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鲁藏布江大坝项目触动邻国紧张神经 - 中外对话
能源

雅鲁藏布江大坝项目触动邻国紧张神经

西藏的一项大型水坝修建项目再次引发了下游国家的担忧。乔伊迪普•格普塔就印度担心的问题进行了报道。
  • en
  • 中文

世界上比雅鲁藏布江的水量还要充沛的河流仅有五条,其中只有一条河流的含沙量超过雅鲁藏布江。雅鲁藏布江在印度境内称布拉马普特拉河,发源于印度教和佛教的圣地、喜马拉雅山脉中麓冈底斯山脉5300米高的地方,然后向东奔流而去,横穿西藏。在跋涉了1625公里,拐过一个马蹄形的弯后,改名换姓又以布拉马普特拉河的名字流入印度东北部。

而这段长达918公里的河段既是一条生命线,也是一条灾难线。因为它在为当地带来水源的同时,几乎每年都会引发洪水。随后,这条河流向南流去,进入孟加拉国境内。在经过363公里后,与恒河汇合,共同形成南亚地区最大的河流——梅克纳河,然后流入孟加拉湾。这条巨大的河流共融汇了西藏境内的25条支流和印度境内的105条支流,容纳了喜马拉雅东麓的大部分水源。

作为世界上最年轻的山脉,喜马拉雅山脉极不稳定,源于该地的河流也是同样。在过去的200年间, 河道至少经历过一次显著的变迁。在此之前,曾发生过一次大地震。而小规模的改道则是家常便饭。当一边的农场和家园被改道的河流摧毁殆尽的同时,另一岸却获得了肥沃的淤泥。如今,人类却主动出击改变了这条河的河道:中国的工程技术人员已经在距西藏自治区首府拉萨325公里的山南地区开始兴建藏木水电站。这一工程引起了极大的关注,尤其是在印度,中国也不例外。

中国的雅鲁藏布江计划并不是一件新鲜事。1996年6月,《科学美国人》曾率先披露了中国打算将该河的河水引入其大部分被戈壁沙漠所覆盖的西北部地区的计划。中国的大坝项目历来备受争议。批评者认为, 这些项目在使数百万人口迁徙的同时,还导致了严重的环境问题,并且在控制洪水方面的作用也微乎其微。今年早些时候,有指责称,由于中国在湄公河上游建坝引水,造成河水水位达到历史最低。而对于这一指责,北京方面则予以否认

而据《人民日报》藏文版中国西藏网的报道称,藏木水电站于11月12日开始施工。这份报道一经刊登便立即引来众多印度专家及一位中国专家的批评。尽管施工开始后印度政府还未就此事做出任何官方声明,但在过去的三年里却多次与中国政府进行交涉,表达了他们对于该项目有可能会破坏印度境内下游河段的水源供给并对生态系统造成威胁的担忧。

目前,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洪磊认为有必要就此事向媒体进行。他表示:“中方在开发跨境水资源时向来持负责的态度,实行开发与保护并举的政策。会充分考虑对下游的影响。”

中国的工程技术人员对印度的担忧表示不解。该项目的总承包方中国华能集团总工程师李超毅对新华社表示:“电站建设期间不会截断雅鲁藏布江……建成运行后,江水经水轮机和坝体泄洪设施流向下游。因此,也不会减少下游的流量。 ”

然而,印方仍然担心。尤其是对新华社报道中的一部分,即该项目“兼有防洪、灌溉的综合效益”格外担忧。专家已经指出,这么做就需要对水源进行调蓄。如果每年经雅鲁藏布江流入印度的790亿立方米水源被分流或有所减少,那么就将对下游产生严重影响。《环球时报》援引北京绿家园志愿者组织发起人汪永晨的话说:“当地千姿百态的动植物是经千百万年进化而来,它们将遭受覆顶之灾。”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印度水利部高级官员表示:“虽然发电设施既可以是蓄水式,也可以是径流式,但是洪水控制功能就需要有蓄水设施。灌溉功能就意味着水源将被分流。印度对这些功能尤为关注。”

据中国媒体报道,藏木项目将是“青藏高原第一个大型水电站”。将安装6台8.5万千瓦的发电机组。第一台机组计划2014年投产发电,届时将大大缓解西藏地区目前的用电紧张局面。距《环球时报》消息,工程总投资近79亿元(12亿美元),是中国“十一五规划”期间西藏地区的重点项目。据初步消息,中国计划在西藏这一地区雅鲁藏布江沿岸修建五座中等规模的大坝。

印度议会不止一次地讨论过该问题。4月22日,印度外交部长S·M·克里希纳曾对上议院表示:“实际上,最近我与中方代表会晤时,确实谈到了雅鲁藏布江上修建的藏木水利项目。但是,中国外长向我保证,这只不过是一个小项目,不会影响下游流入印度东北部。”进一步询问他时,他说:“关于跨界河流的问题,我们建立了一个专家机制来解决这一问题。印中双方的专家将于4月26-29日期间在德里举行会议。会上,将对该问题进行探讨。”

讨论显然并没有让印度政府感到满意,因此指派了由内阁大臣领导、由最高级别官员组成的小组关注该项目。根据卫星数据,藏木项目在兴建伊始就曾有官员提请印度媒体注意。

印度政府担忧的主要原因就是,他们已经计划在其境内河段修建类似的项目。目前该计划受到了来自环保人士的批评。如果流入印度的水量发生了变化,那么这些计划的前景将更加不妙。同时,位于其下游的孟加拉国将有可能对印度的计划提出异议。布拉马普特拉河在流经印度的过程中,汇集了多条支流。经过阿萨姆邦首府古瓦哈提时,其水量达到5700亿立方米。之后不久,便进入孟加拉国,是孟加拉北部地区的主要水源。其水量的任何变化都有可能对该国造成不利影响。

单纯的径流项目只是将水引入水轮发电机组后流入下游,因此对流量并不会造成影响。但是却会对河流的挟沙量造成影响。由于水利工程专家不希望泥沙阻塞涡轮机,因此常常会在水进入引水渠之前便设法去除水中的泥沙。然而,养分充足的泥沙对下游印度及孟加拉两国的农业生产却至关重要。雅鲁藏布江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集水区之一,其面积约为58万平方公里。这片区域的大部分居民都是农民。

雅鲁藏布江从喜马拉雅山东段流出青藏高原。该地区是世界上生物多样性最为丰富的地区之一。据WWF的数据显示,1998年至2008年期间,在喜马拉雅山东段至少发现了353个新物种,平均每年发现35个新物种。喜马拉雅山东段地处两个大陆板块的交汇处。濒危的孟加拉虎有很多便栖息在这里,而且这里也是保护大独角犀的最后一个堡垒。然而,由于森林砍伐、农业耕作、不可持续的砍柴、家畜的过度放牧、非法捕猎、采矿、污染、水利开发、基础设施的无序建设等原因,这一地区的生物多样性已经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而当地在面临气候变化时的极度脆弱更加剧了这些威胁所造成的影响。雅鲁藏布江流域有612座冰川。这些冰川受全球气候变暖的影响正在消融。WWF的数据显示,该地区只有25%的原始栖息地完好无损,163生活在喜马拉雅山东部的物种被定为全球范围内受威胁的物种。专家认为,布拉马普特拉河水量及挟沙量的任何变化都有可能对这里的生物多样性造成进一步的负面影响。

中国官员已经指出,藏木项目与印度在杰纳布河流入巴基斯坦之前的河段上修建的巴格里哈大坝相似。而与之不同之处就在于,印度受《印度河用水条约》的制约,必须确保该项目不能使流入巴基斯坦的水量有所降低。而印中两国之间则不存在类似的协议。印度官员过去曾表示,他们曾试图达成一份类似的协议,但是却失败了。

然而,2006年,两国同意建立专家级机制,就河流作为经济资源等跨界问题进行探讨。两国还签署协议,在季风季节共享雅鲁藏布江-布拉马普特拉河汛期水文资料。到2012年为止,中国将在每年的6月1日至10月15日期间每日两次向印度提供水文资料,从而帮助其更好地应对洪水。而到2012年后,就需要签订一份新的实施协议。

印度官员表示,他们试图在洪水高峰期之外扩大合作。然而,这种努力却失败了。布拉马普特拉河沿岸的政府和社区将紧张等待事情的进展,看两个邻国能否找到紧密合作的途径,还是围绕着藏木项目的种种担忧只是杞人忧天。

 

乔伊迪普·格普塔,中外对话第三极项目(南亚)总监。

图片来自Boqiang L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