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

萨纳坎大坝之争:压力之下的泰国

民间组织和当地社区希望泰国拒绝购买老挝萨纳坎大坝的电力,以防止湄公河脆弱的生态遭受更多破坏。
  • en
  • 中文
泰国清康地区的湄公河段。图片来源:Ian Cook / Alamy
泰国清康地区的湄公河段。图片来源:Ian Cook / Alamy

“河水涨落这么快,是因为它不是自然流动……对我们影响很大,捕不到鱼,鱼也不能产卵,”泰国北部清康县当地渔民团体的负责人、62岁的普拉勇·萨恩-艾(Prayoon Saen-ae)说。

7月30日,湄公河委员会(MRC)正式对老挝的萨纳坎大坝启动了为期六个月的事先协商阶段。反对水电项目的泰国方面人士意识到他们要针对距离本国边境仅有两公里之遥的这个项目开展工作。

在老挝境内拟建的湄公河干流大坝有七座,除去已投入运营的沙耶武里大坝,萨纳坎大坝是第六座进入事先协商阶段的湄公河下游大坝。这个684兆瓦的水电项目由大唐国际发电的子公司承建,预计2028年完工。

“我们反对过沙耶武里项目,但太难了,因为大坝在他们国土上,不在我们这儿,”自出生起就生活在清康的普拉勇·萨恩-艾说,并称只有非政府组织来跟他讨论萨纳坎大坝。他说自己“(对泰国政府)有点生气,因为我们无能为力。我们抗议沙耶武里大坝的时候,泰国政府根本帮不上忙,他们总是在找借口。”

MRC联合委员会工作组以信息“过时”为由拒绝了事先协商程序的文件,并发回老挝政府进行修订,但MRC和泰国当局都无法阻止大坝项目。

“村民知道这个大坝,但不知道该怎么做,”拉克清康保护组织(Rak Chiang Khan Conservation Group)成员、50岁的查纳隆·旺拉(Channarong Wongla)说。“我们通过Line和Facebook群组交流信息,通知村民。”

老挝试图利用湄公河及其支流成为“亚洲电池”的计划给水资源跨界治理带来了挑战。萨纳坎大坝上游拟建的大坝包括中国企业承建的巴莱(Pak Lay)和北本(Pak Beng)项目,以及越南投资的琅勃拉邦(Luang Prabang)。老挝在湄公河重要支流南欧江上的梯级大坝项目包括七个拟建和已完工的水电项目。

由于老挝国内的社会限制,泰国的民间组织和个人只得挺身而出,反对建造这座价值20亿美元的萨纳坎大坝。

往返在泰国东北部与老挝接壤的清康县湄公河畔的渡船。图片来源:Eddie Gerald / Alamy

“我们的主要目标是停止该项目,我们正计划帮助村民了解相关法律、权利以及大坝项目产生的影响,”拥有水电大坝设计学位的查纳隆·旺拉(Channarong Wongla)曾在工业城市和公司工作多年,后决定回到家乡清康参与解决环境问题。

拯救湄公河(Save the Mekong)以及伊桑湄公河流域人民网络(People’s Network of Isaan Mekong Basin)等泰国民间组织很快对萨纳坎大坝提出了批评,称其存在直接的环境问题,并可能导致2019年的旱灾重演。

没有买家就没有大坝

“谁需要它?真正需要它是谁?”非政府组织国际河流(International Rivers)的皮安博恩·迪特斯(Pianporn Deetes)说。“泰国电力供过于求,所以不需要。那需要它的到底是谁?建筑公司?银行?还是那些可能受益的当权者?”

萨纳坎大坝和沙耶武里大坝一样将电力供应给泰国,但有团体正在向MRC施压要求大坝重新选址,并要求泰国拒绝购买其生产的电力,从而降低项目的经济可行性。

“从我自己过去十年的职业经历中看到,多数水电项目都是由建筑及相关行业推动的,而非实际的电力需求,”皮安博恩·迪特斯表示。

新冠疫情加剧了泰国电力供应过剩的问题,能源部近来表示电力需求已降至总装机容量的40%左右。

泰国电力局(Egat)最近宣布了关闭老旧电站、发展电力密集型农业综合企业、以及向缅甸出售电力的计划。

“我们正面临一场健康危机,这种情况下有什么理由买更多的电?”伊桑人权与环境协会(Isaan Human Rights and Environmental Association)负责人、人民网络代表苏威特·库拉普旺(Suwit Kulapwong)表示。

以苏威特为代表的人民网络一直站在反对萨纳坎大坝的第一线,早在五月就表明了自己的反对立场

清康地区的湄公河段。图片来源:Engdao Wichitpunya / Alamy

事先协商程序

“萨纳坎大坝就不应该建。社区和民间组织正从国家和地区层面上采取行动阻止该项目,并强调指出这个项目不仅没有必要,而且风险高、造价高,”国际河流泰国办公室的加里·李(Gary Lee)认为泰国北部黎府已经遭受沙耶武里大坝的影响。“包括水位快速波动,沉积物和重要养分输送受到破坏,并进而对维系社区生计和收入的水生资源产生重大影响。

萨纳坎大坝提交给MRC的影响评估几乎没有参考过去十年间的任何研究,据称还照抄了50多公里外巴莱项目的影响评估——只更改了项目名称。但MRC无权否决老挝大坝的建设,事先协商只是咨询性的。

事实证明事先协商过程存在争议,批评者称其毫无权威性,水电项目相关讨论围绕的主题是如何缓解影响,而非项目是否应该推进。

然而,加里·李指出“启动事先协商进程不一定意味着萨纳坎大坝即将动工。例如,北本水电站和巴莱水电站的事先协商程序早在2017年和2019年就完成了,但至今都尚无进展”。这两座水电站都还没有与泰国签署电力购买协议,他说。

事先协商程序依据的是1995年通过的《湄公河协定》。协定要求项目方通知各国提出建议并减轻潜在的不利跨界影响。沙耶武里、东萨宏(Don Sahong)、北本、巴莱和琅勃拉邦都开展了该程序。沙耶武里大坝的事先协商程序促使老挝政府投资修改大坝设计以解决沉淀物输运和鱼类迁徙的问题。

“MRC已经开展或委托开展多项研究。这些研究突出表明,湄公河干流和支流上兴建的大型水坝给湄公河流域的生态、经济和粮食安全带来了严重威胁,贫困家庭受到的影响最大,”加里·李说。“但这些项目不顾或无视丰富的科学证据,还在继续推进。”

据称开发商已经在修建通往萨纳坎大坝的道路。

“我认为(MRC)没有任何用处,”查纳隆·旺拉说。“我们甚至不需要让MRC参与取消项目的讨论,因为他们更像在鼓励大坝项目。”

见无望取消萨纳坎项目,泰国当局开始为减轻大坝的影响做准备。副总理巴威•翁素汪(Prawit Wongsuwon)强调了沉积物、渔业和航行的重要性。

政府责任

和MRC一样,泰国政府无权阻止企业在老挝兴建大坝。

“据我所知项目不可能停止,因为萨纳坎将会建在老挝土地上,他们有权这么做,”黎府议会成员勒特萨克·帕塔纳猜库尔(Lertsak Pattanachaikul)说,并称泰国国内对这座大坝还不太了解,他也是在当地一个与环境质量促进部合作的志愿者小组向他提到了这个问题后才注意到的。

7月23日勒特萨克向泰国政府提出了他对萨纳坎大坝的保留意见,并在一次议会讲话中建议泰国电力局拒绝购买萨纳坎大坝生产的电力。

农业与合作社部副部长普拉帕特·波塔苏顿(Prapat Photasuthon)试图回答勒特萨克的问题,称萨纳坎大坝的规模小于沙耶武里,而大坝对湄公河的影响是一个“新现实”。

勒特萨克告诉中外对话:“我作为议员的职责是让政府意识到沿岸村民即将受到的影响。20年前中国在上游启动大坝工程以来,水位波动一直是这里面临的问题。但沙耶武里大坝开始的时候,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变化。湄公河水太少了,这个项目将影响整个河流系统,情况会更糟。”

环保团体和政府很快就指出新大坝对公共工程项目的影响。清康地区静谧的景色吸引了大批游客,当地民众和企业都担心旅游业会受到打击。议会方面,勒特萨克预测,从刚刚用纳税人的钱建成的一座玻璃栈道上远眺,原本美丽的景色会因为新的大坝而风光不再。

清孔和黎府其他地区还要面对其他一些具有争议的水管理项目,包括750亿美元的Kong-Loei-Chi-Mun项目。泰国自己这个雄心勃勃的项目将从湄公河引水为17个省份提供灌溉,而许多清康当地人也并不欢迎这个项目。民间组织人士称,萨纳坎大坝和日渐干涸的湄公河危及到了这个为期16年的项目。

清康地区可以俯瞰湄公河的玻璃天桥。图片来源:Aphirak Thila / Alamy

政府和民间都有声音呼吁解决萨纳坎大坝易受地震影响的问题。该项目信息中并未提及黎府断层(Loei Fault),拉克清康的查纳隆·旺拉说。最近一次轻微地震后,矿产资源部将于2022年对黎府断层进行评估。

“老挝有过溃坝的新闻,所以我特别担心安全问题。就沙耶武里而言,我们知道是一家泰国公司承建的,会达到标准,”议员勒特萨克·帕塔纳猜库尔说。2018年,韩国SK集团在老挝南部修建的副坝D(Saddle Dam D)发生坍塌,造成40人死亡,数千人无家可归。“萨纳坎大坝是中国投资的项目,很可能由中国团队承建,我有点担心这一点。”

中国影响力

中国企业参与萨纳坎大坝项目以及投资巴莱和北本水电站都引起了泰国各方面的关注。

中国在老挝上游的澜沧江上建设了12座巨型水坝。“地球之眼”(Eyes on Earth)近期的研究指中国“截流了”下游国家急需的水资源。但MRC和湄公河研究专家组驳斥了这种说法,并重申了共享更多流域数据的重要性。

“泰国国家水资源办公室一直批评老挝在湄公河干流上新建大坝(包括萨纳坎)对水文流量、沉积物流动和鱼类向下游迁移的影响,”史汀生中心学者、《伟大湄公河的最后时光》作者艾博(Brian Eyler)称。“(上游的大坝)给之前可预测性相对较高的水文循环带来了不确定性,而下游大坝的潜在融资者不喜欢这种不确定性。”

八月下旬,中国总理李克强宣布中国将与湄公河国家分享全年水文数据以减轻人们的忧虑,但目前还没有宣布除了来自目前正在使用的两个监测点的信息之外,是否还有来自其他监测点的信息会被分享。8月25日,澜沧江-湄公河合作机制(LMC)与湄公河国家领导人举行会晤,确认将与下游国家分享更多数据。

水电并非澜-湄机制重点关注的问题,艾博说。但对泰国的关注者而言,相比于老挝和柬埔寨,该机制和‘一带一路’有关项目都更难以接触到。

“在老挝,你会因为谈论水坝而被绑架,”苏威特说。去年老挝当局逮捕了八名打算就土地侵占、大坝修建和森林砍伐问题发起抗议活动的人士。苏威特称中泰两国关系密切,这让此类问题处理起来很有难度,并提到了缺少中泰间有诚意的互动。“我们给出了良好治理和透明度方面的建议,中国投资者就派大唐公司或孔子学院来和我们谈,但取消项目并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

反对湄公河进一步开发的运动在今年取得了一些胜利,最显著的是取消了泰国北部爆破急流河段以增加贸易流量的计划。面对洞里萨湖的持续开发及其面临的诸多生态威胁,柬埔寨今年三月颁布了一项为期10年的禁令,停止在湄公河干流上修建大坝。

随着萨纳坎大坝为期六个月的事先协商阶段拉开帷幕,人们希望泰国政府能够拒绝购买其电力,泰国当局也重点提出了将大坝建在更靠近上游的地方这种可能的解决办法。

“没有人和我们正式讨论大坝问题,只有当地民间组织,没有政府或议员,”普拉勇说,他正等着中老泰三国将如何就湄公河的渔民和生态达成一致的新闻。“我们没有力量去对抗。”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