他表示:“只要中国加强气候雄心,西班牙将愿意与中国合作。”

随着拜登的获胜提高了人们对美国气候行动的期望,西班牙的研究人员和商界人士希望回归多边主义,这将有利于欧盟和中国之间的气候外交,并带来更具有雄心的气候政策。

西班牙中国会(一个在西班牙的中国企业协会)创始人陈弘相信,美国新一届政府将缓解中美过去四年所形成的紧张局势,这将为全球绿色经济创造更好的投资机会。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对西班牙的投资应该比现在更多。”她说。

特别声明:本文的配图受版权保护,可以与文章一同进行转载,但不能独立于本文使用。署名信息不得更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