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新能源经济 - 中外对话
能源

建立新能源经济

若富有国家引进“碳关税”制度,中国将如何应对?窦观一和蒋高明认为尽管像这样的关税制度并不公平,但中国政府在农村推展的行动将为绿色再生播下种子。
  • en
  • 中文

G20峰会前,美国能源部长朱棣文称,如果其它国家没有实施温室气体强制减排措施,那么美国将开放征收碳关税(Carbon Tariff)。所谓碳关税,是指对高耗能的产品进口征收二氧化碳特别排放关税。如果欧、美、日等国家联合对中国征收碳关税的话,“中国制造”将丧失原来的低成本优势,上述国家将以碳关税的形式,将中国的财富堂而皇之地纳入自己的国库。这表面上是为了全球竞争的公平,实则扼住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咽喉。什么时候征税、征多少,一切都在欧美国会的掌握之中,中国可以压低成本向全球销售产品,而他们有权决定中国该有多少财富。

实际上,上述做法是不公平的。发达国家在工业化发展的初始阶段,也走过了污染环境、高二氧化碳排放历程,且已经排放了两三百年,而中国的现代化不到50年。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就是一个黑暗的掠夺加屠杀过程,先是本土的羊吃人运动,后到南美洲,北美洲,非洲掠夺,最后发展到贩卖黑奴,华工,发动鸦片战争,再到后来的八国联军入侵中国,这些历史清楚地记载着,西方国家的发达是建立在对落后国家掠夺基础上的。发达国家要求中国一步到位地与欧美实行同步的环境政策,是强人所难的。

中国当然不会支持碳关税与碳货币,这对于任何工业化进程中的生产大国都是无法接受的现实。因此,一旦美国征收碳关税,将引发一场灾难,引发一场贸易大战。中国在要求国际金融秩序改革的同时,必须看护好自己的后院,除建立内需市场以摆脱对畸形的外向型经济的依赖之外,发展本国的新能源体系是当务之急。面临发达国家的共同压力,中国要打破欧美之间的默契,出路有两条:要么全面理顺国内资源价格,促使国内企业尽快开发出节能环保的生产工艺;要么促使国外廉价资源流入中国,对中国优势企业形成隐性补贴。

过去30多年来,经济特区对中国发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动和示范作用。但是迄今为止,经济特区基本上属于工业化时代的“高碳经济”区,中国还没有一个真正意义的“低碳经济”区。建立碳货币交易特区,破解碳货币勒索,已迫在眉睫。下面我们以新能源汽车为例,来看看中国应对碳贸易勒索的可能前景。

2007年,中国太阳能电池产量突破了1000兆瓦,居世界第一,但因原材料、销路等都严重依靠进口,光伏发电市场尚未得到充分开发。太阳能光伏产业对外依存度高达90%以上,在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下,整个光伏电池产业损失惨重。再看看另外一组数据,中国农村农用车和拖拉机的保有量超过2000万辆,摩托车保有量4000万辆,远高于城市。然而,那些被交警部门称为“五小车辆”的农用车是高污染的。大力发展太阳能电站,实现由光伏制造大国向应用大国的战略转型,大幅度将环保和安全性能很差的农用车替换成适合城乡使用的生态型汽车,才是化解“碳货币勒索”的最有利武器。

2009年,中国政府已安排50亿元人民币,对农民报废的三轮汽车和低速货车换购轻型载货车、购买1.3升以下微型客车,给予一次性财政补贴。然而,只有当汽车不再是农民的奢侈品而是生产生活必需品的时候,才是“汽车下乡”的真正开始。随着轻型电动车的迅猛发展,目前中国轻型电动车的保有量已突破5000万辆,仅仅10年就发展成了规模巨大的产业。在此基础上,可以发展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电动汽车产业,发展那种最高车速50公里,整车重量小于500公斤,每百公里耗电10度,电费5元,直接经济成本小于2万元,适合中国国情的“电动汽车”。

目前中国与汽车相关产业的就业人数,已占就业总人数的17%。大力发展中国特色的电动汽车,是扩大内需和就业,引领中国率先冲出国际金融危机的关键选择。中国科技部正争取经过4到5年的时间,将汽车产量中的10%(约100万辆)转变为新能源汽车。若是推出以新能源汽车替换农用车的优惠措施,将能极大地增加汽车销量,拉动国内车市。其实,仅将报废的1000万辆农用车换购成生态型、城乡兼用、能够干农活的电动汽车,就可以新增2000万人就业,拉动消费2000亿元。

然而,目前中国电动汽车一直让煤电牵着鼻子走,大规模地采用电动汽车立即面临发电问题。如果用煤炭发电,根据欧盟联合研究中心报告,温室气体排放将比使用燃油增加至少一倍。因此,用煤电的新能源汽车,是比“高碳”的燃油汽车高一倍的“高高碳”汽车。当前,财政部计划到2010年将投入200多亿元生产的100万辆新能源汽车,竟然是“高高碳”的“煤电”汽车!太阳能和风能没有污染,风电场在夜间可以产生大量的富余电,两者非常适合为电动汽车充电。用太阳能或风能并网电力取代火电站是新能源汽车大规模应用和低碳经济发展的关键所在。

美国奥巴马政府提出以智能超导电网、节能汽车、风能、沙漠太阳能等为核心的7870亿美元巨额经济刺激计划,把发展新能源经济作为摆脱经济衰退、创造就业机会、抢占未来发展制高点的重要战略产业;中国的重中之重是解决“三农”问题,用农村需求代替美国的个人消费需求。发展新能源汽车的首要任务,是将环保和安全性能很差的农用车替换成适合农村使用的绿色能源车。中国有良好的轻型电动车产业基础,这个基础绝对是世界第一的。然而,中国许多城市由于拥挤,连电动自行车都要禁行,虽说城里人2万元的电动汽车买得起,但不是每个家庭都能拥有充电的车库,楼房充电又不方便。因此,低端电动汽车的大市场是在农村而不是在城市。

中国政府积极推广“汽车下乡”。如果推出城乡兼用“光电汽车”替换农用车的优惠措施,将会给中国汽车产业发展带来革命性的影响,不仅市场规模会剧增,而且将使汽车产业发展途径、产品结构、产销网络、产业资本构成发生重大变化,极大地增加汽车的销量,拉动国内汽车市场,有效摆脱碳货币勒索。

作者:窦观一,九三学社南通市委宣传部部长。

蒋高明,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生态学会副秘书长、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理事。

首页图片由>>>Silly Rabbit, Trix are for Ki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