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

圆桌讨论:格拉斯哥气候大会是否应该延期?

民间社会团体呼吁推迟格拉斯哥气候大会,主要是希望大会更加公平、更具包容性。
  • en
  • 中文
印度尼西亚雅加达南部地区的水灾。 图片来源:© Greenpeace / Sahrul Manda Tikupadang
印度尼西亚雅加达南部地区的水灾。 图片来源:© Greenpeace / Sahrul Manda Tikupadang

本月早些时候,全球最大的非政府组织网络气候行动网络(Climate Action Network)呼吁推迟原定于11月在英国格拉斯哥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届缔约方大会(COP26)。他们强调了欠发达国家谈判代表和民间社会团体普遍面临的诸多障碍。

由于全球新冠肺炎新增确诊病例数再次增加,国际航线中断、隔离时间较长以及疫苗获得机会不平等意味着与会者更多是那些有能力负担这些费用的人。

而据COP26主办方称,此次大会仍将按计划进行,但他们放宽了一些限制,包括将来自英国红色名单国家但接种过疫苗入境者的隔离期从10天缩短至5天,承认大多数类型的新冠疫苗,以及为与会代表提供疫苗接种等。然而有些措施难以惠及民间社会团体,实际上就等于将他们排除在议程之外。

那么,COP26还应如期进行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需要做哪些改变才能让大会更具包容性?


哈桑·迈赫迪(Hasan Mehedi)

孟加拉国外债工作组(Bangladesh Working Group on External Debt ,BWGED)成员秘书、沿海生计与环境行动网络(Coastal Livelihood and Environmental Action Network ,CLEAN)首席执行官

孟加拉国是最气候脆弱的国家之一。作为来自这样一个国家的活动人士,我认为东道国的新冠防疫规则阻碍了各方平等参与COP26。一些最脆弱的国家,如孟加拉国、马尔代夫、菲律宾、塞舌尔等,都在英国的红色名单上。所以,来自这些国家的代表参加会议前至少要隔离5天(完成疫苗接种)或10天(未完成接种)。大多数民间社会团体的代表都负担不起隔离费用,而且要承受独自隔离10天的心理压力真的很大。大家可能知道,本来今年能参与大会的民间社会组织就减少了近50%,大量气候活动人士将无法参与大会。如果没有来自全球发展中国家的民间组织的积极参与,此次大会就会成为发达国家支持清洁技术和气候保险商业提案的聚会。此外,根据《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国家自主贡献(NDC)综合报告,《巴黎协定》的目标尚未达成,需要各国提高国家自主贡献目标,但据临时登记处数据显示,仅12个国家提交了更新后的国家自主贡献目标。各国应该在大会召开前更新国家自主贡献目标,才能实现《巴黎协定》的目标。


索南·彭措·旺迪(Sonam Phuntsho Wangdi)

最不发达国家集团(the Least Developed Countries Group)主席、不丹王国政府国家环境委员会(the National Environment Commission for the Royal Government of Bhutan)秘书

参加会议面临太多障碍,这种不确定性让我们这些最不发达国家的代表们非常担心。我们需要英国保证COP26是充分包容且公平的。我们的国家和民众受气候变化影响最为严重,气候谈判将决定全球如何应对这场危机、决定我们未来的生命和生计,因此我们绝不能被排除在外。

最不发达国家集团有20个国家在英国的红色名单上,即使接种过疫苗,代表们也需要隔离5天。为了保障本国社区安全,一些最不发达国家也要求回国人员隔离。除了英国和本国的防疫要求,我们也没有直飞格拉斯哥的航班,从太平洋岛国起飞的商业航班也几乎没有,一些常规的中转枢纽则不允许非本国居民经停。

在这场不断恶化的危机中,我们的民众才是受冲击最大的人,他们必须在气候谈判中得到充分代表。

我们的领导人本月将举行代表团团长和部长级会议,为COP26做准备、制定战略,我们期待到格拉斯哥参加会议。与此同时,我们不确定那么多最不发达国家的代表是否都能前往格拉斯哥。没有我们在场,COP26怎么可能是公平、包容的?在这场不断恶化的危机中,我们的民众才是受冲击最大的人,他们必须在气候谈判中得到充分代表。各国不能冒险让COP26做出雄心不足、不公平的决定,因为失败的风险实在太大了。


阿洛克·夏尔马(Alok Sharma)

COP26候任主席

COP26已经推迟了一年,而我们都非常清楚气候变化并没有停下脚步。最近的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报告强调了为什么必须在今年11月举行大会,让各国领导人聚在一起为应对气候变化做出决定性承诺。

我们正努力和各方合作……通过采取全面的新冠防疫措施,确保格拉斯哥气候大会的包容性、可及性、安全性。相关措施包括由英国政府为来自红色名单地区的注册代表提供酒店隔离资金,并为无法接种疫苗的代表接种疫苗。

COP26主席团的一项首要任务就是确保那些受气候变化影响最大的人的声音被听到。如果我们的目标是保护地球,就需要所有国家和民间社会把他们的想法和抱负带到格拉斯哥来。


塔斯尼姆·埃索普(Tasneem Essop)

气候行动网络(Climate Action Network)执行董事

COP26主席团和其他一些国家发表的声明无论是说大会不会推迟,还是应按计划进行,这些都不会改变我们的立场。我们还是担心,英国政府承诺的疫苗可能没办法及时到位,因为英国以及其他一些地方的新冠确诊病例都出现了大量新增。

英国主办方对我们声明的第一反应是宣布会为红色名单国家的与会代表支付隔离费用,而这正是过去几个月来我们通过多份内部简报和信件一直要求的。

最后,我们的声明也反映了我们作为民间社会的立场。目前,民间社会团体,尤其是那些来自最贫穷、最脆弱的国家的民间社会团体在这一进程中最受排挤。这意味着污染者承受的行动压力会变小,大会成果受到的监督也会变少,气候行动可能会大打折扣,全球各地的民众因此将遭受更多苦难。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