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

欧盟和中国可推动土耳其能源转型

欧洲绿色政纲和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可以助力土耳其及西巴尔干地区的绿色复苏。
  • en
  • 中文
2014年投入运营的位于伊斯肯德伦的迪勒阿特拉斯燃煤电站,其容量为1.2吉瓦。图片来源 © Kerem Yücel / CAN Europe
2014年投入运营的位于伊斯肯德伦的迪勒阿特拉斯燃煤电站,其容量为1.2吉瓦。图片来源 © Kerem Yücel / CAN Europe

就在2015年《巴黎协定》达成前的两个月,土耳其当地社区和民间组织写信给时任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要求法国ENGIE能源集团取消在土耳其阿达纳省伊斯肯德伦湾(Iskenderun Bay)的煤电项目。

民间组织解释了阿达煤炭项目对该地区的危害,并要求作为联合国气候峰会主办方的法国政府承担责任,将法国在土耳其的投融资转向提高能源效率和可再生能源项目。三周后,ENGIE宣布将停止其在全球的新的煤炭项目(最先停止的就是阿达纳省的项目),并将其在土耳其的投资转向可再生能源。

五年后,当地社区再次对中国提出了同样的诉求,希望取消胡努特鲁EMBA煤电项目。

这座容量1.3吉瓦的燃煤电站是中国在土耳其最大的直接投资,也是“一带一路”倡议和土耳其“中间走廊”的关键项目。“中间走廊”是土耳其对接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项大型基础设施计划。

土耳其地中海沿岸的伊斯肯德伦湾不仅已经建有三座煤电站,还有其他一些污染严重的工业设施。最近一项研究显示,阿达纳省每五个过早死亡的人中就有一个与空气污染有关,因此民众担心胡努特鲁煤电站将导致空气质量进一步恶化。

煤电吸引力下降

ENGIE取消其在土耳其的项目时,该国正打算新建70多座燃煤电站,其中有29座计划建在伊斯特肯德伦湾。这70座拟建电站中目前仅有三座投入运营,一半以上遭搁置。截至6月,仍有32座在筹备中,但在建的只有胡努特鲁电站。

土耳其民众因为担心污染问题反对建设煤炭项目。他们的反对也取得了成效。作为回应,2019年土耳其总统否决了一项法律,该法律一旦通过,将延长某些煤电站的环境法规豁免期。因此,今年1月有五家电站因未遵循环保措施而不得不暂停运营

新冠疫情再次暴露出煤电和污染之间的联系。土耳其主要煤炭城市之一的宗古尔达克因为肺病发病率高,居民面临的风险也更高而被封锁。

还有一些因素也降低了煤电的吸引力,比如经济动荡、土耳其货币贬值、能源成本上升、能源需求意外下降、可再生能源竞争力提高、以及电力市场供应过剩等。

面对能源进口导致的预算赤字不断增加,政府的反应是为当地褐煤电站提供特别补贴。但即便这些项目获得了高额的补贴,又有价格和电力购买担保,也没有像预期的那样获得投资者的关注。

生活在阿特拉斯燃煤电站和其他工业设施夹缝中的村民。图片来源 © Kerem Yücel / CAN Europe

不幸的是,煤炭行业的问题并没能促使政府出台更好的政策。土耳其政府是少数尚未批准《巴黎协定》的国家之一,尽管拥有巨大的风能和太阳能潜力,但政府迟迟未能抓住这一机会

土耳其需要明确2030及2050年的气候能源政策规划,从而向能源市场发出坚实的信号,并且还需要规划一条雄心勃勃的路径,确定本国碳排放达到峰值的时间。

做到这一点并非不可能。根据其能源愿景(Energy Vision),土耳其的目标是到2023年可再生能源的占比达到30%。今年5月24日,该国90%的发电量来自可再生能源。能源与自然资源部长宣布这是一项纪录,为土耳其进一步提升可再生能源的比重铺平了道路。近期分析表明,到2026年土耳其可以将太阳能和风能发电的比例提升至21%,且不会对电网产生任何负面影响,这说明如果政策得当,土耳其可能会超额完成可再生能源目标。

土耳其“中间走廊”

土耳其启动了自己的“中间走廊”计划(Middle Corridor),该计划与“一带一路”倡议相呼应,目的是恢复古丝绸之路上连接亚欧的贸易路线。

土耳其政府认为,将“中间走廊”计划与“一带一路”倡议相衔接,对两国而言是双赢战略。中土两国于2015年签署协议将两项倡议对接起来。

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部分,近期中国预计会增加对土耳其可再生能源项目的融资。中国可以表明自己有意将气候领导力融入“一带一路”项目,助力土耳其的低碳转型,而不是推进胡努特鲁这样的高碳项目。

欧洲绿色政纲可能有所帮助

欧盟委员会在2050年实现气候中和的承诺基础上,推出了自己的里程碑项目——欧洲绿色政纲(European Green Deal)。这份路线图建议制订并通过《气候法》,并提议在2030年实现55%的减排。

到本世纪中叶实现这一雄心勃勃的目标对全球来说意义重大,对其主要贸易伙伴和想加入欧盟的国家来说更是如此。

土耳其与欧盟的关系很复杂,虽然其入盟进程一波三折,但在某些行业政策上正逐步采纳欧盟法律原则(EU acquis),也就是对欧盟国家具有约束力的共同权利和义务。

随着候选国入盟谈判的不断推进,欧盟要求各国以欧盟法原则各章节的内容为准绳逐步规范本国相关领域的政策。这些章节都是加入欧盟必须采取的具体步骤。2006年土耳其开启了第27章有关环境和气候变化政策的入盟谈判。

入盟前援助工具(Instrument for Pre-Accession,简称IPA)是欧盟外部预算的一部分,用于帮助入盟候选国做好准备履行欧盟成员国的义务。土耳其已获得大量资金,以采取措施确保其环境立法与欧盟保持一致,例如,根据欧盟水框架指令(Water Framework Directive)制定本国的水环境保护法。2014年,土耳其部分通过了欧盟工业排放指令(Industrial Emissions Directive),这是欧盟规范工业设施污染、设定排放上限的主要法律文件。

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曾表示,绿色政纲“将成为从当前健康和经济危机中复苏的动力”。因此,随着欧盟将可持续性和低碳经济纳入预算,未来IPA资金将用于奖励那些遵守欧盟议程的入盟国。

IPA并不是欧盟给予土耳其的唯一的资金援助。土耳其作为新兴经济体,也是欧洲公共银行、欧洲投资银行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气候融资的最大接受国

此外,2019年土耳其是欧盟的第五大贸易伙伴,同时欧盟也是其主要的出口市场(42.4%)。作为避免碳泄漏的新措施之一,欧盟提出了碳边境调整机制(Carbon Border Adjustment Mechanism),这将有助于避免以较低的价格从气候政策不太严格的国家进口电力。土耳其的高碳产业已经在讨论是否需要为这项政策的潜在负面影响做好准备。

最近的研究还指出,邻国的煤电进入欧盟电网有损欧盟的减排努力。有提议要求将电力进口纳入碳边境调整机制。对于土耳其这个电力产能过剩、与欧盟电网日益融合的国家来说,此举将有助于推动其提高可再生能源在本国能源结构中的比重。

为了迎接明年在英国格拉斯哥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中国和欧盟可以通过共同发挥气候领导力,帮助土耳其和西巴尔干国家提高气候雄心。这些国家正试图加入欧盟,同时也热切希望参与“一带一路”,吸引中国的投资。随着气候大会的推迟,该地区各国应制定路线图,通过与欧洲绿色政纲一致的雄心勃勃的绿色、低碳议程来摆脱当前的危机。中国可以调整投资方向,从煤炭项目中撤资,帮助整个区域经济体朝着碳中和的方向实现公平过渡。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