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

倒向煤电的津巴布韦能源政策

煤电项目正在津巴布韦的大地上如火如荼地建设,中国企业在这一热潮中扮演重要角色。当地民间组织认为该国应该选择更可持续的能源发展道路。
  • en
  • 中文
旺吉(Hwange)马科莫资源公司的煤矿上,矿工们正在休息。马科莫资源公司与赞比西煤气公司的煤矿是万盖地区新开发的两个煤矿。 图片来源:<a href="https://www.kbmpofu.com/">KB Mpofu</a> / 中外对话
旺吉(Hwange)马科莫资源公司的煤矿上,矿工们正在休息。马科莫资源公司与赞比西煤气公司的煤矿是万盖地区新开发的两个煤矿。 图片来源:KB Mpofu / 中外对话

尽管津巴布韦拥有丰富的可再生能源发电潜力,但该国正在掀起一股煤电建设热潮,预计建设装机容量达8吉瓦,其中很大部分由中国公司提供融资并建设。

七月,津巴布韦总统埃默森·曼纳格格瓦(Emmerson Mnangagwa)参观了八家在旺吉(Hwange)新建了煤矿、炼焦煤厂和发电厂的公司。旺吉位于北马塔贝莱兰省,拥有丰富的煤炭和野生动植物资源。在他参观的这些项目中,本地公司“西部地区”(Western Areas)宣布计划建造两座300兆瓦的燃煤电厂,而另一家本地公司——津巴布韦天然气和煤炭公司正计划建设一座750兆瓦的发电站。

中国公司还在该国建设新的煤炭基础设施。与津巴布韦国防军合资的津巴布韦中信电工私人有限公司(ZZEE)正在建设一座50兆瓦的燃煤电厂,但计划将其总规模扩大至430兆瓦。钢铁生产商青山控股集团的煤矿子公司丁森煤矿(Dinson Colliery)正斥资3亿美元建设一座炼焦厂。 曼纳格格瓦到访时,该公司表示,它还计划建设一座100兆瓦的燃煤电厂(但本文作者本月初对其进行访问时该公司称正在建设的电厂发电能力只有12兆瓦)。

去年9月,也就是曼纳格格瓦访问后仅仅两个月,便有环保组织指责ZZEE和青山公司在旺吉国家公园开采煤炭。引发争议后,政府立即叫停了两家公司的采矿活动。

尽管如此,还有一些重大煤炭项目仍在筹建中,主要就是RioZim能源公司正在戈奎(Gokwe)建设的耗资30亿美元、由中国葛洲坝集团公司提供工程和资金支持的2,800兆瓦热电厂,以及PER卢苏鲁电力(PER Lusulu Power)在该国西北部宾加(Binga)地区拟建的2100MW电厂。

一名工人孤零零地穿过旺吉马科莫资源煤矿的选煤厂。图片来源:KB Mpofu /中外对话

PER卢苏鲁电力首席开发官塔菲达瓦·姆普塔(Tafadzwa Mputa表示,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是该项目的EPC承包商和贷款融资人,通过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Sinosure)提供的担保计划,获得了20亿美元贷款总额的85% ,作为项目三个阶段的第一阶段经费。

什么是EPC合同?

设计、采购和施工(EPC)合同是基础设施项目的常见合同类型。

EPC承包商负责项目设计和工程、原材料和建筑设备采购、以及建设施工的方方面面。

合同不包含所有权,通常施工完成后EPC承包商对项目的参与就结束了。

津巴布韦政府的计划雄心勃勃:到2023年将该国矿业经济规模扩大到120亿美元,从而不仅实现电力供应自给自足,还要成为区域电力净出口国。而上述新的煤矿和电力项目都是该计划的一部分。

从能源匮乏到自给自足

由于津巴布韦长期电力短缺,而煤炭储量丰富(估计约为250亿吨),因此其热衷燃煤发电不足为奇。该国拥的太阳能、水力和地热资源潜力巨大。津巴布韦能源监管局称,其能源结构严重偏向水电(70%)和煤炭发电(29%)。

斯皮茨科普(Spitzkop)的莫约(AC Moyo)用柴火做饭,但他的手机、电视和收音机却用的是太阳能供电。 图片来源:KB Mpofu /中外对话

然而,尽管高峰时的电力需求达2200兆瓦,但由于煤炭基础设施老化、干旱和投资不足导致津巴布韦的发电能力仅1096兆瓦。供需缺口通过从邻国进口来弥补。

旺吉燃煤电站的发电量约占该国40%。中国国有企业——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公司对该电站7号和8号机组进行了扩建,并有中国政府为其提供的13亿美元的贷款。到2022年,其发电量将从920兆瓦增加到1520兆瓦

旺吉火力发电厂远景。该电站正耗资15亿美元进行扩建。图片来源:KB Mpofu /中外对话
旺吉姆彭戈拉村(Mpongola village)丁森煤矿的建筑工地上的一名工人。丁森煤矿正在旺吉镇以东约15公里处建造一座焦化厂。该工地雇佣了约100名当地人和50名中国人。图片来源:KB Mpofu /中外对话

卡里巴南部水坝是该国目前最大的发电设施。 2018年,大坝300兆瓦扩建工程再次获得中国的资助,从而使总装机达到了1050兆瓦。但是,最近降雨不足影响了其可靠性。津巴布韦和赞比亚还同意在赞比西河上建造2400兆瓦的巴托卡峡谷(Batoka Gorge)水电站,并选择中国电力和通用电气作为主要承包商。

为了解决电力短缺问题,政府把主要精力放在了扩大煤炭产量上,将年产量从300万吨扩大到了1500万吨,旺吉和其他地区新建的许多电力项目将不可避免地增强煤炭在该国能源结构中的主导地位,而此时全球正努力摆脱化石燃料,各国投资者也逐渐拒绝为煤炭项目提供资金。

津巴布韦IntraTrek公司在南马塔贝莱兰省关达市(Gwanda)郊区建起对临时办公场所。津巴布韦IntraTrek公司在2015年获得授权,建设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光伏电站,但此后仅在外围架设了一些铁丝网并建造了临时房屋。图片来源:KB Mpofu /中外对话

100兆瓦的关达太阳能光伏电站是唯一一个获得中国支持的非水可再生能源项目,但由于承包商津巴布韦IntraTrek及其合作伙伴正泰集团(CHiNT)与项目所有者津巴布韦电力公司(ZPC)之间产生纠纷,该项目已经陷入停滞。

IntraTrek的项目总监、工程师奥利弗·马关吉(Oliver Magwenzi)表示,在项目被最终关闭之前,包括可行性研究在内的一系列准备工作就都已经完成。

IntraTrek递交修订后的实施计划后,政府最近批准了该太阳能项目的实施。根据修订后的计划中,IntraTrek承诺在六个月的融资关闭期内交付首批10兆瓦发电装机,并将项目成本从1.72亿美元大幅降低至1.39亿美元。

邦加尼·马普萨(Bongani Maphosa)说,他知道人们砍柴烧火造成了森林砍伐,但他说这是最便宜的能源。 他将多余的柴火用独轮车拉出去卖掉。 图片来源:KB Mpofu /中外对话

他对中外对话说道,“我们与ZPC重新协商了合同说明,除了一个棘手的问题,我们在所有其他问题上都达成共识。我们与ZPC达成一致,必须重新修改可行性研究。” 这主要是因为随着技术的变化,之前由上海电力设计院开展的研究已经需要更新。

可持续的能源政策

民间组织自然资源治理中心(Centre for Natural Resource Governance)的项目经理塔普瓦·奥布莱恩·纳其(Tapuwa O’brien Nhachi)说,煤炭开采和煤炭发电量的增长有悖于津巴布韦自身的政策和战略,如原本为了减少碳排放并管理气候变化的负面影响而出台的国家气候应对战略和国家可再生能源政策。津巴布韦是《巴黎协定》的签署国,并承诺到203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33%,但若新的煤炭项目继续推进,这一目标可能无法实现。

除了气候影响外,纳其还指出了开发燃煤发电所造成的严重环境退化和人体健康影响,例如呼吸系统疾病。矿业小镇旺吉及其附近的居民抱怨开往焦化厂或发电站的运煤卡车带来了煤尘污染,以及采矿公司造成德卡河的河水受到污染。

目贝韦木·恩库贝(Mbwemu Ncube)在自家屋外准备午餐,这里是马杜马比萨村受旺吉煤矿的露天矿场煤尘影响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图片来源:KB Mpofu /中外对话

琳内特·麦启扎(Lynnete Macheza)说,她每天都要清扫家里的煤灰,并且担心自己会染上黑肺病。图片来源:KB Mpofu /中外对话

旺吉市议员巴卡尼·克维迪尼(Bakani Kwidini)表示,由于企业不愿修复他们破坏的土地,所以采矿并未给这里的社区带来多大好处。

“有一家在这里作业的公司(ZZEE的子公司津巴布韦中信焦化公司)在将煤运到其焦化厂的过程中,给卢科西小学、卢科西医院、卢科西灌溉系统和周围村庄造成了巨大的粉尘污染。

他说:“在社区的长期斗争下,该公司最近承诺为通往其焦化厂的四公里长的道路铺上柏油路面。”

经过卢克西族(Lukosi)社区的多年游说,津巴布韦中信焦化公司已开始重新铺设通往其工厂的道路。长期以来,卡车往返工厂产生的灰尘和噪音污染让村民们抱怨不已。图片来源:KB Mpofu /中外对话

旺吉的扎瓦波村(Zvabo)村民安德里亚·菲里(Andrea Phiri)说,由于德卡河受到污染,他损失了数只山羊和牛。 平时常用的水井坏了,他们家有时会到河里去打水喝。

纳其说,津巴布韦应利用其可再生能源的潜力制定可持续的能源政策。

“去年,我们国家出台了可再生能源和生物燃料政策,目的是刺激可再生能源的投资。利用这些政策,国家应该能轻松地从使用化石燃料过渡到低碳可再生能源。津巴布韦也应该跟上全球煤炭融资转型的大趋势。”他说。

旺吉9号区扎瓦波村(Zvabo)村民安德里亚·菲里说,由于德卡河受到污染,他今年大概损失了四只山羊。上游许多采矿公司向河里排放废水,导致鱼和喝了河水的牲畜死亡。图片来源:KB Mpofu /中外对话

津巴布韦可再生能源协会主席以赛亚·尼亚库森达(Isaiah Nyakusenda)说,尽管该国可以利用其丰富的煤炭资源来缓解电力短缺,但它有义务遵循自己的可再生能源政策。这项政策的目标是到2025年可再生能源装机达到1100兆瓦。

他说,鉴于这些年可再生能源的成本大幅降低,其运行和建设成本也会比燃煤电厂便宜。

对津巴布韦煤矿项目的支持与中国自身的2060年碳中和承诺不相符合。中国无论是可再生能源装机,还是可再生能源发电量都在世界上首屈一指,它能够从财力和专业能力上帮助津巴布韦保持一个低碳的能源结构。

旺吉蒙戈拉村(Mpongola)路边指向丁森煤矿的路标。丁森煤矿正在旺吉镇以东约15公里的蒙戈拉村建设一座焦化厂。图片来源:KB Mpofu /中外对话

但是约翰内斯堡大学非洲-中国研究中心的高级研究人员埃姆瑙尔·马特博姆博士(Dr Emmnauel Matambo)说,尽管有环境风险,但煤炭对津巴布韦来说似乎是一个可行的选择。

“中国和中国公司不愿提出与东道国合作伙伴的决定相左的建议。究竟是使用煤炭、核能、还是水力发电,主要还是非洲说了算。

“如果中国的非洲合作伙伴选择燃煤发电,中国将保持其不干涉别国内政的默认立场。最重要的应该是非洲需要尽快决定哪种才是更安全和更持久的发电方式,而不是将这个责任交给或转嫁给中国。”

翻译:BAI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