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眠地下莫惊扰” - 中外对话
能源

“长眠地下莫惊扰”

环保人士敦促巴拉克·奥巴马总统否决加拿大西部至墨西哥湾的油砂油输送管道项目。北美地区不能成为新的中东。比尔·麦克基本撰文。
  • en
  • 中文

过去的18个月里,气候问题已经从一个抽象的概念演变为一场真实的灾难。我们所看到的已不再是图表上不知何时才会发生的预测,而是一幕幕触目惊心的画面:先是俄罗斯经历了高温所导致的大火,紧接着德克萨斯州亚利桑那州也受到了林火的袭击。先是巴基斯坦遭遇了洪水的打击,随后澳大利亚的昆士兰又经历覆顶之灾。而今年的春夏两季,美国的中西部地区也遭受了史上最严重的洪水的侵袭。

2010年,北极冰层的厚度达到有资料记载以来的最低点,而陆地降水量却是史上最高的一年,同年美国本土的大气压也是有记录以来的最低。就全球范围言,2010年与2005年并驾齐驱,成为有史以来最炎热的年份。杰夫·马斯特斯大概是世界上拥有读者数量最多的气象学家,他经过计算后认为,2010年是自1816年火山爆发导致极端气候以来极端气候现象最为严重的一年。

而如今,我们人类就像是一座火山,而且这座火山还有可能会不断地喷发。对此,他预言:“随着人类排放到大气中的温室气体数量的不断增加,气候系统面临着巨大 的压力,不得不向一个崭新的、截然不同、且温度更高的气候状态过渡。而2010-2011年所经历的极端天气告诉我们,这种变化已经拉开了序幕。”

然而,变化还不仅如此。另一个变化就是气候变化活动人士所作出的反应。全球变暖的前二十年里,针对这一问题所提出的解决方案就跟这门科学一样 抽象:其中既有 如《京都议定书》这般繁琐的计划,又有2010年被美国国会判死刑的限额与交易协议。这些方案都试图通过复杂的后台运作以及价格或政策的操纵来解决气候变 化问题。然而这些措施均告失败。究其原因,在很大程度是由于化石燃料产业的处处阻挠或刁难所致。

很明显,现届国会并不想采取真正措施进行管制。因此,不管怎样,就目前而言,那些繁复的计划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简单的政治口号。在煤炭、石油、天然气的问题上,活动人士的新主张就非常简单直接,令人无法反驳,那就是:把它们留在地下!

比如说,最近,包括本人在内的几位资深环保人士就公开呼吁,抗议加拿大计划大规模增加加拿大艾伯塔油砂产区石油进口的决定。为此,我们建立了一个新网站——tarsandsaction.org。从初期的反应来看,北美大陆气候变化运动史上规模最大的一系列非暴力反抗事件正蓄势待发。数百位,甚至可能数千位关注此事的活动人士八月份将聚集在白宫门前。

他们冒着被捕的风险,为的就是想从奥巴马总统那里获得一个简单明确的答复,即总统拒绝为Keystone XL输油管项目颁发许可。该项目将新建一条起于艾伯塔,止于墨西哥湾的输油管道。该管道将使输往美国的油砂油量大大增加,因此,该管道的建成将使艾伯塔油砂的开发进一步扩大。

让我们忘却那些抽象的概念,面对现实吧。人们为何会反对铺设此类输油管道,其原因并不难知其一二。因为它不仅会对加拿大本土造成破坏,还有可能会因管道泄露而污染美国最重要的农田及蓄水层。(七月初发生的黄石河管道泄露事故在很多人看来就是前车之鉴

此外,还有一个我们这些即便是住在千里之外的人都应该谨记的更重要的原因就是:艾伯塔的油砂矿是北美地区最大的一枚碳炸弹。它也是全球第二大碳库,仅次于沙特阿拉伯逐渐枯竭的油田。

如果这些油砂中的石油全部燃尽的话,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浓度将从目前的390ppm(足以导致我们目前所看到的由极端气候所带来的破坏)升高至600ppm左右。而这就意味着,即便这个世界不是地狱,那也离炼狱不远了。谢天谢地,这种变化并非一蹴而就。然而,世界顶尖气候学家詹姆斯·汉森称,即便是只燃烧这些石油中的相当一部分,对于地球气候而言都将意味着一场“注定的败局”。

叫停输油管道建设并不足以解决所有油砂所带来的问题。虽然加拿大人还会不遗余力地将石油推向市场,但是,此举无疑会使石油呆在地下的时间更加长久一些。而 且,这仅仅也只是开始而已。更让人感到高兴的是,这个问题不涉及复杂的政治。因此,在美国众议员占绝大多数席位的共和党破天荒地无法横插一刀,而完全由总 统一人决定其是否符合“国家利益”。

然而,奥巴马政府中已经有一些令人担忧的迹象显现。七月中旬,《洛杉矶时报》的尼拉·班尼杰根据维基泄密公布的一份美国国务院电报撰文称,早在2009年,美国国务院的“能源特使”就已经开始指导艾伯塔的化石燃料巨头如何改善其“油砂舆情”,其手段包括“增加正面新闻报道的曝光率”等。这就像一场由政府导演的默多克式的环境窃听事件一样,它让很多人相信新的输油管道项目是一桩已经敲定的买卖。

然而即便如此,总统依然能够出言否决该项目。如果他能采取动作,输油管便会不复存在。用艾伯塔石油部长的话说就是,他们省将会被“沥青粘住脚步而动弹不得”(沥青是提取油砂油的基础物质)。即便是像中国这样迫切需要寻找新的化石燃料来源以解其能源之渴的国家或许也没有办法帮助部长挽回颓势。因为另一条通往加拿大太平洋海岸的输油管道的铺设计划在当地部落民众富有成效的阻挠下也举步维艰。石油,这里虽然遍地石油,然而却一滴也卖不出去。(不幸的是,这么说虽然有些言不符实,但是至少不会有一根大吸管像吸吮奶昔一样抽走这里的石油。)

奥巴马否决输油管铺设计划会给油砂经济带来沉重的打击。“除非我们能够获得更加畅通的(市场)渠道,就像Keystone XL那样,否则我们将会寸步难行。”卡尔加里AJM石油顾问公司经济师兼副总裁的拉尔夫·格拉斯如是

面对这一前景,加拿大的石油企业变得手足无措。七月初,他们使出了一手经典花招,宣布在油砂产区开展一项庞大的“碳捕获与封存”计划。由于油砂油是一种油状淤泥,而非液体,因此要使其流动就必须先要燃烧大量的天然气。因此,与沙特等地出产的石油相比,其对全球变暖造成的影响更甚。

如今,石油行业正计划将炼制过程中额外产生的一部分碳排放进行捕获并封存于地下。但是这种方法并未经过检验,而且在这一过程中艾伯塔所采用的核算方法还有可能导致该省排放的实际增加。即便是该计划最后得以顺利开展,成功将天然气中的碳加以捕获,从而防止其排入大气,其计划南输至美国的汽油给大气带来的危害仍然与沙特出产的原油不分伯仲。换句话说,其对气候造成的长远影响依然是“致命性的”。

当然,早在我们认识到石油燃烧所带来的危害之前沙特石油帝国就已经建立了。如果奥巴马向游说低头,批准了该项目。那么,加拿大就是在美国的帮助下罔顾世界所面临的有史以来最大的威胁而执意建立其石油帝国。我们虽然无法抹平沙特阿拉伯的油田,不过庆幸的是他们的石油供应正慢慢地减少。但是,我们能够做的是阻止北美成为下一个中东。

所以,我们将面临的是一场战争。这一点既不复杂也不抽象。一切都归结于一个问题:是让这些碳存于地下,还是让它们不断地进入大气?这将是一场涉及数万亿美元的硬仗,而且无法保证能够获得最后的胜利。但是至少,在这一问题上不存在任何的疑问,没有任何技术上的难题。

上一项气候议案,也就是未获美国国会通过的那份议案长达数千页。而这一次,仅需区区一张纸而已,一张奥巴马签署⋯⋯或否决的纸。

比尔·麦克基本:佛蒙特州明德学院舒曼杰出学者。350.org和 TomDispatch regular创始人其新作地球:新星球上的艰苦生活平装本已经出版

版权所有©比尔·麦克基本,2011年。
版权所有© TomDispatch,2011年。中外对话经授权发表。

首页图片内容为加拿大的油砂采矿作业/ 来源David Dodge/The Pembina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