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

解读:埃及COP27气候大会谈什么?

由埃及主办的下一轮联合国气候变化谈判即将到来,中外对话为您解读大会重要议程和谈判焦点。
  • en
  • 中文
<p>COP27主办城市沙姆沙伊赫一家酒店屋顶上的太阳能电池板。图片来源:Mohamed Abd El Ghany / Alamy</p>

COP27主办城市沙姆沙伊赫一家酒店屋顶上的太阳能电池板。图片来源:Mohamed Abd El Ghany / Alamy

从去年11月的上一届《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会议(COP26)到即将举行的第27次会议(COP27)之间的一年中,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俄乌战争导致通货膨胀急剧上升,能源、食品以及供应链安全成为政治议程中的头等大事。

尽管一些国家政府正利用这场危机加快脱碳和提高能效的步伐,但也有政府在集中精力寻找新的化石燃料来源,以提高短期能源安全。而波兰以及英国的一些政客则错误地把能源成本飙升归咎于应对气候变化的措施。

尽管中美两国在格拉斯哥举行的COP26上达成了关于气候合作的联合声明,但近期中美气候变化工作组的工作已经暂停,关于气候议题的一些双边会议也已取消。

与此同时,气候变化的影响及相关科学变得更加清晰。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简称IPCC)发布了一系列新的有关气候变化减缓适应的报告。这些报告警告称,如果所有行业不“立即开展深入”的减排工作,就不可能把全球平均温度上升控制在比工业化前高出1.5摄氏度的范围之内。

迅速减排的需要从未如此明确。COP27主办国埃及也很合时宜地提出了“共同实施”(Together for implementation)的口号。本文将详细探讨人们对本次气候大会有哪些期待。

COP27在何时何地举行?
上一届气候大会(COP26)取得了哪些进展?
主席国埃及为COP27设定了哪些优先事项?
COP27有哪些议程?
埃及在气候变化行动方面表现如何?
COP27与《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第15次缔约方会议(COP15)有何联系?

COP27在何时何地举行?

COP27将于2022年11月6日至18日在埃及的度假胜地沙姆沙伊赫举行。面向外交官、非政府组织和媒体的注册过程已经开启。刚果民主共和国将在10月主办一场会前活动。

上一届气候大会(COP26)取得了哪些进展?

上一届联合国气候大会的主要成果是《格拉斯哥气候协议》Glasgow Climate Pact),内容包括承诺结束“低效”的化石燃料补贴,以及“逐步减少”煤炭使用。但很多国家因为最终文本中有些内容被淡化而感到失望,比如文本中原本说的是“逐步淘汰”煤炭。

格拉斯哥气候大会还促成不同国家集团之间达成了若干多边协议,包括承诺削减甲烷排放,停止森林砍伐,以及不再为海外化石能源项目提供融资。

大会还敲定了2015年《巴黎协定》的“规则手册”,包括分歧最大的有关碳排放交易问题的第6条(Article 6)。 

然而,发达国家每年提供1000亿美元气候融资的承诺仍只兑现了一部分。

气候变化适应方面的谈判则进展甚微,“损失与损害”融资更是毫无进展。 “损失与损害”融资的目的是为了应对无法适应、会造成永久性损失的气候变化影响,如海平面上升等。

所有国家都同意在COP27之前提交强化后的减排承诺。据估计,目前各国的国家自主贡献目标(NDCs)所承诺的减排幅度仍将导致全球气温上升2.4至2.7摄氏度。
然而,今年早些时候在波恩举行的COP27会前谈判并未在一些关键问题上取得多大进展。包括各届COP在内的这些气候谈判都是依照1994年生效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召开的。

主席国埃及为COP27设定了哪些优先事项?

埃及提出的口号是“共同实施”,而且还在 “主席国愿景”中提到,各项气候应对措施的实施应该是“如期且成规模的(on time and at scale)”,并做到“具体、有力、可衡量(specific, measurable, and impactful)”。

实施的关键在于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财政援助。埃及国际合作部部长拉尼亚·阿尔·玛莎特(Rania Al Mashat)告诉《卫报》:“我们希望本届缔约方大会能够从承诺转向实施。我们想要强调什么才是可行的政策和实践,哪些过程可以切实推动承诺(付诸行动),从而弥补这一差距。”  

她举了通过政府担保降低融资风险以吸引私营部门投资者的例子。这种方式可以帮助一些最贫穷、最脆弱的国家获得资金,从而解决这个目前气候融资的主要障碍

COP27 president and Egyptian foreign minister Sameh Shoukry
埃及外长萨梅赫·舒克里被任命为COP27大会的主席。图片来源: Mohamed Azakir / Alamy

埃及财政部长穆罕默德·马伊特(Mohamed Maait)强调,需要解决导致许多发展中国家无法对减缓或适应气候变化进行投入的债务负担。

COP27有哪些议程?

与往届大会不同的是,此次会议的目标不是达成单一的谈判结果,而是国家层面的行动。“本次大会不再仅仅是发挥让国际社会达成一致的职能;而是如何才能让国际社会共同努力推进国家利益和国家议程,”气候大会资深谈判代表乔纳森·潘兴(Jonathan Pershing)在接受碳简报(Carbon Brief)采访时说。

金融问题可能会主导整个讨论,这一直是气候大会的难点。但随着气候变化的影响愈发明显,这一问题也变得更加紧迫。

发达国家一直未能完全兑现每年1000亿美元的融资承诺。不仅如此,很明显的是,最脆弱的国家所获得的气候融资只占很少的一部分。这些国家还因为不得不花费大量资金应对气候变化的影响而背上更沉重的务,从而严重阻碍了它们对减缓和适应的投入。

主席国愿景中说道,气候融资问题需要“在解决的过程中采取建立信任的方式,同时减轻人们关于发展中国家将被要求在没有得到相应支持的情况下参与全球减排努力的担忧”。这番话暗指之前会谈中这一问题面临的核心挑战。

近年来,为损失与损害提供额外资金的需求日益凸显。在COP26上,发展中国家强烈主张发达国家理应为它们提供这方面的融资。

然而,上一届大会因发达国家的阻挠,最终未能建立一个损失与损害的融资机制,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就该话题继续开展正式讨论的“对话”机制。主席国愿景强调,需“找到一个平衡的融资方案”来解决损失与损害的问题。

2022年5月,印度阿萨姆地区的暴雨冲毁了道路。在经历了一年的极端天气冲击后,发展中国家计划在COP27大会上力推发达国家提供额外气候资金。 图片来源: Anuwar Hazarika / Alamy

和之前的气候大会一样,COP27每天都将围绕一到两个主题进行讨论和活动,并将发布相应的公告。主题有:金融;科学;青年与子孙后代;脱碳;适应与农业;性别;水;民间社会;能源;生物多样性;以及解决方案。

此次大会有关融资的谈判可能会因各国正在遭遇能源和通胀危机而更加棘手。主席国愿景在五项目标中承认了这一点,称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气候融资“需要一个新的思路,更新的战略和政策,尤其是在当前金融危机、债务挑战和利率上升的背景下”。

主席国愿景还指出,各国需要“避免在面临多重挑战和危机,特别是能源危机的情况下,出现承诺倒退的情况。我们都必须表现出领导力,确认、甚至提高承诺……充满挑战的时代为快速转型创造了机会。”

埃及在气候变化行动方面表现如何?

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对埃及逐步减少化石燃料补贴,并制定上网电价鼓励可再生能源发展的行动表示了关注

该国6月提交了新版NDC目标,以期到2030年其电力部门的排放量比照常排放情景(BAU)下降低33%,交通运输部门的排放降低7%,石油和天然气行业降低65%。政府设定的目标是到2035年可再生能源在能源结构中的占比达到42%。

该计划预计需要投入2460亿美元,但埃及希望通过诸如优惠贷款和赠款等国际融资方式来满足大部分资金需求。
气候行动追踪组织(Climate Action Tracker,简称CAT)的科学家对埃及这份NDC目标进行独立分析后给出的评价是“严重不足”。CAT认为,埃及即便没有出台任何新政策就能很容易地实现这一毫无雄心的新目标,而新目标事实上会导致埃及2030年的排放在目前水平上增长约50%,CAT指出。

A government boat carrying goods sails on the river Nile in front of a South Cairo Electricity Distribution Company power station in Cairo, Egypt
埃及开罗的一座燃气电厂。在COP27大会召开前夕,各国应提交增强的减排计划。埃及提交的新计划被认为雄心不足。 图片来源: Amr Abdallah Dalsh / Alamy

COP27与《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第15次缔约方会议(COP15)有何联系?

敲定一项旨在恢复生物多样性的新的全球协议。受新冠疫情影响,会议举办地从云南昆明迁至加拿大蒙特利尔,并将于12月7日至19日举行,中国仍担任主席国。

近年来,无论是从气候变化对自然的影响,还是从自然为缓解和适应气候变化提供的越来越多的支持——即所谓的“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法”(NbS)来看,气候和自然之间的联系都变得愈发清晰。COP26就非常重视“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

然而,去年在昆明举行的COP15第一阶段会议最终未能明确提出“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这个名词本身在生物多样性公约的圈子里就存在争议。非洲国家和非政府组织担心它会让碳排放国有机可趁,利用在发展中国家植树产生的碳抵消逃避减排,损害当地社区和土著人民的权利。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