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亚积极推动大坝工程 - 中外对话
能源

埃塞俄比亚积极推动大坝工程

埃塞俄比亚一向以非洲的“水塔”自居,然而该国在追求实现其在十年内将能源水平提高15倍的战略目标的同时,引发了一场关于水力发电的争论。克桑•赖斯报道。
  • en
  • 中文

高高耸立的峡谷从埃塞俄比亚的南部划过。当奥莫河流到峡谷的脚下时突然遁入岩石中的一个隧道。挖掘机不停地在谷底裸露的河床上翻刨着泥土和石块。不久,这里将会耸立起一面巨大的水泥墙。

高达243米的吉比3大坝将是非洲大陆上最高的大坝。作为埃塞俄比亚耗资数十亿美元的水力发电热潮的重头戏,吉比3一直饱受争议。

埃塞俄比亚一直以“非洲水塔”自居。为了结束其能源短缺的局面,埃塞俄比亚计划在那些从高原地区奔流而下的河流网络上建设一个巨型水坝网。

在意大利和中国建筑企业的帮助下,到2020年,埃塞俄比亚将有希望将其发电能力增加15倍,成为该地区的电力输出大国。

埃塞俄比亚电力公司EEPCo)生产建设主管杜拉哈基姆·穆罕默德说:“对于我们这样的发展中国家而言,水坝是必须的。有了电,就有了一切。”

然而,水利项目发展的步伐和规模却让环保团体提高了警惕。环保组织认为,这些项目没有进行正规的环境影响评价。

吉比3的发电能力将达到1870兆瓦,是去年埃塞俄比亚供电总量的一倍。尽管如此,吉比3依然招致了极大的反对声。

三月,一些舆论群体,包括总部设在加州伯克利的国际河流组织、以及伦敦的国际生存组织等联合起来在网上发布请愿,目的就是为了阻止水坝的修建。他们警告说,水坝将会给下游部落的社会和经济带来潜在的灾难性影响。[对此,大坝的建设方已经进行了反驳。]

国际河流组织非洲活动人士泰瑞·海瑟维表示:“这个项目不仅没有必要,而且具有极大的破坏性。”

没有人会反对埃塞俄比亚急需增加电力供应这一事实。埃塞俄比亚的农村地区人口达8千万,而其中仅有2%的家庭通上了电。而在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停电更是家常便饭。

同时,据EEPCo表示,经济的快速发展,以及人口的高速增长导致电力需求以每年25%的速度上升。

而该国的地理条件决定了水力发电是一个最显而易见的解决方法。尼罗河两条主要支流之一的青尼罗河有85%的水源来自于埃塞俄比亚境内的塔纳湖。此外,该国境内还有十几个大型流域。鉴于其从高处顺流而下的河流水量可观,因此据估计,该国水力发电能力有可能达到45000MW,居非洲第二,仅次于刚果民主共和国。

几个新建水利项目计划已经获得埃塞俄比亚的批准,将在未来几年破土动工。其中包括2100MW的青尼罗河大型项目。该项目还将服务于苏丹和埃及。与此同时,一些水坝项目已经完工,或即将竣工。吉比3项目由意大利的撒利尼建筑公司承建,并于一月份正式开工奠基。该项目长达150公里的水库将与420MW的吉比2电力项目首尾相接。

在其北边,撒利尼公司正在塔纳湖附近修建另外一座水电站。而曾经参与建设长江三峡水利大坝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公司也刚刚完成另外一个工程。

这种对于大坝的狂热并不仅仅是为了要照亮埃塞俄比亚的家庭那么简单。在一些人的眼中,这个国家土地上流淌的河流就跟其他国家的石油和矿产一样:是宝贵的外汇资源。

埃塞俄比亚计划在未来的几年里开始向邻国输出电力。通往吉布提苏丹的输电线路已经开始施工,与肯尼亚之间也已经签订了供电协议。如果一切顺利的话,电力有可能会成为埃塞俄比亚最具价值的出口产品。

“(出售电力)具有巨大的潜力,”穆罕默德说道,“我们最终还将与埃及,还可能与欧洲建立电网连接。我们甚至还会想南非供应电力。”

然 而,政府的战略却面临着一个巨大的问题:那就是资金短缺。面对吉比3项目高达15.5亿欧元($18.8亿)的造价,该工程时刻需要来自外界的信贷援助。 可是,埃塞俄比亚却决定在融资还未到位的情况下开始工程的建设,在既未进行招标,也未完成环境影响测评,甚至都未征询下游居民意见的情况下,与撒利尼公司 签订了合同。由于这一做法违背了世界银行等潜在贷方的透明度原则,因此使这些机构踌躇不前。

2008年,在项目开工两年后,一份环境调研报告最终得以发表。并且,正在考虑为这个资金仍然不足的项目进行贷款的非洲发展银行(AfDB)也正在进行评估。

据国际河流组织称,大坝使一些群众不得不迁居他处。而与此同时,居住在奥莫谷深处以及受奥莫河水孕育的肯尼亚图尔卡纳湖周围的50多万人的生活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该组织还表示,水坝将彻底终结牧民和农户数百年来赖以生存的自然洪水周期,并使图尔卡纳湖的水位下降。

国际河流组织认为,鉴于其它几座大坝已经几乎完全可以满足国内的电力需求,因此,叫停该项目将不会对埃塞俄比亚的人民造成影响。

然而,政府却对吉比3项目所带来的环境顾虑不屑一顾。迹象表明,政府依然执着于大型水坝战略,并且为了绕开环保组织阻挠其从国际贷方那里获得资助的努力,就像他们阻挠吉比3项目那样,政府转向东方寻求帮助。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公司已经同意在奥莫河下游建设1,600 MW的吉比4大坝项目。而该项目定会引起进一步的争论。中国政府将对该项目进行融资。

在电力短缺的局面中挣扎

去年11月份世界银行公布的一份关于非洲基础设施的报告中包含着这样一组引人注目的数据:撒哈拉沙漠以南48个非洲国家的总人口为8亿,而这些国家的发电量却仅仅相当于4500万人口的西班牙。

报告的作者们认为,电力是非洲所面临的最大的基础设施方面的挑战。不论是南非这样的经济强国,还是塞拉利昂这样的弱国,30多个国家都经常面临着电力短缺的局面。并且,由于运营成本和有限竟争等原因,其电价也经常是其它发展中国家的两倍多。

而缺乏投资是导致这种局面的主要原因。1970年,在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区大部分国家取得独立后不久,这些国家的人均发电能力是南亚的三倍。而到2000年,局面却发生了彻底的转变。南亚的人均电力水平几乎是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区的两倍。

据世界银行称,这种趋势还在继续。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区的平均个人用电量仅够一个100瓦的灯泡每天点亮3小时。而发电能力还在持续的下降之中。

报告还指出,为了满足其电力需求,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区需要在基础设施上每年耗资$410亿。而其中大部份支出是用于新建项目投资。

来源:https://www.guardian.co.uk/
卫报新闻传媒有限公司2010年版权所有Top of Form

首页图片来自国际河流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