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电环评可有可无吗? - 中外对话
商业

水电环评可有可无吗?

新的经济刺激促进了中国西南地区水力发电的发展,但是对生态和社会成本提出了担忧。蒋高明对此进行了报道。
  • en
  • 中文

四万亿刺激经济措施出台后,中国西南山区水电开发再度升温。在四川、云南等县市,那些已规划或正在规划的水电项目,在施工进度上明显提速。甚至有些水电项目尚没通过国家工程环境影响评价(简称环评),或根本就没进行环评,也开始动工了。最近,笔者随有关媒体组成的记者考察团,在云南现场看到了下面一幕又一幕。

在华坪县观音岩、宾川县鲁地拉水电站工地,往来穿梭的施工车辆造成尘土飞扬。上述两项目不但没有通过环评,就连基本的施工防护措施都没有,也没有监理部门介入。尽管水电部门对外界声称是施工是为项目前期论证做准备的,但工人们干的却是修建施工公路、建引水洞以及坝肩等 实质性水电工程。由于没有采取防范措施,工程渣土直排金沙江,在江岸造成干热河谷生态系统破坏,在河流增加了大量泥沙类物质。更为严重的是,水电站调洪水 库是建在程海冰川断裂带上,所在的位置为脆弱山体,地质构造差,易发生山体滑坡或泥石流,并有地震隐患。2008年8月,鲁地拉水电站附件发生泥石流,造 成8人死亡。在这样地质灾害频发环境下进行水坝建设,其环境影响评价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忽略的。

在永胜县阿海水电站现场,虽然没有看到野蛮施工场景(但2008年4月记者看到的还是野蛮施工现场),但是项目也是“先斩后奏”的。中国水电三局、 八局、十四局等施工单位早在三年前就陆续开始了前期工作,除了施工公路已建好外,引流洞、肩坝也基本完成,具备了蓄水条件。在记者团采访的第二天,据闻环 保部有关领导要来现场实地考察,考虑是否批准该项目。实际上,生米已做成熟饭,你批也得建,不批也得建。由于项目没有通过环评,属非法施工,工程是在秘密 状态下进行的。为增加项目的神秘性,现场竟打着“军事管理区”字样,将来访者拒之门外。玉龙县金安桥水电站干脆不理会什么环保部的环评,不仅秘密完成了引 流洞、肩坝、截流工程,而且开始装机试验了。

最早引起媒体严重关注的虎跳峡水电站,有关方面曾放弃过“一库八级”计划,但就在媒体沉浸在一片欢呼声之后不久,该下马工程又在新经济形势下“粉墨登场”了。为回避公众质疑,他们将“虎跳峡水电站”改名为 “龙盘水电站”,工程内容换汤不换药,目前正在进行勘探洞、“三通一平”(通电、通路、通水、平整土地)工程建设。如果库区坝址选在龙盘,将迫使金沙江上 游10万人移民,造成20万亩耕地淹没。这个静态投资400亿的巨大水电工程,对中央制定的18亿亩耕地红线就造成直接冲击。对该水电工程环境影响如何评 价是我们非常关心的。

怒江赛 格坝址,记者们现场看到,工人们正在进行交通洞和坝线洞施工,其中施工营地等已经完成。怒江各条支流已经承包给了开发商,开始了前期工程施工。怒江项目同 样是没有通过环评的,但是施工从几年前就陆续开始了。怒江存在的问题最多,曾因生物多样性、土壤损失、地质灾害、移民安置、“三江并流”世界遗产等问题得 到媒体广泛关注,媒体和公众试图保护中国境内最后一条没有开发的江河,但这个任务非常艰巨。亚碧罗电站坝址离世界遗产5.54公里,库尾2.72公里,马吉水库离世界遗产距离更近,坝址2.21公里,库尾仅810米。要世界遗产还是水电站,地方政府看来还是热衷于后者,寻找各种理由继续开发。

水电开发中最弱势的是土壤、植被以及奔腾的河流,其次是世世代代生活于斯的少数民族如族、傈僳族、族、普米族、藏族、纳西族 等。虽然他们表示为了国家建设而愿意牺牲个人利益,但是,他们唯一的要求是能够生存下去。在云南省丽江市石鼓镇(红军长征路上的重要渡口)、香格里拉县车 轴村,从纳西族农民的住房来看和实际生活水平看,他们已提前达到了小康水平,水电开发可能会造成他们生活贫困。从我们与农民直接交流看,大部分农民表示不 愿意搬迁。我们的疑问是既然是利国利民的项目,为什么不经过环评,公开进行呢?

水电能源开发依然要付出重大的环境与社会代价,“河流改湖”后会淹没大量耕地、自然生态系统;施工中大量泥沙物质直排江中,对下游水利工程产生危 害;“移民后靠”会加重人地矛盾,建坝和拆坝均会对局环境和上下游环境造成危害;淹没的天然植被、农田、土壤等将会向环境中释放更多的温室气体(甲烷), 因此,即使不考虑世界遗产、文化、景观等软的要素,水电开发造成的环境破坏也会对“水电是清洁能源”大打折扣。但是,目前的形势非常严峻,在云南省似乎一 切都要为水电让路。在这种形势下,环评就成了最为边缘化的摆设,地方政府和业主是将环评作为水电开发的必然成本来对待的;在他们的心目中,水电环评仅仅是 工程的一部分,他们心理清楚尚没有哪一个水电工程因环评而下马。

当我们把所有的江河生态破坏殆尽,待我们赚够了钱,回过头来再也买不到优美的生态环境。为此,我们呼吁,西南水电开发一定要权衡利弊,要充分考虑到建坝、拆坝对水生和陆地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的影响,充分考虑社会和文化成本,以及各种地质风险,合理有序地开发水电资源。用科学发展观指导经济建设,水电环评就不能是摆设。

蒋高明,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中国国家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理事。他提出的“城市植被”概念和“以自然力恢复中国退化生态系统”等观点得到社会各界广泛认可。

首页图片My Hobo So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