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

德国大选主要候选人如何看待气候变化?

呼声最高的三名候选人提出了到2045年实现碳中和的不同途径。
  • en
  • 中文
从左至右,三名候选人分别为基民盟的阿明·拉舍特,绿党的安娜莱娜·贝尔伯克,社民党的奥拉夫·肖尔茨。图片来源:Michael Kappeler / Alamy
从左至右,三名候选人分别为基民盟的阿明·拉舍特,绿党的安娜莱娜·贝尔伯克,社民党的奥拉夫·肖尔茨。图片来源:Michael Kappeler / Alamy

9月26日,在数十年来最不可预测的一次德国大选中,将有三名候选人竞争安格拉·默克尔的继任者之位。

其结果将决定该国在碳中和道路上的下一步行动,并塑造欧洲最大经济体与中国之间的关系。最近舆论的转变让社民党(Social Democrats ,SPD)的奥拉夫·肖尔茨(Olaf Scholz)出人意料地超越对手——默克尔的基民盟(Christian Democrats ,CDU)的阿明·拉舍特(Armin Laschet)和绿党(Green Party)的安娜莱娜·贝尔伯克(Annalena Baerbock),成为了领跑者。气候和能源政策是这场大选中的关键问题,特别是在新冠肺炎疫情和今年的重大水旱灾害之后。所有三位候选人都承诺到2045年实现国家碳中和,但其行动计划有所不同。

事实将证明此次选举结果对这十年能源转型的速度至关重要。德国传统上由政党联盟(目前是基民盟—社民党联盟)执政,因为通常没有一个政党能获得绝对多数票。目前,最大的三个政党中没有一个能够取得令人信服的领先优势。这意味着自 20世纪50年代以来,德国可能第一次出现三党联合政府。五花八门的联盟可能令选民们困惑不已。

三方联盟的前景也表明,在新政府成立之前,要进行长达数月的艰苦谈判。德国民众先投票选出议员,一旦联盟达成,议员们就会选择总理。在此之前,默克尔领导的现任政府将继续履行其职责。

尽管可能存在变数,但大选结果不太可能导致默克尔在气候变化或对华关系上的立场发生重大变动,因为所有主要政党主张的政策都基本相似。

三位候选人都声称坚定地致力于在2045年之前实现国家碳中和,这是政府的官方目标,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们的方法有很大不同。

奥拉夫·肖尔茨,社民党

在竞选活动的最后阶段,德国财政部长兼副总理奥拉夫·肖尔茨显然是接替默克尔的热门人选。就在几个月前的民意测验中,他还远远落后于其他两位,现在却在三位候选人中享有最高的支持率。如果德国人能够直接选举国家的下一任总理,那么40%以上的人会投票给肖尔茨,而保守党的拉舍特和绿党的贝尔伯克都不到20%。

许多选民认为,63岁的肖尔茨最能体现默克尔所珍视的审慎和稳定的优点。他曾在前默克尔内阁担任劳工部长。大多数人也对他在担任财政部长期间稳健的表现表示认可,他冷静地领导了德国在疫情期间帮助企业和工人的大规模财政援助计划。

肖尔茨尚未在能源和气候政策领域留下足够的政绩,但他承诺在选举后“立即着手行动”。他呼吁将重点放在可再生能源的扩张上,包括制定一项新的法律 ,以确保德国产业界在未来几十年内有足够的可再生能源电力用于脱碳。“作为总理,我将确保我们在第一年就加快步伐,”肖尔茨在上个月的一次采访中表示,并补充说,他计划加快风力发电和其他可再生能源投资的审批程序。

对于社民党来说,应对气候变化是一个产业课题,而不是一门再教育课程。

肖尔茨所在的社民党对加快德国到2038年淘汰煤炭的计划持开放态度,并打算采纳一些有争议的气候决策,如德国高速公路的整体限速。该党强调,气候措施必须与社会相容,并应促进经济发展。“对于社民党来说,应对气候变化是一个产业课题,而不是一门再教育课程,”肖尔茨说,这表明选民不必面对重大的行为改变。

然而,环保主义者质疑肖尔茨对解决气候问题的真实信念。他有时会将产业关注的问题置于环境问题之上,并建议德国应坚持其逐步淘汰煤炭的现有时间表。肖尔茨在前东德煤炭产区的一次竞选活动中说:“我们已经达成了明确的协议,这些协议对企业、工人以及本地区都很重要。这些协议应该得到尊重。”

据气候科学家称,德国最迟需要在2030年前彻底淘汰煤炭,才能实现其气候目标。

肖尔茨还拒绝了绿党提出的以比目前计划更快的速度提高交通运输业碳排放价格的建议。他说:“那些现在只是继续调高燃料价格的人对公民的需求漠不关心。”

就中国而言,预计肖尔茨将继续执行默克尔的通融政策。他的政党在默克尔担任总理期间领导外交部,而肖尔茨则为她推动谈判的2020年《中欧投资协定》进行了辩护。然而,他的对华政策总体上仍然含糊不清。

阿明·拉舍特,基民盟

拉舍特最开始被认为是其保守派同侪默克尔的当然后继人选,但他所在的基民盟在经历游说丑闻、对疫情处理不当的指控以及他对致命洪水的笨拙反应后,在民调中一落千丈。

这位60岁的候选人是德国最大的联邦州、传统工业和煤矿开采重地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North Rhine-Westphalia)州长。他是默克尔的忠实支持者,倾向于继续她的中间路线。

但缺乏魅力的拉舍特难以调动他的政党选民的积极性。而基民盟正面临维持其选民基础的挑战,它既要稳住前默克尔选民,同时还要平息围绕基民盟身份认同的内部权力斗争。

尽管拉舍特一直热心支持德国向氢能源经济转型的计划,但他在气候政策方面的声誉主要被其在该国煤炭退出谈判中的亲工业立场,及其州政府铁腕驱逐反对煤矿开采抗议队伍的行为所塑造。

Demonstration to protest against RWE´s plans for logging in Hambach Forest for coal mining. The phase out of coal is a major issue in the 2021 German election
2018年,环保人士在汉巴赫森林(Hambach Forest)的抗议采矿活动遭到了基民盟北莱茵-威斯特伐利亚州政府的严厉驱逐,此举受到了批评,随后被裁定为非法驱逐。图片来源:Bernd Lauter/Greenpeace

拉舍特以他父亲的煤矿工人身份强调自己的工人阶级背景。而批评者则认为他在给予煤炭公司有利补偿和为新开煤厂辩护方面过于慷慨。他警告说,不要通过“过度”的气候行动来限制德国的经济机会,因为这种行动会以高电价和严格监管吓跑工业企业。

关于德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中国,拉舍特预计将遵循默克尔的路线。他一直对中国有所批评,但也一直强调两国“商业关系、科学关系、技术关系”的重要性。

安娜莱娜·贝尔伯克,绿党

安娜莱娜·贝尔伯克是该党有史以来第一位总理候选人,但在今年早些时候的民调中短暂领先后,绿党便一直落后于肖尔茨的社民党和拉舍特的基民盟。贝尔伯克为她所犯下的一些错误道歉,这些错误部分导致了其政党声望的下降:她的履历问题迫使她进行了多次澄清,另外她也未能及时公开她作为政党领导人从其政党获得的部分款项。但即使绿党不能获胜,民调显示他们也有可能成为未来执政联盟的一部分。

贝尔伯克是一位40岁的职业政治家,出名地谨慎和勤奋,但没有任何政府经验。作为德国东部产煤州勃兰登堡(Brandenburg)的气候专家和议员,她在德国煤炭退出谈判中获得了认可。与其竞争对手相比,贝尔伯克以其“媒体洞察力和个人魅力”著称。

绿党提议成立一个气候部,拥有否决其他部门的权力。

贝尔伯克在提名演讲中说,她希望将气候行动作为“所有部门的准绳”,以履行《巴黎协定》。“气候行动是我们时代的任务,也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任务。”

绿党的竞选宣言中有关气候的内容是主要政党中最雄心勃勃的。它呼吁在2030年之前退煤,禁止销售排放二氧化碳的新车,并在2035年之前实现100%的可再生能源发电。绿党还提议成立一个气候部,拥有否决其他部门的权力。

然而,包括学生抗议运动“星期五为未来”(Fridays for Future)在内的德国的气候界指责绿党所做的还不足以将全球变暖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

谈到未来与中国的关系,预计贝尔伯克将比肖尔茨或拉舍特更加强调人权问题。她今年早些时候,欧盟未能在《中欧投资协定》的谈判中处理此类问题,并曾警告提防华为等中国公司在欧洲收集数据。

翻译:奇芳