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煤炭融资:中国银行业可以有所作为 - 中外对话
商业

退出煤炭融资:中国银行业可以有所作为

在支持国内外清洁并盈利的基础设施项目方面,中国的银行可以发挥巨大作用。
  • en
  • 中文
迪拜的哈西恩煤电项目是中东地区首个由中国参与投资和建设兴建的电站。图片来源:Alamy
迪拜的哈西恩煤电项目是中东地区首个由中国参与投资和建设兴建的电站。图片来源:Alamy

21世纪20年代才刚刚开始几个月,前所未有的挑战就摆在了我们的面前。新冠病毒大流行凸显了世界在全球性灾难面前有多么措手不及。然而,气候危机正日益成为另一个巨大的国际挑战,需要私营和公共部门都采取雄心勃勃的行动。随着美国政府放弃在全球气候问题上的领导地位,世界将继续瞩目中国。中国金融机构如何对待煤炭融资这个议题事关行业的未来和人类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

全球金融巨头正在摒弃煤炭

许多全球金融机构已开始更加认真地对待气候危机——哪怕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钱袋子”。世界各地的金融机构纷纷发布新的承诺,限制对化石燃料的支持。例如,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BlackRock)宣布,将让旗下的主动型基金撤出在主要从事动力煤业务公司中的投资;安盛保险和其他18家全球保险公司已承诺或已经在限制煤炭保险覆盖范围和投资。

商业银行业也开始出现多米诺骨牌效应。苏格兰皇家银行承诺,将在2030年之前完全停止煤炭有关的融资,并在同一年之前将其融资活动对气候的影响至少减少一半。在美国,各大银行采取的措施要温和得多,但仍值得注意:近几个月来,摩根大通高盛花旗 和摩根士丹利都强化了各自的煤炭限制政策,同时也对一些北极钻探项目实施了限制。今年4月,日本银行业巨头三井住友和瑞穗收紧了煤炭融资政策。

煤炭是碳排放和空气污染的一大来源。随着可再生能源变得越来越便宜,煤炭正在失去其经济吸引力。英国央行前行长马克·卡尼(Mark Carney)去年12月:“高达80%的煤炭资产将面临搁浅风险……每个企业、每个金融机构、每个资产管理公司、养老基金或保险公司都面临一个问题:你打算怎么办?”

要让商业活动与气候目标相一致,大多数上述金融机构的政策还颇为不足,但传递给化石燃料工业的信息已经日益清晰:在这个气候灾难的时代,金融业对于支持化石能源所带来的名誉和金融风险越来越警惕。一组非政府组织最近发布的《2020年气候变化银行业报告 》发现,在其分析的35家主要全球银行中,目前已有26家出台了限制煤炭融资的政策。有十多家还限制在一些石油和天然气领域的融资。

中国银行业在气候行动中落后

与其国际同行相比,该研究涉及的四大中资银行——中国银行(BOC)、中国工商银行(ICBC)、中国农业银行(ABC)和中国建设银行(CCB)——几乎没有关于其涉足化石能源的政策规定。中行和建行都含糊地承诺会围绕环境和社会问题展开尽职调查。 工行是中国第一家加入气候相关财务信息披露工作组(TCFD)的银行,也是“负责任银行原则”(Principles for Responsible Banking)的首批签署行之一。尽管这些倡议呼吁企业与《巴黎协定》和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保持一致,但工行还暂未借鉴这些议程的内容为自己划定融资红线。其他三家银行也没有采取这样的措施。

2400亿美元

自《巴黎协定》签署以来的四年中,四家银行总共为化石能源提供了近2400亿美元的资金。

与此同时,《2020年气候变化银行业报告》显示,自《巴黎协定》签署以来的四年中,这四家银行总共为化石能源提供了近2400亿美元的资金。尽管全球许多同行在化石能源融资总量上超过了它们,但在煤炭开采和电力领域,此项研究涉及的中国银行仍位居榜首。2016-2019年,中国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和中国建设银行在全球30家顶级煤电公司获得的融资中占51%,在顶级煤矿公司的融资中占67%。考虑到中国拥有世界上一半以上的燃煤电厂,并且是一个主要的煤炭生产国,这个结果可能并不令人感到惊讶。

这些数据追踪了上述银行为中国和全球化石燃料业务和项目提供的贷款,以及债券和股票承销。此外,根据《全球煤炭金融追踪》(该网站专门监控政府下属金融机构对海外煤电项目的直接支持)的数据,工行、中行和建行、以及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这两家政策性银行都是最大的煤炭融资方。大部分资金都流向了“一带一路”国家。

目前来看,这些银行似乎都青睐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煤炭和其他化石能源。根据波士顿大学和世界资源研究所2019年的一份联合报告,有这两家政策性银行和四家商业银行参与为支持海外能源和交通项目而发放的银团贷款中,近75%流向了石油、天然气和石化行业。在发电和输电项目中,约40%投资于燃煤电厂,14%投资于石油和天然气。非水可再生能源约占12%,水电项目占23%。而“一带一路”国家在可再生能源融资方面存在巨大缺口,难以兑现其对《巴黎协定》的承诺。这四家商业银行都签署了《“一带一路”绿色投资原则》 。该原则是在2019年习近平主席主持的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提出的,当时他重申了中国 推进绿色“一带一路”的承诺。

加强绿色承诺

研究人员指出,中国煤电项目的投资回报越来越少。随着新冠疫情的缓解,中国各家银行将受命帮助刺激本国经济 。这些银行以及其他政府政策,在有效引导资源支持中国及其他国家的高质量、清洁、先进和盈利的基础设施方面,可以发挥巨大的作用。远离煤炭不仅将增加世界实现《巴黎协定》目标的机会,还将减轻金融体系的压力。

新冠病毒的全球大流行也暴露出贫穷国家和过度负债国家深层次的脆弱性,其中就包括许多“一带一路”沿线国。巴基斯坦已要求中国放宽中巴经济走廊下1200万千瓦火力发电厂的偿债义务。面对全球经济衰退的前景,对借款国和贷款机构来说,投资煤电基础设施的风险将变得更大。根据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IRENA)的最新估计,可再生能源投资可以成为经济复苏的一大动力,既能产生可观的投资回报,还能增加就业机会。世界不光要努力从疫情中恢复,还要借此机会增强未来社会承受冲击的能力,而这需要全球银行业的鼎力支持。

不论是在中国,还是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煤炭项目的风险都越来越大,而且也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格格不入。贯彻并加强绿色承诺,符合中国各银行的利益,也有利于中国的金融可持续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