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能源采购改变世界格局 - 中外对话
商业

中国能源采购改变世界格局

迈克尔·克雷尔认为,从厄瓜多尔到伊拉克,中国的能源巨头们利用金融危机大量收购石油、天然气和矿产,全球能源的均势逐渐向东方倾斜。
  • en
  • 中文

近来中美在能源问题上的变化,犹如一出传奇的《两国记》。在获取维系工业社会运转的资源方面,如今中国已经成了全球购物狂,而美国则龟缩在家里。受到全球金融危机的严重打击,美国遭遇了石油和其它关键工业材料消费的剧减中国则不同。由于危机的后遗症将困扰美国很多年,分析家们预测资源消费的恢复也将十分缓慢。中国还是不同。

实际上,中国正在经历一场石油和其它能源商品消费的剧增。此外,这个巨大的资源消费未来还将继续增加,担心无法获得充足供应的中国能源和制造业巨头(很多为国有企业)开始了名副其实的疯狂采购。它们在全球范围内以几乎史无前例的比例收购了油田、天然气田、矿山、管线、炼油厂和其它资源。

和其它国家一样,中国也受到了2008年金融危机的负面影响,出口下降,之前高速的增长也有所放缓。但是,由于4万亿人民币刺激计划的作用,最坏的时期非常短暂,中国很快就回到高速增长的轨道。从2009年初开始,中国在景气恢复的一片大好中经历了车市和楼市的“三级跳”(同时还伴随着对房地产泡沫的担忧),而这反过来也使得石油、钢铁、铜和其它主要原材料的需求大大增加。

就拿石油来说。美国的石油消费从2007年的每天2070万桶减少到2009年的1880万桶,下降9%;相比之下,中国从760万桶增加到850万桶。

和美国一样,中国能够实现部分原油自给,但也必须不断提高在海外供应中所占份额。2007年,中国每天自产原油390万桶,进口370万桶,但这个比例在迅速变化。到2020年,预计中国的自产量将下降到330万桶,进口量则增加到910万桶。这种“战略脆弱性”让中国领导人极为不安。和美国官员过去所做的一样,中国也开始争取海外能源以及天然气、铁、铜和铀等其它关键原料的控制权。

从21世纪初开始,中国能源企业就开始收购外国能源和钻探公司(至少是部分股份)。中国的能源企业以三大巨头为首,即中石油(CNPC)、中海油(CNOOC)和中石化(Sinopec)。这三大公司加上其部分私有化的子公司,开始在安哥拉伊朗哈萨克斯坦尼日利亚苏丹委内瑞拉购买外国能源资产。从整体上说,能源业的并购仍然被埃克森莫比尔雪佛龙壳牌BP等老牌西方能源巨头所控制,但中国企业的介入仍然是有新意的,因为它们打破了西方“老大”一统天下的局面。

然后就是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2008年以来,西方公司都不愿对国外石油企业进行大规模投资,主要是担心会延长全球销售的低谷期。但是,中国企业反其道而行 之,加快了并购的步伐。它们这样做,背后是政府高官的敦促,他们把眼下看作以底价收购关键资源、为能源短缺的未来做准备的良机。

“国际金融危机……既是挑战也是机遇,” 中国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2009年初,“经济放缓降低了国际能源价格,有利于我们寻求海外资源。”

中国政府为加速对海外资源的收购创造各种便利条件。此外,只要外国政府愿意让中国企业参与其自然资源开发,它就会为中国主要资源企业提供长期低息贷款。2009年, 国家开发银行 (CDB)同意向中石油提供300亿美元的五年期贷款,支持其海外并购。

在这一热潮的刺激下,再加上源源不断的现金支持,中石油和其它中国企业开始了疯狂的全球采购,挥金如土地从中亚、非洲、中东和拉丁美洲收购一切能够想到的资源。下面是近来中国收购中一部分最重要的个案:

*2009年4月,中石油和哈萨克斯坦的国家油气公司组成一个合资公司,以33亿美元(225亿元)收购了该国的能源企业Mangistaumunaigas公司(MMG)。至此,经过一系列的并购,中国已经掌握了哈萨克斯坦四分之一的新增石油产量。

*2009年10月,一个由中石油和BP为首的企业团赢得了伊拉克鲁麦拉油田的开发合同,这有可能成为世界最大的油田之一。如果这个开发计划成功的话,中国将获得世界未来最丰富的汽油资源之一,并建立参与伊拉克落后的石油产业开发的基地。

*2009年11月,中石化和厄瓜多尔国家石油公司联手开发了该国东部帕斯塔萨省的两处油田。在此之前,中石化已经成为厄瓜多尔的主要能源厂商,2005年,它曾和中石油以14亿美元(96亿元)共同收购了加拿大EnCana公司在厄瓜多尔的石油资产。

2010年3月,中海油宣布收购私有的布里达斯公司50%的股份,该公司在阿根廷、玻利维亚和智利拥有油气业务。

*同样在本年三月,中石油和壳牌联手收购了澳大利亚煤层气开发企业Arrow Energy公司,每家出资约16亿美元(109亿元)。

然而这些还只是在能源领域的。中国采矿和金属企业也在全世界寻找有潜力的铁、铜、铝和其它关键工业矿产资源。今年3月, 中国铝业公司以13.5亿美元(92亿元)的价格收购力拓公司在几内亚Simandou铁矿石项目中44.65%的股份。

在寻求对有价值的国外资源的控制上,中石油、中石化和中铝这些中国企业并非独此一家。西方大企业和来自印度、俄罗斯、巴西和其它国家的国有企业也在进行着类似的收购。但是,在乘着全球衰退价格相对较低抓紧收购能源方面,中国企业的坚决果断几乎无与伦比。同时其它企业也很少有中国公司这样雄厚的资金,而这都要感谢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和其它政府机构慷慨的财力支援。

有朝一日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终于从金融危机中恢复时,它们会发现全球资源博弈的局面已经向中国一边倾斜。能源和矿产厂商曾经把美国、日本和西欧作为它们生产(以及政治忠诚)的投射地,但如今已经把中国视为一个主要客户。这个转变有一个引人注目的迹象,那就是沙特最近宣布去年出售给中国的石油已经超过美国,后者曾经是它最大的主顾。

现在,中国领导人极力避免把最近的海外并购和政治或军事意义联系起来,以防与美国或其它西方强国发生摩擦。他们坚持这些纯粹是商业交易,但是,随着中国与安哥拉、澳大利亚、巴西、伊朗和沙特这些国家资源纽带的加强,地缘政治意义的深化将是一个无法避免的事实,对此华盛顿、伦敦、巴黎和东京都是不可能忽略的。 比起近来其它的动态,中国的海外资源收购或许正是世界均势从西向东转移的最佳证明。

迈克尔·克雷尔, 汉普郡学院(马萨诸塞州艾姆赫斯特)和平与世界安全教授,最新著作为《强国崛起,地球枯竭》 。

本文的较早版本曾经发表于TomDispatch.com,本网站经授权转载。

首页图片来自中国政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