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非石油管道投资须谨慎 - 中外对话
商业

东非石油管道投资须谨慎

埃里克•迈克斯特-利诺认为,东非石油管道项目有风险,中资银行投资应三思,并应优先考虑投资可再生能源
  • en
  • 中文
石油勘探平台距离占乌干达鱼类产量30%的阿尔伯特湖仅数百米之遥。图片来源:Alamy
石油勘探平台距离占乌干达鱼类产量30%的阿尔伯特湖仅数百米之遥。图片来源:Alamy

2017年以来,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CNOOC,以下简称中海油)一直在与法国和英国石油巨头道达尔和图洛合作,在乌干达西部开发储量约18亿桶的新油田。然而,该项目陷入了僵局,至今仍未投产出油。

要开采这座油田就要先建成一条1445公里长的东非原油管道,从而将原油从内陆的乌干达运往国际市场。然而,去年9月4日道达尔出人意料地宣布中止管道作业,导致中海油的计划暂停。

对于中海油和潜在的中国贷款机构来说,此次停工是一个重新对该项目投资进行思考的机会。这个项目不仅在经济上和政治上都颇具风险,而且还将加剧东非和世界的环境和气候灾难。对中海油和投资者来说,扩大可再生能源是一个更加可持续的选择。

东非原油管道

2006年,图洛石油公司在乌干达西部边界的艾伯特湖流域发现了储量巨大的石油资源。随后,这家英国公司与道达尔和中海油建立了对等出资的合资伙伴关系,进行联合开发。

这个项目要想盈利,必须投入35亿美元建设东非原油管道。这条管道将始于乌干达西部的霍伊马,然后穿过坦桑尼亚维多利亚湖的南端,再向东到达坦桑尼亚东海岸的坦噶港。


地图获准编辑。原图地址:SputinkCC BY SA

该管道是乌干达国家石油公司、坦桑尼亚国家石油开发公司和上述三家石油开采合作企业之间的一个联合项目。

2019年,管道的建设和受影响居民的安置工作已经开始。但道达尔未能就收购图洛公司该项目21.5%股权与中海油达成交易后,于去年9月从该项目撤出,致使工程停止。

当地官员说,停工是暂时的,工程将按计划继续进行。然而,从道达尔和中海油纷纷将员工遣送回家来看,即使工程重启,也不太可能按时完成。

另辟蹊径

这一延宕,让中海油、中国官员和银行有机会重新考虑自身对该项目的参与。

去年4月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期间,习主席加倍强调了他对“绿色”“一带一路”倡议的承诺。习近平的讲话得到了多个官方文件的支持,这些文件呼吁共建“一带一路”,支持“节能减排, 共同应对气候变化”。它们还呼吁“一带一路”要“严格控制污染物和温室气体排放,促进绿色高效发展”。

这条管道就会使乌干达承诺的到2030年减排22%的《巴黎协定》目标化为泡影。

可见,这条管道的建设不符合“一带一路”的可持续愿景。目前,对乌干达段管道的官方环境和社会影响评估只关注其建设和加热的 “直接影响”。换句话说,它没有考虑开采出的石油售出后,用作汽车、卡车和飞机的燃料所产生的大量排放。独立研究人员注意到这一重大疏漏,开始就该管道对全球气候的影响进行估算。

他们研究了管道将要输送的混合油的燃料密度,发现乌干达的重油燃料每千克排放3.14千克二氧化碳当量。这个数字乘以这条管道每年7900万桶的计划输送量,将产生1090万吨的直接年排放,相当于乌干达目前年总排放量的两倍。单是这条管道就会使乌干达承诺的到2030年减排22% 的《巴黎协定》目标化为泡影。

此外,研究人员得出结论,该管道项目每年还能产生至少3430万吨二氧化碳当量的间接排放(燃烧石油产生能源时),大致相当于丹麦的年排放。

气候学家认为,气温上升2摄氏度对地球来说将是“灾难性”的。而要想避免达到这一上限,就必须限制化石燃料的使用量。目前,世界各地正在开采的油田和矿井中的石油、天然气和煤炭储量,已经远远超过这一限度。

维多利亚湖受到威胁

停工管道将有近三分之一的部分建在维多利亚湖流域,这一地区承载着 3000万人 的生计。管道泄漏可能对当地水资源、环境和流域居民造成灾难性影响。根据全球减灾与恢复基金的说法,这条管道经过一个中等风险的地震 (风险第二高),由此增大了泄漏的可能。

尽管存在这些风险,但该管道环境和社会影响评估严重不足。当地公民社会组织声称,进行评估的公司在乌干达没有合法注册。荷兰环境评估署最近 审查了该评估对管道乌干达段的操作,发现管道对水和湿地的负面影响没有得到充分评估。


安科勒牛在距离石油勘探平台数百米之遥的阿尔伯特湖边休息。图片来源:Alamy

该机构还批评这份评估报告没有提供足够的措施来减轻管道路线对11种濒危动植物物种的影响,包括黑猩猩、河马和乌干达的国鸟灰冠鹤。 荷兰环境评估署的结论是,影响评估“与目的不符”。

此外,这条管道中较长的坦桑尼亚段(占计划长度的80%)的影响评估尚未公布。缺乏透明度违反了坦桑尼亚的《2004年环境管理法案》。中国国务院2017年出台的《 关于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的指导意见》,限制中国企业开展“不符合投资目的国环保、能耗、安全标准的境外投资”。

高风险管道项目

中国银行业监管机构大力支持海外投资和金融的可持续发展,多年来一直在国内外推广 绿色金融。就东非原油管道项目而言,迄今为止,多数中国银行都谨慎选择避免为其融资。

中国工商银行(ICBC)是唯一的例外。它是南非标准银行的最大股东,而标准银行与日本三井住友银行是该管道项目的主要金融支持机构。工商银行持有南非标准银行20%的股份,因而能对标准银行产生战略影响力。另外,工商银行持股标准银行还为在非洲进行大型交易的中资企业提供了一个平台。这条由中国最大国有石油公司之一开发的管道符合这一要求。

作为对道达尔退出的回应,乌干达当地官员表示,该管道并未“死亡”,仍计划 在2021年前开始建设。如果是这样的话,中海油及其未来的合作伙伴很可能需要通过外债为该项目提供约三分之二的资金(25亿美元)。就在2019年8月,标准银行还表示,该项目“很有吸引力”,寻求额外融资“不是问题”。

中国国有商业银行虽然没有给这条管道融资,但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和中国建设银行最近都为中海油提供了资金,而且这些银行在全球各地都有化石燃料管道投资。同样,中国最大的“一带一路”项目投资方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也为化石燃料项目融资

这些金融机构最好遵守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银监会)的“ 绿色信贷指引”,该指引敦促贷款机构进行适当的尽职调查,并“将客户对环境和社会风险的管理状况作为决定信贷资金拨付的重要依据”。这条拟建管道所涉及的严重环境和社会风险,以及当地公民社会对该项目的强烈反对,应该会让中国的金融家们望而却步。

中海油在东非的新方向?

中海油是全球最大的石油公司之一,但与中国国际上其他主要的化石燃料公司不同,它在可再生能源领域的多元化步伐一直较慢。尽管首次涉足可再生能源领域没有成功,但该公司在2019年重启了其能源多样化计划,在中国投资了海上风能,并向一家西班牙太阳能公司注资3亿美元

中海油可以利用这一意想不到的机会,重新考虑东非原油管道项目这个在经济上和环境上都存在风险的投资,并利用其国际专长进一步扩大可再生能源业务。最近,乌干达和坦桑尼亚的能源系统都向太阳能项目敞开了怀抱,而可再生能源不断降低的成本意味着这类项目的投资回报更快、风险更低、可持续性更高。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