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电项目遇挫凸显缅甸可再生能源发展困局 - 中外对话
能源

风电项目遇挫凸显缅甸可再生能源发展困局

当地政府对可再生能源项目的态度摇摆不定,缅甸仍在等待首个风电项目落地。
  • en
  • 中文
缅甸风电场陷入停滞的同时,太阳能保持着发展势头,政府邀请国内外企业参与建设30座并网太阳能电站。图片来源:Alamy
缅甸风电场陷入停滞的同时,太阳能保持着发展势头,政府邀请国内外企业参与建设30座并网太阳能电站。图片来源:Alamy

小村羌达是孟加拉湾的一处度假胜地。四年多前,缅甸政府曾批准一家中国企业在附近建造风电场。而如今,当地居民依然需要依靠柴油发电机来应对时而发生的停电。

2016年3月,吴登盛(Thein Sein)领导的缅甸政府在任期即将结束之际,与中国长江三峡集团签署了一项协议,计划在伊洛瓦底江地区度假胜地周边开发一个30兆瓦的风电场。

而就在这一协议签署之前,为了解决长达数十年的电力短缺问题,缅甸政府曾在2014年和2015年允许外国企业对在中西部沿海地区建设风电场进行初步可行性研究。

缅甸电力和能源部(Ministry of Electricity and Energy,简称MEE)常务秘书索敏(Soe Myint)表示:“缅甸的电力生产主要依靠水电和燃气电厂。虽然水电是我国主要的可再生电力来源,然而由于担心环境破坏,新建水电项目目前遇到较大公众阻力。为了满足短期电力需求,政府也曾考虑建设燃煤电厂,但同样遭到反对。”

他说,缅甸政府还曾将风电列为潜在的可再生能源选项之一,但是多重因素限制了政府对可再生能源的兴趣。

自结束军政府统治以来,缅甸政府就开始大力推动可再生能源电力。2012年的经常性停电引发了为期一周的抗议活动。

索敏说:“这就是为什么上届政府要在2014年和2015年先后与国内外私营企业合作,多次开展风能资源初步可行性研究的原因。”

然而,国家支持不足还是遏制了羌达项目的推进,尽管政府坚称项目仍在进行之中。

由于电力供应不稳,羌达海滩附近的酒店和餐馆饱受断电的困扰。当地居民丁迎(Tin Nyein)说:“当听说政府在奈比多签订了电力合作协议时,我们都很高兴,以为我们终于可以拥有全天候的用电保障了。”

不过丁迎说,中缅双方专家曾在2017年来过这里,然后就没有下文了。他告诉中外对话:“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们敢确定目前这个项目的确没有取得任何进展。”

这已经是当地人第二次感到失望了。2003年,一座由太阳能电池板、风力发电机、柴油发电机组成的微型混合电网系统落成,但是从2006年起这个系统就一直无法正常运行。

风电场提案仍在推进之中

官员们坚称,羌达风电场提案仍在推进,不过有人质疑该项目已于2017年陷入停滞。

伊洛瓦底江省电力、能源、工业与交通部长温泰(Win Htay)告诉中外对话,三峡集团曾在2016年和2017年两次派人造访该地,讨论项目实施情况。

他说:“和之前一样,我们地方政府现在仍然愿意协助中方开展项目。老实说,我们希望他们来这里投资建设风电场。”

他补充道:“但自从2017年年初三峡集团造访之后,就没有后续的消息了。”

缅甸能源和电力部能源规划司主任丁伦(Tin Lwin)说:“项目还没有结束,具体还要取决于三峡集团。”

是否承担风险取决于投资者。

缅甸有很多位于山区的农村地区,以及长达2800多公里的海岸线,非常适合发展风力发电。但是缅甸可再生能源协会(Renewable Energy Association Myanmar ,简称REAM)却对政府支持风能发电不抱太多希望,因为许多原因导致投资者不会为缅甸的可再生能源项目承担风险。

REAM秘书长敏梭(Myint Zaw)表示:“主要原因在于,缅甸政府没有为大多数投资者寻求项目融资提供主权担保。”

他补充说:“风力发电场需要大量的初始资金,因此投资者在缅甸投资风力发电项目会非常困难。”

索敏向中外对话证实,缅甸迄今尚未向任何电力项目提供主权担保,他说:“是否承担风险取决于投资者。”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能源和电力部高级官员于5月向中外对话透露,上届政府曾采取过一项政策,即通过与可再生能源生产商签订长期购电合同来加快本地和外国投资者对可再生能源电力的投入。

这位官员说:“在前总统吴登盛政府任期内,我们甚至考虑了可再生能源的上网电价补贴政策。”通过这项激励措施,政府会向可再生能源系统(如太阳能和风能)上网提供一定补贴。

他说:“正是因为这样,缅甸现在拥有了第一座并网型太阳能发电厂。”他指的就是敏巫(Minbu)太阳能发电厂

他补充说,由国务资政昂山素季领导的现任政府对推广可再生能源发电的重要性认识不足。

缅甸能源部于2016年1月发布的《缅甸能源总体规划》(Myanmar Energy Master Plan)预计,到2030年,太阳能和风能发电量将占缅甸发电总量的1.2%。现任政府最近则承诺,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占比将在2020年和2030年分别达到8%和12%。

他说:“相反,他们现在开始用液化天然气来满足短时间内的电力需求。”

液化天然气项目迎来大规模中国投资

缅甸电力和能源部最近签署了一系列电力购买协议,计划从缅甸Zeya&Associates和中港合资企业中技伟能(CNTIC VPower Group)组成的联合体开发的三个液化天然气发电厂购买电力。

仰光桑迪治理研究所(Sandhi Governance Institute)的创始人钦温(Khine Win)表示:“在上届政府执政期间,中国企业似乎对可再生能源有着浓厚的兴趣,但现在却只有大型液化天然气项目可以吸引到他们投资。”

缅甸电力和能源部于2019年7月批准了五项短期应急电力招标,其中中国中标的三个项目,两个在仰光,一个在若开邦的皎漂。

为满足长期需求,2018年缅甸能源和电力部向四家总装机超过3000兆瓦的大型液化天然气电厂项目颁发了开工通知,其中两个项目是由中国公司参与的企业联合体开发的,而规模最大的是由浙富控股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和缅甸最高集团(Supreme Group of Companies)联合开发的总装机1390兆瓦的伊洛瓦底江省燃气轮机联合循环发电项目。

他说:“这些电力项目在促进缅甸经济发展、实施‘一带一路’倡议下的中国项目中都将发挥了重要作用。中国也因此拥有了在缅甸开发大型项目的议价能力。”

索敏说:“我们正在与老挝和中国等国家谈判,打算从这些国家购买电力来满足这里不断增长的需求。”

专注于太阳能

索敏表示,为满足短期电力需求,缅甸电力与能源部开始将太阳能作为主要的可再生能源来源。

5月,缅甸电力和能源部发布资格预审投标通知,邀请国内外企业参与建设30座总装机1060兆瓦的并网太阳能电站,相当于该国3100兆瓦总装机容量的三分之一。鉴于有批评认为投标准备时间过短,缅甸政府将招标截止日期从6月18日延长到了7月18日。

索敏说:“我们认为对于公司而言,一个月的准备时间就足够了。但既然有人提出了这个要求,我们就将截止日期延长了一个月。”他说,另一个原因是政府急于增加电力供应以应对下一个炎热季节的电力需求。

他说:“太阳能发电厂可以在一年内建成,我们希望借此避免再次出现严重停电事故。”

缅甸电力和能源部似乎并没有完全放弃风力发电,尽管目前还不清楚该部门将采取什么切实举措。缅甸电力和能源部最近宣布,正在考虑几个可再生能源项目提案,其中包括四个地区的七个风力发电项目(1163兆瓦)。这些风力发电计划中就包括在马奎省中部地区的一个装机容量为263兆瓦的项目。

地区自然资源、环境、电力和能源部部长敏梭表示:“自2018年签署协议以来,Infra Capital Myanmar已经在多个地点进行了可行性研究。”研究表明,该项目在经济上是可行的。 “这将是一个超过30兆瓦的大型并网项目。 Infra Capita Myanmar要求进一步与电力和能源部进行沟通。”

他说:“我们希望它成为缅甸建成的第一个风电场。”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