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煤电项目搁置: 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产能过剩风险凸显 - 中外对话
能源

大型煤电项目搁置: 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产能过剩风险凸显

埃及的大型燃煤电站项目被搁置,“一带一路”上的中国投建煤电项目何去何从?
  • en
  • 中文
中巴经济走廊框架下的萨希瓦尔燃煤电站。图片来源:Alamy
中巴经济走廊框架下的萨希瓦尔燃煤电站。图片来源:Alamy

出于对产能过剩的担忧,再加上可再生能源日益受到青睐,埃及6.6吉瓦的汉拉维恩(Hamrawein)煤电站项目被搁置。

汉拉维恩项目由中国上海电气、东方电气以及埃及哈桑·阿勒姆建筑公司(Hassan Allam Construction)组成的联合体共同主导。

这个 “一带一路”大型项目一旦建成,将成为全球第二大燃煤电站。该项目被无限期推迟,对其他计划提高煤电依赖度的“一带一路”国家而言,是一个及时的警告。

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都非常担心本国产能过剩的问题,且这种担心与日俱增。尽管现有电站处于闲置状态,容量电价已经成为财政负担,但两国仍有意继续推进中国投建的燃煤电站。

随着新冠疫情引发的经济下行导致电力需求增长下滑,“一带一路”国家的产能过剩风险只会进一步加剧。

2018-19财年,孟加拉国的装机总体利用率仅为43%。同年,闲置的电站获得的容量电价补偿高达11亿美元。

这表明,如果规划中的“一带一路”煤电站实现并网发电,孟加拉国的容量电价将继续上涨。中国融资建设的帕亚拉(Payra)煤电站即将竣工,并将成为该国首个并网的“一带一路”煤电项目。然而由于输电线项目出现重大延误,输电系统容量目前还达不到让这个即将竣工的电站实现并网发电的能力。据报道,在输电线路升级之前,这个1320兆瓦的电站将有一半产能处于闲置,容量电价每月达1900万美元。

孟加拉国电力发展委员会主席在评论输电线路延期完工一事时:“这种情况下,帕亚拉电站将成为一个负担,只会增加政府的电力补贴支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最新的《世界经济展望》中估计,2020年孟加拉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将从2019年的近8%跌至2%。电力需求增长将不可避免地陷入停滞,导致产能过剩的问题进一步恶化,而孟加拉国还计划再增加23吉瓦煤电产能,其中14吉瓦由中国投资和承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20年巴基斯坦经济将缩水1.5%,导致电力需求增长低于预期,这将导致该国日益显现的产能过剩、以及支付给发电机组的不可持续的容量电价等问题进一步加剧。

巴基斯坦政府已经要求中国放宽中巴经济走廊电力项目的还款条件,该项目总装机12吉瓦,总投资300亿美元。巴方希望中方能够降低利率、延长还款期限,从而减少支付发电机组固定成本所需的容量电价。伊姆兰·汗总理对不可持续的容量电价增长表示担忧。

和孟加拉国一样,新冠疫情爆发前巴基斯坦就存在产能过剩的问题。2019年12月,尽管风电本应处于“必须工作”的状态,而且还不收取容量电价,但由于电力需求不足,巴基斯坦还是缩减风力发电以保证煤电和天然气发电。巴基斯坦是少数几个有中资可再生能源项目的“一带一路”国家之一。

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如果继续推进“一带一路”煤电建设,将加剧产能过剩,加重容量电价的财政负担。在现有产能过剩和全球经济停滞的背景下,规模较小的可再生能源项目比大型煤电站更适合电力需求低预期增长的需求。

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两国可以像印度一样利用可再生能源技术成本下降的机会,在满足不断增长的电力需求的同时避免背上容量电价这个沉重的负担,或者免受化石燃料价格波动的影响 。

孟加拉国最近取消了350兆瓦的加萨里亚(Gazaria)“一带一路”煤电项目,代之以电网升级,从而减少农村电力系统的系统损耗。2019年年初,巴基斯坦暂停了1320兆瓦的中巴经济走廊煤电项目。

这些国家的政府若能更加积极主动地与中方进行沟通,让中方了解自己更倾向于发展可再生能源,那么就有可能用灵活的方式处理那些不必要的中资煤电提案,就有可能修正现有的煤电计划,转向更符合本国国情的电网升级和可再生能源方案。

与此同时,中国作为海外煤电项目最后融资国的地位正日益凸显。韩国过去也曾向发展中国家推销煤电,但作为“绿色新政”的一部分,现在却似乎放弃了这种做法。日本也迫于越来越大的压力不得不做出同样的选择。

新冠疫情让中国为发展中国家煤电项目提供资金这个问题变得更加尖锐。庞大的汉拉维恩煤电项目之所以被取消,一方面是因为人们担心产能过剩,另一方面是因为人们认识到能源体系正在朝着可再生能源转型。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等“一带一路”国家若想避免产能过剩和电力系统金融危机的扩大,就需要搁置更多的煤电提案。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