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过试点重新设计风电政策 - 中外对话
能源

中国通过试点重新设计风电政策

蒙西风电试点的成败将直接决定中国风电的发展方向,但在政策尚未明朗、技术难题还没全解、经济利益纠葛难消之下,这场重新设计中国风电政策的美好理想,或将遭遇残酷的现实。陆燕来报道。
  • en
  • 中文

这已经不是国家能源局第一次来蒙西考察了。就在刚过去的端午节,这些分管中国风电政策的官员,一直坚持留在蒙西。

过去半年内,蒙西,这块中国的优质风资源基地,不断迎来一拨拨国家能源局的考察人员。他们试图以蒙西为试验田,重新设计中国风电政策。

2012年6月18日,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李鹏说:“能源局已正式委托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制定蒙西风电试点方案,国务院、能源局将根据试点结果,重新设计中国的风电政策。”

据了解,试点核心即要将蒙西当做麻雀解剖,找出阻碍中国风电并网、消纳的真正原因和解决措施。

国家能源局透露的信息显示,此次蒙西风电试点的内容包括,电源规划建设、电网调度规则、风电场建设管理、本地消纳方式、辅助服务市场,甚至试行千呼万唤不出来的配额制。

不过,此次蒙西风电试点以本地消纳和电网运行为主,电力外送通道并非最重要的考虑。国家能源局认为,外送通道是一种很昂贵的解决方式,只有在本地风电量占比达到一定高度后,方可考虑。

据悉,试点项目包括华能北方龙源乌特拉前旗沙德格风电场直供火电厂用电、大唐赤峰巴林左旗风电供热、阿拉善盟阿拉善左旗风储一体化等。

事实上,在国家能源局试点之前,内蒙古自治区已开始零星尝试本地消纳风电的试点。内蒙古电力行业协会风能分会秘书长李建春透露,这些消纳试点包括风电直供火电、风电供热、火电为风电调峰和并网运行管理等项目。

在中国风能协会秘书长秦海岩看来,蒙西风电试点的成败将直接决定中国风电的发展方向:风电量占总发电量不超过5%还是达到国外20%以上先进水平,风电被定性为补充能源还是主力能源,中国风电继续高歌猛进还是由此转入低潮。

为什么是
蒙西

其实,早在2011年,业内即开始流传“内蒙古新能源综合示范区”一说。风电试点提速和中国风电的现状有关。

弃风电100亿度、损失超过50亿元、风机每天有19小时停止转动,这就是2011年的中国风电账本。

以内蒙古为例,2011年,内蒙古150多个风电场,利用小时数超过2000的只有44座,低于1000小时的有13座,大部分企业亏损。仅2012年上半年,中广核在蒙西地区的风电场就蒸发了几千万元。

国家能源局怎么也想不通,德国、丹麦、美国等国家提出未来风电在整个电量中的比例至少达到18%或20%以上,而中国风电量占比只有不到2%,怎么就发展不下去了?

风电试点提速的另一动力,则来自国家高层。

2011年1月,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访问西班牙期间,曾专门到西班牙国家电网公司考察风电并网。据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发展中心副主任高虎介绍,回国后,李克强副总理批示国家能源局,在中国挑选一个区域借鉴西班牙经验,搞风电并网消纳试点。

此前,国家能源局为扩展风电发展空间,也曾进行过多项“试验、示范”尝试,如江苏如东150兆瓦海上(潮间带)项目、江苏盱眙低风速项目、张北风光储输项目、西藏那曲高海拔风电场试验项目等。但效果尚未显现。

既然零星的试点项目不给力,按李鹏的说法,就以区域为单位来个系统性的风电试点。

最终,国家能源局将试验田选在了蒙西。

选择蒙西为试点,有其特殊性。蒙西风电发电量占总电量的比例高。数据显示,2012年4月15日到5月初,这一比例高达20%以上,最高值达到了30.5%。

此外,按内蒙古电力公司调通中心副主任侯佑华的说法,蒙西风电并网水平已经达到世界平均水平。

更重要的是,“蒙西电网是一个相对独立的电网,在设计试点方式和政策时,可把许多干扰因素隔离开来,试验的效果好控制。”高虎说。

试点地区
不感冒

与国家能源局的热情相比,内蒙古的态度并不明朗。

内蒙古发改委新能源处、内蒙古经信委等风电主管部门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均表示,自治区政府目前还没有对此正式表态或下发文件,所以不便急于发表言论。

谨慎并非毫无理由——每个参与者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自2011年华能北方龙源风力发电有限公司(下称北方龙源)接到国家能源局委托的“风电直供热电厂厂用电”试点项目后,本想在2012年建成运行,然而难题接踵而至。

负责试点项目的北方龙源计划发展部处长安驰宇发现,试点项目居然是找不到设计单位。一墙之隔的内蒙古电力设计院拒绝,国家级的中国电科院也拒绝了,只剩下西北电科院说“可以试试”。

“电科院不愿意接,源于风电供火电在技术上太复杂。”在接受采访事,安驰宇还在等待西北院的方案审批结果。

试点项目最难解决的问题还不是技术,而是利益问题。安驰宇告诉记者,此前热电厂厂用电是自发自用,成本才1毛钱,现在用风电,除去2毛钱的国家补贴,还得有3毛1分的上网电价,折合每天多付出大约19.2万元的成本。“风电直供热电厂,对热电厂来说就亏了”。

“如果要实施试点项目,希望能把这些亏损通过热电厂增发火电弥补回来。”北方龙源前期部张玮补充道,“而这需要内蒙古经信委调整电量计划,还要看蒙西电网的调度安排,现在都是未知的。”

要知道,当时选择北方龙源作为试点,正是看中其离负荷中心较近——风电场距离包头第一热电厂只有约30公里;风电场、热电厂均属于北方龙源,经济利益更好协调。何曾想到,正是这两个得天独厚的条件,却变成试点的障碍。

在试点项目进展中,安驰宇还发现,当供给热电厂的风电停发之时,北方龙源还需要花钱从电网购进一部分电来弥补风电的损失。

此外,北方龙源的另一位工作人员介绍,电厂改造、30公里线路架设都需要投资,仅线路架设一项即预估增加5000万元的投资,这些钱都得由北方龙源自己消化。

南方周末记者从大唐赤峰等项目了解到,风电供热等其他试点项目均带有上述共性问题。

风电试点,美好的理想?

目前来看,国家能源局力推的蒙西风电试点还在起步阶段,全面推开还需时日,不过,风电业内人士指出,国家能源局在蒙西搞的这些试点中应该会有成功的,但推向全国,难度较大——风电直供火电,到哪里去找那么多风电场、火电厂,而且负荷中心都离那么近的?

更重要的,如果不能涉及电网、电力体制,试点的意义将大打折扣。

蒙西电网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告诉记者,现有的电网调度模式是“日前调度”,即昨天下午确定今天的发电量,规定好了不许动,但风电的日前预测常常不准,从而造成今天电网的弃风和电力潮流波动。为此,华北电网每个月要罚蒙西电网800万元。如果把调度体制改为“实时调度”,上述问题将大大减少。

此外,中国实行计划电量模式,规定好了每个电厂发多少电,火电指标没有用完,风电就得让路。

“如果在政策和体制上没有突破,风电并网比例很难提升。”上述人士说。

陆燕来 《南方周末》记者

原文刊于2012年6月28日《南方周末》

此文的编辑、翻译得到能源基金会、中外对话“低碳发展”项目资助

图片来源:Green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