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罗河大坝工程的赌博 - 中外对话
能源

尼罗河大坝工程的赌博

布扎加里瀑布白浪滔滔、急流翻滚,但由于乌干达的水电计划,这个著名的游览胜地可能消失。批评家们指出,即使修了大坝,气候变化仍然会使这个国家面临严重的能源危机。克桑•赖斯报道。
  • en
  • 中文

维多利亚湖以北6英里处,尼罗河从平静中醒来,白浪翻滚、奔腾咆哮,形成了著名的扎加里瀑布。这里是乌干达的顶尖名胜,它为一些人提供了世界上最壮丽的漂筏运动地点。然而,不久这里将被毁于一旦。

由于腐败、财政矛盾、顽固的宗教因素以及环保团体的反对等原因,这个计划被耽搁了13年。现在,乌干达已经授权一个国际财团来修建这个大坝。大坝高30米、横跨尼罗河,恰好就在布扎加里瀑布下方。

这个水电工程耗资8亿美元(4亿英镑),是东非有史以来最大的外国投资项目。批评家们指出,一旦预言中的全球变暖成为现实,该工程将会激流如泄、使乌干达面临着巨大的能源危机。但乌干达政府和世界银行(给该工程提供了3.6亿美元的贷款和担保)坚持说它对该国的发展至关重要。“等到(2011年)大坝竣工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告别黑暗了。”乌干达能源部长达乌里·米格勒克在开工批准仪式上说。

乌干达,只有二十分之一的家庭通电,因此,毫无疑问,亟需采取措施来改变长期的电力短缺。即使在能源部,灯经常也是关着的。工厂不得不削减产量、解雇工人,这减缓了经济发展。在首都坎帕拉,到处都是发电机的嗡嗡声,路灯都装上了风力发电机和太阳能板,以免其只是个摆设。

乍看起来,修建大坝很合逻辑,因为这可以控制住自然的力量,获得像尼罗河那样又干净、看起来取之不尽的能源。对于乌干达以外的国家也是如此。埃塞俄比亚青尼罗河的发源地,来自中国的施工人员正在尼罗河的一条支流上修建着30万千瓦的特科泽大坝,政府还计划修建另外数十座大坝。苏丹首都喀土穆是青尼罗河和白尼罗河的交汇处,这里正在修建125万千瓦的莫洛维大坝

但是,巨大的水电工程带来了类似的风险。就像世界大坝委员会(世界银行和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联合成立的)在2000年的报告中指出的,大型堤坝在环境和财政上往往弊大于利。莫洛维大坝是个典型的例子,它使得5万人背井离乡,并且淹没了一个内涵丰富的考古遗址。布扎加里工程也一样。国际河流网((IRN,总部在美国)的非洲负责人罗莉·珀廷格等环保主义者指出:“乌干达打算完全依靠河流的过度开发来获得电力,尼罗河下游国家是不可能接受这种情况的。”

尽管布扎加里大坝只需要几百户人家移民,但自从1994年这个工程被提出开始,一直争议不断。传统势力领袖们说它会打扰神灵,而旅游业界则抗议说他们将会丢掉饭碗。

批评家们说,大坝的原始承包商是美国电力公司AES,它原本将拥有和经营大坝,可以获得巨额利润,但它和乌干达世行官员之间的贿赂丑闻使该公司印象更加糟糕。所以,当2003年AES以财政困难为由放弃该工程的时候,大家都毫不吃惊。

然而,乌干达政府仍然不打算放弃。2005年,布扎加里能源公司接手了工程,这是由阿卡汗集团旗下的IPS(肯尼亚)公司和巨大的美国私人股份公司黑石集团所属的斯特(Sithe Global Power)全球电力公司组成了一个合资公司。

但是,争论只会愈演愈烈。一场毁灭性的干旱席卷东非,尼罗河主要水源——维多利亚湖的水位剧烈下降。乌干达政府将其归咎于蒸发量和减少的注入水量。但是,独立的专家们指出,水位下降一半以上都是人为造成的。乌干达几乎所有的电力都来自于那鲁巴勒大坝和基伊塔大坝,它们在布扎加里上游不远处,就在尼罗河从维多利亚湖流出的河口。为了生产更多的电力以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工程人员过度释放通过大坝的水量,水面下降的原因多半在此。

尽管从去年以来维多利亚湖的水量稍有上升,但水位的低落意味着大坝的发电量还不到装机容量的三分之一,这是电力危机的主要原因。弗兰克·穆拉姆齐使乌干达全国专业环保论者联合会(NAPE)负责人,他说,未来的河水流量是否能让布扎加里的发电量达到25万千瓦,存在着严重的疑问。“我们认为输出量只能接近10万千瓦,这样电价就太贵了。”

穆拉姆齐还说,在某些地区利用小型、低廉的发电方式,诸如微型水电、太阳能和地热发电,对于农村贫困人口来说更加有利,但它们并未得到充分开发。

但是,布扎加里能源公司否定了这种观点。该公司技术协调人肯尼斯·卡赫鲁说,尽管建设大坝的费用已经上升到了8亿美元(这会给消费者带来较高的电费),但这仍然是成本最低、也是最好的选择。“这是一个清洁工程,带来的影响很微小。那些诽谤者就是不愿意在任何地方修建大坝。”

能源官员弗莱德·卡巴加姆比—卡利萨同意卡赫鲁的说法,他把环保团体比作“为了阻止修坝不惜一死的宗教团体”。他说,由于电荒,乌干达每年的经济损失高达2.5亿美元。

另外,坎帕拉的世行官员也贬低了气候变化可能给尼罗河水量带来的影响,他们声称维多利亚湖水位的下降是周期性的。对于乌干达的穷人无法从大坝中受益的说法,他们也嗤之以鼻。他们说,如果乌干达经济能够获益于一个更加可靠的能源供应,将是每个人的共赢。

戈德弗里·布耶拉的工作是用他的摩托艇载着游客在布扎加里瀑布的激流里穿行,他可没觉得自己是一个赢家。和其他人(导游、特技演员以及打捞者——他们跳进激流里去捞取一个油桶,仅仅为了2英镑)一样,布耶拉看到的前途一片黑暗。“我们将丢掉工作,我们的房子里永远也不会有电。如果布扎加里瀑布消失的话,我们怎么养家糊口呢?”

《卫报》新闻传媒有限公司2007年版权所有

首页图片由Swegg派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