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能源独立”是美好幻想 - 中外对话
能源

“美国能源独立”是美好幻想

美国绝对不应该因为国内能源生产有了一点暂时的小小好消息,就自欺欺人地认为其石油依赖危机已经得到解决。
  • en
  • 中文

无论最近美国媒体怎么说,美国的石油瘾和石油依赖绝对没有“成为历史”。实际上,我们要面临的是把世界变成这个样子:油价更高、美国由于支付石油进口账单而面临空前的经济危机,更不用说石油依赖对气候、空气和水以及亚非经济所产生的巨大影响。

那些触目惊心的数字

在媒体天花乱坠的乐观宣传背后,我们看到了国际能源机构的年度报告——《世界能源展望2012》,其中预期的前景实际非常惨淡。该报告预测说,扣除物价因素,未来全球油价上涨将对经济产生破坏性影响,从目前的100美元/桶上涨到125或145美元,最终结果要看消费国有效的额外投入有多少。

延伸阅读:《能源独立的美国:全球的净损失

报告中的确也预测了美国石油生产的短暂“井喷”,即到2020年从每天的1000万桶增加到1100万桶 ,但这只是昙花一现而已,到2035年,美国的日产量将回落到900万桶。2020年之后,一旦美国短暂的石油泡沫破灭,沙特阿拉伯的石油产量将再次超过我们,OPEC国家在世界石油生产中的份额比今天还要大。

美国媒体对“能源独立”的美好幻想来自国际能源机构(IEA)的预测,即美国对能效和生物燃料的投入能够使该国的石油消费逐渐从目前的每天1900万桶减少到1260万桶。这个减少量,一半来自能效的提高,另一半则来自电气化和生物燃料。(不能保证一定会减少这么多,但的确是完全有可能的。)

这只是预测,实际情况常常大相径庭。但如果真的实现了的话,能为美国经济、气候和环境带来多大效益呢?

答案就是:如果假设成真,结果将坏得不能再坏。即使美国对能效和替代燃料进行相当巨大的投入,要实现IEA预测的石油消费量减少数值,意味着:在未来25年里,美国将把其6.5万亿美元的财富(相当于目前国债的三分之一)奉送给石油出口国;未来十年我们的石油进口将比过去十年还要多;亚洲和非洲的发展前景将被其低下的基础交通服务能力彻底破坏;而且,正如IEA自身所指出的,气候进程的希望也将彻底破灭。

但是,罗伯特·萨缪尔森在《华盛顿邮报》上写道:“对拥护者来说,长期存在的美国贸易逆差将缩小甚至消失。2011年,是由进口占到货物贸易逆差的三分之二。”是的,到2035年石油逆差可能会变小,从目前的3400亿美元减少到1700亿美元。当然,这不是一个小数目,但这与国内石油产量的增加毫无关系。正如上文提到的,到2035年,美国的石油产量实际是下降的。确切地说,未来25年中美国石油进口的减少与对能效、电气化和替代燃料的投入完全没有关系。但如果对这些方面的投入太少的话,如IEA所预测的,我们将彻底毁掉气候、世界和我们自己。请记住,按照这个图景,我们的石油进口花费在未来十年是要增加的。

因此,我们应该实事求是,建立起一个由所有石油进口大国构成的全球伙伴关系,以减少对石油的需求。只要世界能少用一点石油,大概只要减少6%左右,油价就能降低一半,而且无须动用像加拿大的油砂这样的高碳原油。促使油价无限制上涨的,正是对极端原油需求的那“最后一根稻草”。我们越快开始使用电动汽车和高能效卡车,而且在全世界大量使用,在走向“无油”未来的道路上我们对气候的破坏就会越少。

看到IEA2012年报告中“妄想”式的数字时,石油产业笑破了肚子,媒体则应脸红到了脖子 。我们其他人则应该抓住手中最大的经济和环境机遇,保护环境,想方设法(而非多挖油井)来降低石油进口成本,摆脱石油依赖。

我们绝对不应该因为国内石油生产第一线有了一点暂时的好消息,就自欺欺人地认为其石油依赖危机已经得到解决。无论在规模上,还是时间上,这些消息都不足以改变大局。

卡尔·波普,塞拉俱乐部前主席。本文首发于《赫芬顿邮报》。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