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

孟加拉国或将放弃90%的拟建煤电

孟加拉国能源行业的大变革或许正在进行中,但政府必须更加明确其计划。
  • en
  • 中文
图片来源:Muhammad Mostafigur Rahman / Alamy
图片来源:Muhammad Mostafigur Rahman / Alamy

孟加拉国电力、能源和矿产资源部部长纳斯鲁尔·哈米德(Nasrul Hamid)最近表示,该国正计划“重新审核”29座拟建燃煤电站中的26座。此言一出,能源观察者纷纷表示惊讶。

“我们将保留三座在建的燃煤电站。目前的目标是[40到41吉瓦的总发电容量),而其中只有5吉瓦的煤电,”哈米德部长在政策对话中心(Centre for Policy Dialogue)举办的一次网络研讨会上表示。“我们正在研究如何减少燃煤电站。”

该部下属研究机构Power Cell的总干事穆罕默德·侯赛因(Mohammad Hossain)最近向中外对话确认了部长的上述表态。他表示,“孟加拉国可能会经历一场去煤转型”,并向“真正的替代能源”液化天然气(LNG)进军。

根据澳大利亚一家跟踪化石燃料投资的机构2019年的研究,孟加拉国是全球拟建煤电装机规模最大的国家之一,共有29座电站,总容量达33.2吉瓦。侯赛因确认有26座燃煤电站,共28吉瓦的煤电容量“正在接受审核”,以寻找成本更低的替代方案。

“这将极大地推动该国电力发展摆脱煤电,”能源经济与金融分析研究所(IEEFA)能源金融分析师西蒙·尼古拉斯(Simon Nicholas)说。

不断上涨的煤电成本

“煤电不再是一种廉价的选择,由于煤炭进口,煤电正越来越昂贵。因此,政府正在重新考虑早前能源发展规划中有关煤炭发电的部分,”侯赛因在上述网络研讨会上表示。

过去多年来可再生能源成本的下降都在挑战煤炭的地位。近期石油和天然气价格崩溃意味着这两种化石燃料目前的价格与煤炭相比也具有竞争力。孟加拉国的煤电梦高度依赖进口设备和煤炭,面对新冠疫情引发的封城和供应链中断,此类进口不仅是一大开销,还会成为沉重的负担。

此外,孟加拉国电力发展委员会(Power Development Board)还必须以“容量电费”的形式向低负荷电站经营者支付昂贵的补贴。据报道,2018至19年间孟加拉国煤电产能利用率仅为43%,政府因此“烧”掉了约11亿美元用以支付容量电费。2020至2021财年,用于向闲置电站支付容量电费的预算占能源部总预算的三分之一。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相比疫情前的7.4%,今年孟加拉国的GDP增长率可能降至2%,电力需求预计也将减少,这意味着若不采取措施对新增装机计划进行修订,容量电费将继续增加。Power Cell的侯赛因在网络研讨会中也承认,鉴于经济和电力需求的前景发生了巨大变化,政府需要重新审议国家电力系统总体规划。

中资身影

目前孟加拉国有处于不同阶段的29座拟建煤电站。哈米德部长建议按计划推进的兰帕尔(Rampal)、马塔尔巴里(Matarbari)和佩拉(Payra)这三座电站已经动工并即将完工。三座电站的融资方包括中国、日本和印度的出口信贷及国际合作机构。其他项目则分别处于已签署工程设计、采购与施工(EPC)合同,股权投资协议,或谅解备忘录等阶段。

工程设计、采购与施工(EPC)合同

EPC合同是基础设施项目常见的一种合同形式。EPC承包商负责项目工程设计、原材料和建筑设备采购以及建筑工程的多个方面。合同不包括所有权,一般来说施工完成后,EPC承包方对项目的参与就结束了。

中国公司在孟加拉国的EPC和股权投资市场中均占主导地位。根据市场力量(Market Forces)收集的EPC合同相关信息,中国公司参与的EPC合同的总装机高达16.5吉瓦。日本公司是孟加拉国第二大EPC承包商,合同总装机只有2.4吉瓦。根据绿色和平的数据,中资参与的孟加拉国拟建煤电站中,有98%还包括股权投资。

煤电曾被视为一项稳健的投资,通过运营电站可以带来稳定的回报。但政府对煤电项目的重新审核对投资者和承包商来说关系重大。EPC公司在其最有前途的市场上或将失去大量业务,尽管根据不可抗力和其他保险条款,这些公司有可能会获得部分补偿。对未能进入调试阶段的煤电站股权投资也将遭受损失。

来源:市场力量报告

专注于研究企业环境、社会与治理表现的独立分析师王衍表示,保险公司也会受到波及。部长的言论就像是对这些公司“亮起了红灯”,警告他们“煤电站不再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她说。

在孟加拉国签署煤电站EPC合同最多的公司包括中国电建、中国能建和东北电业管理局第一工程公司。

亚洲煤电变局

尽管孟加拉国打算放弃的煤电规模远远大于其他国家,但今年有可能将重心从煤电转移走的国家并非只有孟加拉国。6月,巴基斯坦700兆瓦的卡西姆(Qasim)煤电项目也被取消,主要原因是需求不足。越南多个长期饱受融资和开工问题困扰的煤电项目也在新冠疫情之下显得愈发不可行。在本月早些时候举行的一次磋商会议上,越南的能源研究所(Energy Institute)建议即将于明年生效的电力行业十年发展规划取消 9.5吉瓦的拟建煤电装机,并将7.5吉瓦至少推迟到2030年,约占越南全国拟建煤电总装机的一半。

IEEFA的西蒙·尼古拉斯(Simon Nicholas)指出,需求侧的这些变化也为该地区最大的煤炭出口国印度尼西亚带来了巨大的不确定性。随着中国和印度市场萎缩,印尼一直寄希望于孟加拉国、越南和巴基斯坦。

气候隐忧

然而,孟加拉国此番重新审议煤电发展规划对气候而言可能并不全是好消息。

首先,仍有三座总装机容量达5吉瓦的大型煤电站将实现并网,孟加拉国的碳排放和昂贵的容量电费都将因此增加。

其次,按照侯赛因的说法,政府很可能从煤炭转向液化天然气。他表示孟加拉国国内的天然气储量正在迅速消耗,因而“液化天然气是真正的替代方案。”

从整个生命周期的角度来看,液化天然气的温室气体排放与煤炭基本相当。鉴于目前电力行业产能过剩,液化天然气电站可能也会闲置,进而消耗能源部的预算。

孟加拉国的一些研究人员,以及透明国际组织孟加拉分部(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Bangladesh)和水资源守护者孟加拉分部(Waterkeepers Bangladesh)等游说团体正在推动电力部门走上另一条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的道路。

国内外投资者都对孟加拉国的可再生能源开发颇感兴趣。上个月,中国电建与该国签署了一份500兆瓦太阳能和风能电站的EPC合同,这也是孟加拉国有史以来装机规模最大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但从文件层面上来看,政府仍对可再生能源扩张持谨慎态度。根据其2016年的预测,2041年之前,可再生能源在孟加拉国能源结构中会一直扮演微不足道的角色。

哈米德部长6月底的言论得到了几位能源高官的认同,这或许预示着孟加拉国的能源部门将出现巨大变革。但目前而言,政府将如何对煤电规划进行“重新审议”,重新审核的29座电站中有几座会被终止,后续的计划又是什么,这些都是政府需要明确回答的问题。


可能受到孟加拉煤电政策变化影响的EPC公司

电站EPC公司1EPC公司2装机(单位:吉瓦)
Banshkhali/吉大港中国电建山东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1.2
Barisal  上海电力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东方电气 (&英国公司)0.7
Gazaria  通用电气广东电力设计研究院(中国能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中国能建)0.7
Mirsarai  浙江金盾压力容器有限公司(金盾集团) 1.3
Patuakhali电站((BCPCL))(佩拉电站二期)东北电业管理局第一工程公司中国能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中国机械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子公司)1.3
Patuakhali电站(RPCL/NORINCO)一期中国万宝工程有限公司(中国北方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华电集团公司1.3
Phulbari煤炭项目(GCM-中国葛洲坝)中国葛洲坝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中国能建子公司)(中国能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中国电建2
Phulbari 煤炭项目(GCM-中国水电/中国电建)  中国电建 2
来源:中外对话根据市场力量提供的项目数据整理而成,并与哈米德部长的评论进行了核对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