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车事故对中国核电规划的警示 - 中外对话
能源

动车事故对中国核电规划的警示

温州动车事故惨剧为好大喜功的中国大型公共基建项目的安全敲响了警钟。能源部门的决策者是否也应该从中吸取教训。涂建军报道。
  • en
  • 中文

7月23日夜,两辆动车在浙江温州追尾,造成至少40人死亡,190多人受伤。这次事故是中国近年来在公共项目投资领域好大喜功的结果,也是引进国外高新技术急于求成、贪功冒进的结果。虽然这次重大事故发生在铁路行业,中国领导人也需意识到,它对其它重大工程尤其是国家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有警示作用。

高铁和核电看起来是两个不相关的行业,但其实有很多相似之处。高铁和核电都是最大型、复杂的商业化工程技术之一,由于对国民经济发展的巨大影响,往往会获得政府高层的重视和支持。同时高铁和核电都有不可忽视的安全风险。

为应对不断严峻的环境挑战,改善日益严峻的能源安全问题,中国决策者选定大规模核电开发作为技术解决之道。虽然中国核电运行装机总容量在2010年底仅1082万千瓦,不过2007年由国家发改委颁布的《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计划在2020年前将全国核电运行装机总容量增加到4000万千瓦。根据一些广泛流传的报道,中国政府可能会将2020年核电开发的目标上调至7000至8600万千瓦。中国核工业的部分专家甚至声称2020年全国核电运行装机总容量可以达到10000万千瓦的水平。换句话说,福岛核危机前,中国核电行业在利益集团的推动下已经准备在全国范围发起核电大跃进 。

但今年的日本福岛核危机给中国政府敲响了警钟,也给了决策者对2020年核电规划二次思考的机会。温家宝总理3月16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暂停审批新的核电项目,并抓紧编制核工业安全规划,调整完善核电发展中长期规划。此举标志着中国在国家战略层面上对核电开发变得更加谨慎。

不过可惜的是,由于对核电行业利益集团缺乏有效的制约机制,最近中国又出现了核电大跃进的苗头。在 7月刚刚发布的《国家“十二五”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中就明确提到,国内核电行业要“依托装机容量为1000兆瓦的先进非能动核电技术(AP1000),全面掌握AP1000核电关键设计技术和关键设备材料制造技术,自主完成内陆厂址标准设计。完成中国的装机容量为1400兆瓦的先进非能动核电技术(CAP1400)标准体系设计并建设示范电站,2015年底具备倒送电和主控室部分投运条件。”相对中国核电技术本土化的“高效率”,同样的时间可能还不够一个经合组织国家的核电投资人申请技术成熟的核电项目开工前的相关许可证。

从技术路线图的角度来看,中国的核电和高铁行业在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都是以市场换技术的手段从国外引进关键的技术。自1991年中国核电工业自主设计及建造了国内的第一个国产压水反应堆(秦山一期的CNP300 ),还陆续引进了 M310 (法国,第二代技术)、CANDU 6 (加拿大,二代 )、AES-91(俄罗斯,二代)、AP1000 (美国,三代)及EPR(法国,三代)。但是从设计标准化、操作安全、维护简易性的角度来看,在任何一个国家,同时运行维护过多种类的反应堆都是一种非常危险的核电发展模式。因此,中国领导人需要立即限制国内核反应堆型进一步多样化的趋势,并集中全国核电行业的人力、物力专注一到两个标准化的核反应堆型的研究、开发与推广。

为了适应中国高速铁路、客运专线的迅速发展和保证铁路运输安全的需要,铁道部组织专家研制了一套据说是适合中国国情而且代表国际先进水平的中国列车控制系统CTCS。从理论上来说,配备了CTCS的两辆动车在铁路系统其它安全机制的 保障下是绝对不会发生碰撞。温州动车追尾以及历史上发生的核事故表明,任何技术上的创新都无法完全消除在设计、建设、操作、维护、退役以及事故应对过程中人为失误带来的潜在风险。这点对于核电安全尤其重要。

为了应对福岛核事故引发的安全挑战,中国政府据报道可能会放弃重复建造在很多现有核电站使用的第二代反应堆,并转而采用更先进的核电技术。这包括更加现代和“被动”的安全系统,它们允许核电站紧急情况下在没有操作人员干预与电力系统反馈的条件下安全停机。虽然这种转变是合乎逻辑的,不过中国领导人要尽量避免过分相信没有经过实践充分检验的新技术。不管第三代核电技术在理论上如何先进,要清醒意识到这类技术一般还没有在任何国家得到充分检验。所以,任何新一代的核电技术从设计经验、施工安全和操作稳定性的角度来看,还是存在巨大风险。

考虑到能源需求增长、空气污染、脆弱的能源安全、气候变化的政治压力,中国政府并无法同时解决以上所有的难题,也习惯在以下各种能源之间进行艰难的权衡:高碳排放而且重污染的煤炭、引发国家能源安全问题和污染环境的石油、资源短缺并且投资成本高昂的天然气、对生态系统有灾难性影响的大型水电工程、技术风险很高的核电、相对昂贵而且供应经常不稳定的可再生能源。为了应对国内诸多的能源和环境挑战,中国的核电装机容量在未来的进一步增长是无可避免的。即便如此,中国政府必须意识到安全是核电发展之本,没有一个稳健、适度的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节能减排、可持续发展、产业升级等概念终将是镜花水月。

鉴于核电技术路线上存在的不确定性因素过多,中国核电规划短期内还是应以求稳为宜。因此2007年公布的《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中2020年核电运行装机容量4000万千瓦的规划目标短期内最好不宜上调。在第三代核电技术引进顺利的前提下,2020年核电规划的目标完全可以留待十三五规划期间再行调整。

涂建军,卡内基国和平基金会中国能源与气候目主任研究;加拿大工业能源数据分析中心客座研究员。

首页图片作者 Hattie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