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地区的大坝建设 - 中外对话
能源

喜马拉雅地区的大坝建设

气候变化对喜马拉雅冰川的影响,向该地区的水电开发提出了空前的挑战,安-凯萨琳•施耐德写道。
  • en
  • 中文

气候变暖正在改变喜马拉雅山脉的环境,其变化速度比世界上任何地方都要。世界最高山脉上的巨大冰山——印度河、恒河和怒江(萨尔温江)等亚洲大多数江河的源头——正在消融。

面对这些剧烈的变化,印度、巴基斯坦、尼泊尔和不丹政府计划把喜马拉雅山脉的河流变为南亚的发电站。政府希望建设数百座大坝,利用喜马拉雅奔涌的河水来发电。四国提出在未来20年里增加15万兆瓦的水力发电量,喜马拉雅地区有可能成为世界上水坝密集度最高的地区。

密集的大坝将使流域的完整性以及居民的生活面临挑战,同时,由于气候变化的影响,喜马拉雅地区水坝建设热潮可能产生一系列无法预见的后果。

全球变暖将导致冰川融化、河流水位上升以及暴雨和洪水风险的增加。喜马拉雅地区的水资源状况将发生彻底的改变:过去的季节性和地区性趋势,将不再是预测未来流量的可靠依据;每一条喜马拉雅山脉河流的流量都会发生改变。

这对该地区的水坝建设意味着什么?在规划水电项目的时候,最关键的数据就是河川径流。然而,由于喜马拉雅山脉冰川融化,流量的历史数据不再是预测未来流量的可靠依据。河流的未来流量会与过去相当,这种确定性遭到了气候变化的破坏。

不确定性的存在使得水坝建设面临难以想象的困难。不知道预报的暴雨强度有多大,水量的季节性分布再也不能确定。没有人能预测河水何时上涨、上涨多少以及持续时间有多长。此外,没有人知道冰川何时会完全融化——不再向河流提供水源。我们只知道,喜马拉雅冰川的融化,将导致喜马拉雅地区河水流量最初增大,然后开始变小。

无法获得喜马拉雅地区水电建设项目所需的数据。对于喜马拉雅地区已作出建设规划的任何大坝,不清楚该多长时间开一次闸泄洪(泄洪时一直不发电)。由于气候变暖,暴雨、大雨和洪水预计将增加,也会威胁到坝体的安危,甚至能摧毁喜马拉雅地区拟建中的最坚固的混凝土大坝。

史利帕德·达玛迪卡里在他撰写的报告《混凝土山:喜马拉雅地区的大坝建设》中指出,喜马拉雅地区大多数的水坝规划没有考虑到气候变化对喜马拉雅河流的影响。达玛迪卡里称:“不幸的是,喜马拉雅拟建水坝一点也没有考虑这些风险——单个的水坝没有,整体考虑也没有。”

该地区的各国政府渴望掀起水坝建设热潮,着眼于预期的经济效益,而对全球变暖的不确定性熟视无睹。“水电美元”是尼泊尔和不丹政府念念不忘的事情,他们想建设大坝,通过向印度出售电力而获得收益。印度本身不仅热衷于从邻国购买水电,而且也渴望在国内的山区发电。

尼泊尔目前发现自己面临严重的能源危机,石油燃料短缺,只有40%的农村人口用得上电。然而,该国拟建的大多数大坝将用于向印度出口电力。在已规划的近期大项目中,西塞迪上喀纳里阿伦3都旨在向印度出售电力,只留出一小部分为尼泊尔自用。

毫不奇怪,这些大坝面临着搬迁居民的反对。然而,尼泊尔有些人解释说,该国甚至不能从西塞迪之类的项目中获得“水电美元”。拉特纳·桑萨·斯瑞斯塔是尼泊尔律师兼金融分析师解释,他解释说,由于工程项目由外国企业承建,尼泊尔将看不到很多的预期收益。“由于该工程项目的大多数权益来自海外(除了政府15%的股份之外),尼泊尔只能得到15%的红利,” 斯瑞斯塔表示,“另外一项主要的支出是偿还部分的本金和利息。由于项目要向外国机构贷款,这些款项将永远不会流入尼泊尔的手里。” 因此,尼泊尔将获得高收益的许诺可能无法兑现。

在印度,水电的根本驱动因素是电力需求。该国受到电力和能源短缺的持续困扰。总体而言,2007年的电力需求峰值达到108,886兆瓦,而供给只有90,793兆瓦——缺口比例超过16%。

此外,印度有很一大部分群体依然没有用上电。政府称,在2006年,印度有四分之一的村庄依然没有通电。

然而,现在还不清楚用不上电是否只能怪该国发电能力不足。印度电网因输配电损耗巨大而闻名,损耗率在35%至45%之间。最近对私人消费者增加用电成本和减少补贴,使穷人更加用不上电。

增加水电装机容量不见得会使更多的人用上电。由于大多数项目规划建在高海拔地区,工程造价昂贵,因而生产的电力也不会便宜。

巴基斯坦在印度河上拟建的装机容量4,500兆瓦的狄阿莫-巴沙大坝,标价126亿美元,是喜马拉雅地区造价最高的大坝。尽管巴基斯坦政府已花了两年多的时间寻找项目投资者,资金依然没有到位。2008年11月,巴基斯坦国家经济委员会批准15亿美元大坝建设资金,巴基斯坦水利电力部长宣布中国公司将建设这座大坝,而且 “一些阿拉伯国家”将提供部分资金。大约在同一时间,世界银行拒绝为该项目提供任何资金,政府寻找国外支持者的努力遭受严重打击。对于世界银行的这一决定,这位部长据称要寻求获得项目资金的多条替代途径,包括民间借贷和征收电力附加费。

缺少明确的投资承诺,迫使政府设法寻找曾经为水电建设提供大量资金的传统投资者以外的其他途径,这样的项目不只是狄阿莫-巴沙大坝。

在印度,传统的投资者也退避三舍,印度的金融机构以及公共部门发挥了更大的作用。但是,资金缺口依然巨大;在当前全球金融危机的形势下,投资大坝的胃口可能进一步消退。达玛迪卡里在其报告中指出,印度政府第十一个五年规划中有关电力建设所需的资金还差40%以上。

全球变暖可能对喜马拉雅地区拟建大坝的安全和效率构成了最严重的挑战,而资金缺口似乎正在阻碍印度和巴基斯坦建设该地区最大水坝的进程,其中包括狄阿莫-巴沙项目。一些大项目,包括西塞迪项目和在印度阿鲁纳恰尔邦装机容量3,000兆瓦的迪邦项目,似乎遭到了当地的强烈反对,给项目规划者们造成了超乎预期的障碍。由于遭到强烈的反对,为迪邦项目举行公开听证的计划多次被取消,而且,因为当地的反对,锡金政府已宣布将放弃提斯塔河的四个规划项目。

项目遭到反对,证明在相关的决策过程当中受影响人群的参与度低——而且未考虑到拟建大坝的社会和环境影响。达玛迪卡里的分析同时证实,在规划过程中缺乏对气候变化的考虑。他写道:“在脆弱的喜马拉雅地区推动如此庞大的大坝建设项目,没有适当的社会和环境评估和安全防护,忽视气候变化的潜在影响,可能产生严重的后果。”

“所有这些事情意味着喜马拉雅地区每一个流域中的大坝建设项目都需要进行全面的审查。”

安-凯萨琳·施耐德:国际河流组织南亚项目主管兼政策分析员。毕业于伦敦大学东方及非洲研究学院,获发展学硕士学位。主要致力于世界银行等国际金融机构及私有银行活动的监控和分析。

 首页图片International Rivers/Yuki Tana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