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力压裂热潮恐威胁美国水源供应 - 中外对话
商业

水力压裂热潮恐威胁美国水源供应

美国活动人士警告称,水力压裂获取石油及天然气虽然改变了美国的能源市场版图,但严重消耗及污染了最宝贵的财富——水源的供应。
  • en
  • 中文
大约十年前,压裂法兴起热潮,美国的每个州都把自己的地质资源翻查了一遍,希望找到能够通过这种“压榨”方式获得的油或气。如今,几乎一半的州都多少有些页岩气,其中少数几个州(德克萨斯、宾夕法尼亚、加利福尼亚、科罗拉多、北达科他)则坐拥巨大的储量。

2012年,美国生产页岩气的矿井将近50万口。但是,如今当许多国家都打算追随美国、通过开采这种 充满争议的新化石燃料来支撑自身经济的时候,美国的环境活动家们却警告说这会给环境带来严重的损害,即压裂法会损耗和污染生死攸关的水源供应。

压裂(水力压裂,或者说是高压水砂破裂法的简称)过程就是把水、砂和化学物质一起,沿着垂直竖井和水平井注射进去(通常好几英里长),以压力在岩层上打开细小的气孔,这样就会释放出甲烷以供采集。

仅在一个气井使用一次压裂法,就需要至少500万加仑的水,而每个气井可以用上18次或者更多。向投资者提供气候变化咨询的非营利组织 Ceres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指出,2012年仅德克萨斯州用于压裂法采气的水,就达到250亿加仑。

需求增长加速

在德克萨斯这样地表水缺乏的地方,地下水正在以破纪录的速度走向枯竭。尽管压裂法的用水量仍然少于生活和农业用水,但其需求量正在加速增长。与此同时,美国大部正在遭受极度的旱灾,讽刺的是,造成并加重干旱的气候变化,却由于化石燃料燃烧而更加严重。

但美国对于工业如何用水的管理却并没有整体性政策。在2005年的《能源政策法案》中,一个被称为“哈里伯顿漏洞”的条款,将油气企业从几乎所有联邦空气和水法规中豁免出去,把保护这些维持生命的基本必需品的重任推给了各州。

德克萨斯州并未要求经营者们报告地下水的使用情况,但加州的新法规要求经营者向州政府报告其用水来自何处,废水又将排向何方。非营利数据分析组织事实追寻者联盟的加州协调员凯尔·弗拉尔说,即使在突然发生旱灾时,加州的气井经营者们仍然打算大部分使用地表水。

压裂完成后的废水排放同样危险。这种废水是注射进去的淡水、压裂化学品和地层水的混合物,通常含有一定盐分,且带有轻微的辐射性。由于配有清除压裂污染物设备的公共饮用水或污水处理厂寥寥无几,因此这种废水无法进行一般的再利用。实际上,这些污染物中的某些物质与氯化合物发生反应,生成的三氯甲烷会造成肝脏和肾脏损伤。

最合理的处理办法似乎是在接下来的压裂操作中对其进行再利用,这也是美国越来越多的经营者都在采用的做法——这样可以减少对新水源的需求。还有一种处理方式就是将废水注入废弃的油气井中,尽管二氧化碳已经被隔绝了。

美国国家环保局正在实施一项地下灌注控制计划,在一些州,由该局直接管理,在另一些州则由州政府负责。但许多经营者仍然把废水用泵压进塑料围起来的大水塘里,任其蒸发,把一些污染物带到大气中。暴雨径流也会造成废水池和填埋池的溢出,给地表和地下水源带来污染。

尽管压裂法声势浩荡,但宾夕法尼亚州正在努力对其资源进行平衡。2011年,宾州环保部要求该州的气井经营者停止向地表水系中排放废水。由于宾州的地质条件不利于稳定的灌注井,经营者们如今就把废水运到旁边的俄亥俄州,而后者却将其当作一个收入来源而大加鼓励。

不正当手段

根据俄亥俄环境研究与政策中心的数据,2011年该州储存的废水中至少有一半来自州外。许多俄州环境活动者都对这种做法表示反对,部分原因就在于这场压裂法热潮已经导致了某些不正当手段。

俄亥俄州本内特与威廉姆斯环境咨询公司 的高级科学家朱莉·威瑟灵顿-赖斯说:“废水倾倒似乎是一个愈演愈烈的问题,我们看到废水被倒进老矿井里,也被倒在大路上——在去矿井的路上,废水一直顺着槽罐车后端的龙头滴滴嗒嗒地往外洒。”

三月份,杨斯顿的一家公司承认:数千加仑废水被倒进了一条连接着河网的雨水渠中。检测结果显示,这些废水中含有已知致癌物——苯,以及危害神经系统的毒物——甲苯。

如果水泥的井眼或井口塞发生错位或腐蚀的话,甲烷和化学物质就会进入饮用水含水层,2009年宾夕法尼亚州的迪莫克小镇已经饱尝了其中的苦头。

大多数迪莫克居民都有自己的水井。就在卡伯特油气公司在该地区用压裂法开始采气后不久,一位居民后院的水井就发生了爆炸。当人们确定甲烷污染来自卡伯特公司的开采活动后,便与宾州政府达成一项协议,要求卡伯特公司为迪莫克居民提供饮用水。
但是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各州影响项目的一份报告指出,2011年宾州政府在未对迪莫克居民井水进行检测的情况下,就已经同意卡伯特公司停止供水。

饮用水

反压裂组织——伯克斯天然气真相的活动家卡伦·菲里顿说,污染导致很多居民仍然没有饮用水,来自宾州各地的志愿者们都在本地举行活动来为迪莫克筹资供水。从长期看,问题仍然悬而未决。

虽然宾夕法尼亚和德克萨斯是受压裂法影响最为严重的地区,但美国其它地方也无法幸免。

荒凉的太平洋西北地区拥有大型水电项目,而且任何可能的油气资源都被覆盖在深厚的溢流玄武岩层之下。因此,该地区一直以来都与化石燃料开采和使用绝缘。但是如今,就连这里也岌岌可危。

未来,这里将修建液化天然气(LNG)管道,火车运力也将大增,以便穿过风景如画的哥伦比亚河谷,将石油和煤炭运输到西海岸,再出口到中国。此外,这里还规划修建液化天然气接收站,以便将其从美国东海岸运往欧洲。

环境活动家们警告说,迟早有一天,所有美国人都会不得不在能源与清水之间做出抉择。

威瑟灵顿-赖斯说:“放心吧,压裂法不会给你的饮用水、灌溉或者牲畜用水留出路。等到这天到来时,你就再也无水可用了。”

本文首发于 气候新闻网

译者: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