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苏大坝前途未卜 - 中外对话
能源

伊利苏大坝前途未卜

土耳其东南部地区的一项饱受争议的大坝项目目前仍然悬而未决。政府认为该项目是一项关系民生大计基建项目。然而,反对者们却认为该项目将会使社会和生态系统遭受严重的损失。 伊丽莎白•安吉尔报道。
  • en
  • 中文

自从七月份伊利苏水坝的欧洲出资方撤回了对该项目的投资, 这个饱受争议的项目的命运,以及其周边土耳其东南部地区的大部分库尔德社会团体的未来就变得前途未卜。伊利苏水坝位于底格里斯河上,距叙利亚和伊拉克两国 的边境65公里,并将带动一个120兆瓦的水力发电机组。然而,与此同时,成千上万的当地居民却不得不因此背井离乡。古城哈桑凯依夫也将被淹没于其宽广的水面之下。该项目遭到了来自土耳其国内以及国外环保组织的广泛批评。环保组织担心这一项目将使许多濒危物种受到威胁,使下游的水量降低,并且还会对底格里斯河盆地的生态体系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

2006 年8月,在土耳其总理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的主持下,大坝举行了破土动工仪式。项目原计划于2013年竣工。然而,来自德国、瑞士、及奥地利三国的投资方因担心该项目未能达到世界银行的环境保护及文化保护标准,于2008年12月份叫停了该项目的施工。在经过180天的审查之后,三方撤回了他们承诺的高达6.1亿美元的出口信用。这是伊利苏项目第二次失去国际资助。而2001年,在当地及国际人士的反对声中,英国牵头的国际投资团不得不放弃了对该项目 的资助。然而,不论是外方撤资也好, 还是土耳其内部日益强烈的反对声也好,都挡不住土耳其政府重申其修建大坝的决心。土耳其环境部长维轶赛尔·额卢戈鲁在作出这项决议之后告诉记者:“那么让我来告诉你,电站项目势必会进行下去。没有人能够阻止。这是国家和政府作出的决定。”

投资总额高达320亿美元的东南部安纳托利亚项目(又称Güneydoğu Anadolu Projesi,或简称GAP)是一个集水力发电与灌溉为一体的大型地区性项目。该项目关系到幼发拉底盆地以及底格里斯盆地地区9个省份的发展。而在该项目将要修建的一系列水坝中,伊利 苏水坝是其中争议最多,关注度最高的。该项目始于19世纪70年代末,计划共修建22个水坝(其中9个已经建成)和19座水力发电站。项目的目标是增强土 耳其的能源独立,为土耳其东南部贫困地区提供灌溉和电力,从而促进该地区的经济发展。GAP项目由土耳其国家水利工程总局(Devlet Su İşleri, 简称 DSİ)负责。经过数十年的发展,该项目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包括妇女小额贷款以及为街头儿童提供教育等内容在内的多领域发展项目。然而,GAP的绝大部分投 资都投向了大型建设项目,如伊利苏项目等。而这些项目将永久地改变土耳其东南部安纳托利亚地区的地貌。

伊利苏水坝多舛的命运与土耳其库尔德问题交织在一起。19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土耳其军队与被称为PKK(Partiya Karkerên Kurdistan, 或称库尔德工人党)的库尔德武装组织之间发生的残酷内战使GAP不得不相应地进行社会角色转型。今天,土耳其政府仍然将该项目看作是解决冲突所导致的经济问题和政治问题,以及推进落后地区以及人口稀少地区现代化进程的手段。虽然该地区在人权和政治地位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许多当地居民仍然对国家的意图采取谨慎的态度 。当地民众反对伊利苏项目的部分原因是由于他们担心土耳其政府利用这些基建项目来达到侵占土地,改变当地的地形,从而达到增强对该地区进行安全控制的目 的。2005年,爱尔兰考古学家玛吉•罗尼在其为库尔德人权项目撰写的一份实情调查报告中记录了该地区其它大型水坝项目在建设过程中所发生的侵犯人权以及对人道主义产生不利影响的事件。该报告引起了人们对伊利苏水坝的建设是否会在当地再次引发 许多同样问题的关注。本月,土耳其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AKP)将公布一项新的旨在永久解决争端问题的“库尔德议案”。然而,GAP仍将是解决方案的重要组成部分。

武装冲突导致成千上万的当地民众被迫逃离自己的家园或被驱逐出这一地区。直到现在,库尔德社会仍然未能走出战争的阴霾。幼发拉底河上修建的比瑞西克水坝和阿塔土耳克水坝使数以千计的居民迁离该地区。由于居住在受到修建水坝影响地区的居民通常没有合法的土地所有权,因此或许无法保证他们能够享受到失去家园、土地、和捕鱼资源的补偿。专门从事移民及难民问题的非政府机构Göç-Der就强力反对伊利苏水坝。 该组织认为,政府对于GAP项目移民的安置计划存在着严重的不足。Göç-Der声称, 在一次与利益相关者的会谈上,该组织向伊利苏的贷款团提出了自己的担忧,然而结果却发现贷款团为了制造Göç-Der支持该项目的假象,在其安置行动计划 中对会谈的结果颠倒黑白。土耳其人权运动人士同样担心水库将会淹没那些有可能埋葬着内战期间在准军事组织手中失踪的人口的万人墓。近期在土耳其东南部的其它地区发掘的几个“死人坑”更加深了他们的担忧。

由于古城的大部分将被淹没于水库之下,因此阻止伊利苏项目的国际行动将大部分的重点集中在哈桑凯依夫古城的命运上。哈桑凯依夫古城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万多年前。河两岸的石灰岩洞中的考古遗迹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随后,亚述人、波斯、罗马、阿尤布王朝、拜占庭、蒙古、以及土耳其帝国都曾对这里产生过深远的影响。古城遗址中有清真寺、教堂、公共澡堂、陵墓、宫殿、以及一座建于1116年的古桥。土耳其政府已经提出要将几座最知名的标志性建筑迁移到附近高地的“ 考古公园”中。但是,该计划遭到考古界的广泛批评。考古学家指出,该地区还有很多其它的遗址尚未被发掘。哈桑凯依夫古城的居民正在呼吁社会拯救他们的城市,并试图使其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地。同时,古城已经成为世界古遗迹基金会的100处濒危古迹之一。围绕古城未来命运的争论为纪录片电影提供了许多创作题材。

伊利苏对环境造成的影响同样引发了人们的抗议。幼发拉底河上的GAP水坝项目导致下游水量减少,并由此引发了土耳其与叙利亚和伊拉克两国的摩擦。伊利苏水坝以及在其下游吉兹雷地区计划修建的另一个水坝一旦投入运营,那么底格里斯河就将面临相同的境遇。环境水文咨询公司菲利普·威廉姆斯联合公司在其2006年所作的一份评估报告中认为,DSI及伊利苏项目投资团所做环境影响报告对于该项目“存在的重大环境影响采取视而不见、大事化小、混淆视听的态度。”据该报告预计,下游水量的减少将更为严重。该报告还认为DSI为了减少大坝对环境造成的影响所制订的计划不足以解决水库底部的沉积物增加,滞水的富养环境对生态环境造成的破坏等问题。大坝对于河体的影响也将同样威胁到许多的鸟类、鱼类、以及包括幼发拉底鳖在内的爬行动物的命运。

尽管批评之声不断,土耳其政府仍然坚定不移地支持伊利苏项目的实施。在政府部门数十年的推动下,以及巨大的经济利益驱使下,伊利苏项目不断推进。土耳其的政界人士强调说,他们认为圆满地完成GAP项目对国家的利益而言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并驳斥欧洲反对该项目不过是在“政治利益驱使下的”对别国的内政进行干 预。大型基建项目在土耳其仍然起到政治形象工程的作用,是国家的经济发展、现代化、以及民族进步的有力象征:1995年到2009年期间,土耳其就将GAP核心项目阿塔图尔克大坝的画像印在钞票的背面。阿塔图尔克大坝同样没有接受国际融资,但是,土耳其仍然完成了建设任务。现在,土耳其领导人宣称伊利 苏大坝同样会在没有外资的情况下顺利完工。

欧洲反伊利苏运动已经成功地终止了该项目的国际融资计划,并且推迟了 该项目的建设。然而,伊利苏大坝的未来或许将有赖于土耳其的环保人士以及社会活动家们是否有能力确保此类项目的透明度,以及是否能够引起社会对此类项目的 广泛讨论。反伊利苏运动这么多年来的活动范围仅限于当地,受到大坝影响的社会团体,以及为该项目融资的国家等。 然而今天,抵制大坝已经成了土耳其国内主流的政治议题。包括作家亚沙尔·凯末尔和奥尔罕·帕慕克、歌手奥尔罕·甘塞贝和谢珊·阿克苏在内的众多土耳其名人都高调参与到反伊利苏项目的运动中来,从而使这一问题得到国内社会的广泛关注,尤其是在土耳其西部地区。 土耳其流行乐天王巨星,塔坎与自然基金会(Doğa Derneği) 合作灌制了他的一首名为《醒过来》的单曲。通过这首单曲,他们表明了自己反对大坝工程的立场。拯救哈桑凯依夫古城的活动家们正在与其它类似的运动组织携起 手来,共同拯救受大坝威胁的爱琴海岸阿利亚诺伊的罗马温泉胜地以及黑海地区的优素费利城。随着土耳其国内环保意识的增强,关于大坝的争论已经超出了地区和 种族的范围。伊利苏的未来也变得越来越不明朗。


伊丽莎白·安吉尔目前是哥伦比亚大学人类学博士研究生。

首页图片由 Nice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